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討論-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薩爾與潮汐咒符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相对于萨尔的绝世好名声,在流浪兽人心目中,兽人之家的建立者伊崔格就是披着兽人皮的恶魔。
纳兹格林受到了牵连,被流浪兽人骂做刽子手,帮凶。
“萨尔真是太顽强了,两次都无法将他消灭。”
得知萨尔就在提瑞斯法林地,伊崔格有些无可奈何。
纳兹格林愤怒的吼道:“趁着他立足未稳,我这就带兵将其剿灭。”
伊崔格摇摇头:“这样做毫无意义,只要无法杀死萨尔,倒霉的永远是流浪兽人,艾泽拉斯的兽人已经不多了,难道你真的要将他们全部杀光?”
纳兹格林苦恼的说道:“可是我们放任不管,萨尔也会把流浪兽人制成硬肉干。”
伊崔格捂着额头,很是痛苦的说道:
“流浪兽人不相信我们,即使我们把证据砸到他们脸上,他们依旧支持萨尔,甘愿被萨尔欺骗。”
纳兹格林心有所感,哀叹一声道:
“因为萨尔说得太好了,为流浪兽人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梦,沉浸于梦境中不愿意醒来。”
優秀都市言情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薩爾與潮汐咒符
伊崔格眯着眼睛,阴险的说道:“既然无法解决萨尔的名声,那么就直接解决萨尔这个人。”
纳兹格林好奇的问道:“伊崔格大人,你可有法子?”
伊崔格笑眯眯道:“艾泽拉斯最擅长传送法术的,是达拉然的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他虽然愿意帮助我们,但拒绝亲手杀死萨尔,纳兹格林,杀死萨尔的任务就由你来完成。”
纳兹格林信誓旦旦道:“一定不辱使命。”
提瑞斯法林地,萨尔的营地。
阿纳克洛斯,雷德,维伦三人将萨尔围坐在中央。
萨尔感觉浑身不自在,好似一名接受审判的犯人。
“萨尔,你还记得我们的任务么?”阿纳克洛斯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萨尔唯唯诺诺回答:“记得,记得,阻止布莱克摩尔的成长,能干掉他最好了,救出纳鲁克希利。”
“可是你都做了什么?”阿纳克洛斯横眉立目,凶巴巴道:“你杀死了那么多流浪兽人,将来由谁对付布莱克摩尔。”
萨尔委屈的辩解道:“这都是诅咒教派唆使我做的,我不敢违抗呀。”
维伦在一旁帮腔道:“区区诅咒教派,何足挂齿,萨尔,如何对付布莱克摩尔,你必须有一个规划。”
萨尔低着头,不敢看三人,好半晌才道:“最好能取代泰瑞纳斯,成为巫妖王,统领亡灵兽人,可是我实力有限,做不到呀。”
雷德趁机落井下石,愤怒的拍着桌子:“萨尔,早知道你如此无用,就不带你来了。”
阿纳克洛斯觉得有些过了,缓和了语态度,为萨尔鼓气:
“萨尔呀,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这段时光之路是你创造的,你拥有绝对的主导权,比如在这段时光之路,无人能杀死我。”
没有证据,萨尔可不会相信阿纳克洛斯。
即使不会被杀死,还有折磨,诅咒教派可怕的灵魂鞭挞让他痛不欲生。
“我需要指点。”萨尔诚惶诚恐道。
阿纳克洛斯思考了半晌:“在你编造的历史中,有巫妖王耐奥祖,霜之哀伤,统御头盔。”
萨尔苦恼的摇摇头:
“这段时光之路发生了意外,布莱克摩尔杀死了婴儿时的我,所以不会有巫妖王耐奥祖,霜之哀伤和统御头盔。”
阿纳克洛斯冷静的回答道:“不,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超凡的道具绝不会凭空消失,萨尔,你是时光之路的主人,也就是天命所属,你的机会最大。”
萨尔并不抱希望,无精打采道:“好吧,我也希望能获得霜之哀伤,干掉泰瑞纳斯国王。”
维伦突然面色一变,指尖出现一点圣光,闪烁了一下消失不见。
“有人禁锢了周围的空间,不好,是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
维伦怪叫一声,迅速站起身来,浓烈的圣光包裹着全身,如同发射的炮弹一般直冲云霄。
虽然无法施展传送法术,但用其他法子逃走还是没问题的。
四人对上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虽无必胜的把握,但也不会落于下风。
超棒的都市异能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薩爾與潮汐咒符相伴
无奈这四位都是人精,天知道安东尼达斯会带来多少达拉然法师。
阿纳克洛斯的反应仅比维伦慢了半拍,迅速俯下身,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冲出帐篷消失不见。
帐篷里,只剩下雷德和萨尔,两人面面相窥。
萨尔想要变成幽灵狼逃走,却被雷德死死摁住。
看到营地内有两人逃走,安东尼达斯吓了一跳。
安东尼达斯确实大意了,身边没有达拉然法师,谁能想到萨尔的营地内藏龙卧虎。
感知到帐篷内只有两名兽人,安东尼达斯才放心的冲进去。
在人类眼中,兽人的长相几乎没有区别,安东尼达斯没认出萨尔。
雷德横眉立目,一双手死死压着萨尔的肩膀。
萨尔委屈得像是一个小媳妇,几乎要哭出来,身躯不断的颤抖。
安东尼达斯迅速做出判断,身为伟大的救世主,萨尔当然是兽人中身份最高的。
于是,安东尼达斯拿出法杖,对着雷德一指。
光芒一闪,雷德消失不见,安东尼达斯没理会萨尔,头也不回的离开。
安东尼达斯走后,惊魂未定的萨尔急忙逃出营地,选了一个方向没命的奔跑。
天亮了,跑了一晚上的萨尔气喘吁吁,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优美都市言情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薩爾與潮汐咒符讀書
这里是提瑞斯法林地的海边,萨尔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眼珠一转,拿出一颗欺诈宝珠变成了人类。
不远处的码头,一艘帆船靠岸补充给养。
很明显,安东尼达斯是冲着他来的,雷德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就会露馅。
萨尔望向身后,仿佛看到了无数的追兵,吓得浑身发抖。
思考了半晌,萨尔径直走向帆船,手中凝出一点火焰。
“我是一名冒险者,正在找工作,请问是否有需求,价钱可以商量。”
船主眼前一亮,一名流浪的法师可不多见,亲热的请萨尔上了船。
“卡利姆多有一位雇主,雇佣我们寻找一样宝物,报酬丰厚,你有没有兴趣?”船主问道。
萨尔故作深沉,迟疑了半晌,问道:“请问你们寻找什么宝物?”
船主淡淡一笑:“潮汐咒符,我们正需要一位法师。”
原来是潮汐咒符,萨尔担任大酋长时的收藏品之一。
经过短暂的唇枪舌战,萨尔与船主达成合作,登上了船。
帆船补充了淡水和食物,缓缓驶离码头。
萨尔躺在船舱内,感受着船只在海上摇动,松了口气。
不远处,化作码头工人的玛尔甘尼斯看着这一切,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風硲-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取代薩爾推薦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婴儿萨尔死了。
望着地上那个小小的,绿色皮肤的尸体,维伦惊得目瞪口呆,伪装魔法一瞬间失效了。
虽然立刻恢复了原样,布莱克摩尔敏感的注意到了维伦的真面目。
高大的身材,狰狞的面孔,蓝色的肌肤,反关节的膝盖和巨大的蹄子。
布莱克摩尔从未见过德莱尼人。
“原来他是诱惑我的恶魔。”布莱克摩尔不动声色,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维伦是恶魔,那么与之作对的砍柴人,大概率是好人。
“布莱克摩尔,你都做了什么?”维伦面目扭曲,气急败坏的问道。
“你知道我的名字?”布莱克摩尔故作惊讶的问道。
维伦稍稍一愣,因为太过紧张,不小心露出了破绽。
捋着胡须,维伦摇头晃脑道:
“这里是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我对这里非常了解,熟悉每一位领主。”
布莱克摩尔点了点头:“你认得乔尔斯领主么?他的领地就在北面。”
“当然认得。”维伦说完就后悔了。
布莱克摩尔不说破,摊摊手道:“好了,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了,只有这样我才不会死。”
“但你毁掉了兽人的未来,你是艾泽拉斯的罪人。”维伦痛心疾首道。
布莱克摩尔神情冷漠:“我是人类,兽人的未来关我何事?”
伪装成砍柴人的克尔苏加德哈哈一笑,一指维伦道:
“这位老兄全族险些被兽人灭掉,所以他很关心兽人,对兽人比爸爸还要亲。”
布莱克摩尔挠挠头:“怎么会有这种事?”
“这种事可不奇怪。”克尔苏加德笑嘻嘻道:“你们的泰瑞纳斯国王,不是为了养活兽人殚精竭力。”
听到泰瑞纳斯国王,布莱克摩尔毫不掩饰脸上的失望之色,重重的叹息一声。
“简直是不可理喻,艾泽拉斯迟早毁在你们手中。”维伦气得一挥袖子,身形消失不见。
布莱克摩尔松了一口气,克尔苏加德盯着维伦消失的方向,低声道:
“他说得没错,你杀掉了婴儿萨尔,毁掉了兽人的未来,但这并不代表人类的未来就是光明的,聪明如你,应该看出了一些端倪。”
布莱克摩尔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道:
“我们的国王,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建立了兽人收容所,洛丹伦据说有二十万兽人,一个兽人消耗的粮食相当于十个人类,这笔沉重的负担压在洛丹伦百姓的肩膀上,洛丹伦迟早会崩溃的。”
“但是没人敢反对泰瑞纳斯国王,是不是?”克尔苏加德问道。
布莱克摩尔又想起了冤死的父亲,鼻子一酸道:
“有守护者麦迪文的庇护,泰瑞纳斯国王说什么就是什么。”
克尔苏加德背着手道:“麦迪文是守护者,但他也是一个人类。”
“人类?”布莱克摩尔不太明白。
“麦迪文能变强,你也可以的。”克尔苏加德意味深长道。
回到了队伍中,雷德用斧子的侧面重重的敲维伦的头:
“该死的老家伙,你都做了什么,萨尔死了,一切都完了。”
雷德对维伦原本非常尊敬,但维伦把事情搞砸了,对他的评价一落千丈。
维伦捂着头,支支吾吾不敢言语。
阿纳克洛斯难得替维伦说话:“这件事不怪维伦,是我们中计了。”
雷德露出不解之色。
阿纳克洛斯恨恨的说道:“这个平行世界受到萨尔的影响,也只有萨尔能够改变未来的走向。”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ptt-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取代薩爾推薦
雷德狠狠的踢了一脚萨尔:“可是他就呆在这里,没有行动呀。”
阿纳克洛斯叹息一声:“我们是萨尔的盟友,我们做的一切就代表萨尔。”
维伦捂着头,委屈的辩解道:“可是我若是不出去,布莱克摩尔就会把萨尔培养成一位吟游诗人。”
阿纳克洛斯摇摇头:
“人类是最善变的生物,他们的想法随时可能发生改变,必须承认,是我们失误了,失去了萨尔这个位面之子。”
维伦很快想到一种可能,惊讶道:“布莱克摩尔杀死了萨尔,难道他就会取代萨尔?”
阿纳克洛斯表情沉重的点了点头:
“布莱克摩尔将要继承萨尔的命运,成为这一时间段的主角,与之对抗,就等于和整个艾泽拉斯为敌。”
雷德吓得脸都白了:“那我们还在等什么,赶快回去吧。”
阿纳克洛斯狠狠瞪了雷德一眼:
“有我在,你担心什么?这种事情我经历过多次,布莱克摩尔需要经历成长,正面与之为敌不行,但可以暗中破坏。”
“怎么破坏?”雷德不抱希望的问道。
阿纳克洛斯也踢了一脚萨尔:“在萨尔的故事中,他是怎么成长的,布莱克摩尔也会遵循同样的轨迹。”
敦霍尔德收容所。
原本,这里只关押了五千兽人,但因为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地处洛丹伦的边境,距离洛丹伦的王城最远,陆陆续续有兽人送来。
黑暗之门十一年,敦霍尔德收容所关押的兽人已经达到三万八千之众。
收容所的首领是一位将军,名为山德鲁,出身高贵,身份显赫。
当然,他能坐上这个位置,是因为他是光明使者乌瑟尔的表兄。
虽然山德鲁将军成天酗酒,从没有清醒的时候,还好副官们较为勤奋。
除了照顾山德鲁将军的日常生活,为他收集各地的美酒,还能把收容所打理得井井有条。
中尉布莱克摩尔结束了巡逻,心事重重的回到敦霍尔德。
街道两旁的木杆上挂着几具风干的兽人尸骨,在夜风下哗啦啦作响。
此刻已经日落西山,兽人们结束了一天的挖矿工作,戴上镣铐,排着队疲惫的赶回收容所。
精彩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討論-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取代薩爾相伴
大队的兽人经过,布莱克摩尔和士兵们让开道路,在道边等候着。
队伍中,一头异常强壮的兽人猛的转过头,一双小眼睛死死的盯着布莱克摩尔。
兽人狰狞的面孔露出了惶恐之色,随后身躯微微发抖,不断嘶吼着什么。
陌生的兽人语。
几位人类士兵持着武器赶过来,兽人用力的挣脱了镣铐,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不顾手腕上鲜血淋漓,向着布莱克摩尔冲过来。
布莱克摩尔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从容不迫的抽出武器,身体微微放低,迎着兽人冲过去。
与兽人即将撞在一起的一瞬间,布莱克摩尔敏捷的闪开,手中的利剑划出几道寒光。
布莱克摩尔收起了宝剑,兽人捂住脖子,一脸的难以置信,鲜血狂喷,仰头倒下去。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討論-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取代薩爾讀書
“领主大人,好身手。”塔米斯气喘吁吁赶过来。
布莱克摩尔微微一笑:“死在我手里的兽人太多了,这头兽人一定和我有仇。”
“领主大人。”通晓兽人语的塔米斯压低声音道:“他刚才喊的是:大酋长快逃,我掩护你。”
“我是人类,怎么可能是兽人的大酋长?”布莱克摩尔笑着摇摇头。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八百八十章:吟遊詩人與救世主(感謝打賞)鑒賞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来者正是艾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洛丹伦的一名中尉,带着仆人和几名士兵沿着塔伦米尔附近的白水河巡逻。
年轻的布莱克摩尔作战勇敢,在对兽人的战争中屡立战功。
无奈他的父亲,洛丹伦上将埃德林恩.布莱克摩尔是一位叛国者,臭名昭著。
受到父亲的影响,布莱克摩尔止步于中尉,再也无法晋升。
还好,父亲为了他留下了一笔遗产,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一块领地。
虽然官职不高,但他确是一位拥有土地的领主,属下都要亲切的称呼一声“领主大人。”
见到了木盆中的兽人婴儿,布莱克摩尔快步跳入水中,不顾崭新的军服湿透了,急忙将婴儿抱到岸上。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愛下-第一千八百八十章:吟遊詩人與救世主(感謝打賞)展示
布莱克摩尔瞧着臂弯中的婴儿,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圣光在上,瞧瞧他的眉眼,多么的可爱,一定是圣光赐给我的礼物,感谢圣光,赞美圣光!”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领主大人,这是一名兽人婴儿。”说话的是塔米斯·福克斯顿,布莱克摩尔的忠实仆人,塔蕾莎的父亲。
“不,他是一个可爱的生命。”
布莱克摩尔眼中洋溢着温柔的光芒:
“在我的领地,孤儿都得到了妥善照顾,兽人也不能例外,我要让他和孩子们一起成长,不分彼此。”
塔米斯挠挠头:“领主大人,如果你想把他当成宠物养,我没有意见,但让他和孩子们一起长大,我觉得不妥,兽人杀了我们那么多人,从未放过任何一个婴儿,一个都没有。”
布莱克摩尔哀叹一声:“塔米斯,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孩子,这个兽人婴儿让我感觉非常亲切。”
因为父亲是叛国者,没有姑娘愿意嫁给布莱克摩尔,依旧是孑然一身。
塔米斯惊讶的问道:“领主大人,你该不会是想…….这绝对不可以,他是一个兽人。”
布莱克摩尔早就有收养养子的计划,以便将来继承自己的土地,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
“兽人!”布莱克摩尔眼中温暖的光消失了:“是呀,洛丹伦的贵族不会同意的,泰瑞纳斯国王虽然偏爱兽人,但也不会让一名兽人继承领主之位,但我还是要收养他,认真培养他,等我挑选出合适的继承人,希望两人能成为好兄弟。”
塔米斯松了口气:“领主大人,你打算把他培养成一名战士么?”
布莱克摩尔稍稍一怔,坚决的摇摇头:
“我们这一代人受到的战争创伤太大了,兽人已经被击败,洛丹伦迎来了和平,之后不需要流血和牺牲。传授他一些防身的技巧就可以了,我希望他能多读书,成为一名渊博的学者,可惜兽人学不会魔法,否则我一定把他送到达拉然。”
塔米斯低头打量着领主臂弯中的婴儿:“领主大人,您真是太善良了,我们这些大老粗打仗还行,可教不出一位学者。南海镇最近来了一位吟游诗人,做得一手好词,见识广博,谈吐不凡,不如把他请来。”
布莱克摩尔点了点头,认真叮嘱道:“一定要查明吟游诗人的来历,别是什么来历不明的邪教成员。”
塔米斯笑道:“领主大人,你放心好了,都打听清楚了,此人曾在洛丹伦皇家图书馆工作过,从前也是贵族。”
布莱克摩尔笑容越发亲切:“很好,先起个名字吧,最好有兽人的风格。”
塔米斯灵机一动:“叫做狗蛋如何,在兽人语中是学者和术士的意思。”
“狗蛋,古尔丹,这样真的好么?”布莱克摩尔犹豫中。
“哈哈,哈哈哈,这太好笑了。”雷德忍不住笑出了声:“萨尔,未来的部落酋长,竟然要被培养成一名吟游诗人。”
雷德的笑声太大了,还好,维伦的圣光魔法屏蔽了声音,外界无法听到。
“我讨厌吟游诗人。”阿纳克洛斯皱着眉头道。
吟游诗人经常传唱勇者杀死恶龙,拯救公主的故事,导致龙族的名声受到影响。
雷德拍着萨尔的肩膀,调侃道:“我很期待,这个世界的你会成长为什么模样,吟游诗人狗蛋,哈哈。”
阿纳克洛斯阴沉着脸:“必须想想办法,不能这样下去。”
“还是我来吧,我有办法。”
维伦使用圣光魔法,将自己变成一位人类牧师。
须发皆白,气度不凡,双目炯炯有神,穿着象征圣洁的白色法袍。
一看就是那种备受尊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很有迷惑性。
圣光笼罩着维伦,只见他踏着河水顺流而下,背后亮起一对儿金色的羽翼。
因为维伦的出现,河水变得金光灿灿,布莱克摩尔等人都看傻了。
“请问是那位老前辈?”布莱克摩尔恭敬的打着招呼。
维伦止住脚步,假装四处观看,目光落在婴儿萨尔身上,顿时吃了一惊,中气十足道:
“我是阿隆索斯·法奥的师兄,德纳修斯.法修,我得到圣光的启迪,有一位王者降世,遵照圣光的指引前来寻找。”
阿隆索斯·法奥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受到所有人类王国尊敬的大主教,圣骑士和白银之手骑士团的缔造者。
虽然没听说阿隆索斯·法奥有师兄,但看到眼前老者强大的圣光,布莱克摩尔等人顿时肃然起敬。
“王者?”想起了冤死的父亲,布莱克摩尔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们中可没有什么王者。”
维伦正色道:“圣光给予的启迪,未来的王者现在是一个婴儿。”
“什么,此话当真?”
布莱克摩尔惊讶的看着臂弯中的婴儿萨尔。
维伦点了点头:“他不仅仅是一位王者,还是一位伟大的救世主,将来燃烧军团入侵,正是他带领艾泽拉斯各族,组成联军击退了燃烧军团,在万年的历史中,他的功绩无人能敌。”
“我收留的竟然是未来的艾泽拉斯救世主。”
布莱克摩尔对此深信不疑,耸耸肩道:
“我本来打算把他培养成一名学者,远离战争的旋涡,拥有美好的童年,既然他身负使命,只能交给你了。”
维伦一愣,没想到布莱克摩尔竟然要把婴儿萨尔交出去,眼珠一转道:
“根据圣光的指引,只有你才能培育出一位王者,一个伟大的救世主?”
布莱克摩尔眨眨眼睛,笑了:
“我怎么可以,我只是一个乡下小领主,背负着耻辱,上不了台面那种,不成的。”
维伦正气凛然道:“阁下与这婴儿有缘,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换做他人,他就无法成为王者,艾泽拉斯可能因此而毁灭。”
听说艾泽拉斯可能毁灭,布莱克摩尔吓了一跳,再也不敢推脱,急忙问道:
“我该怎么培养他?”

0zsqd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三足鼎立展示-8cmge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谁收走了你的肉身?”奥赛德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们虚灵的苦,你就别问了。”克里汀娜语调中饱含酸楚。
虽然这是真话,却成功勾起了奥赛德的同情心,第一个回合是克里汀娜赢了。
“他们是我的子民,释放他们,我不想与你为敌。”奥赛德的语气缓和了很多,用商议的口吻道。
克里汀娜沉默了半晌,说道:
“狗头人的数量无穷无尽,何必在意他们的生死。”
奥赛德语气中涌现出杀意:“我再说一遍,放走他们。”
“好吧,好吧!”克里汀娜尽力缓和着气氛:“你为何不用他们做一笔交易,比如你最想要的。”
奥赛德双目微眯,圣人的教导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圣光的信仰中,有一条是平等相处,兄弟姐妹都是平等的,并无高低贵贱之分。
想要成为王者,就要与圣人之言反着来,这是来自萨尔的成功经验。
把狗头人卖做奴隶,倒也未尝不可,否则又得挖洞了。
“你有我最急需的武器么?能够一下子轰开奥格瑞玛的城墙?”
克里汀娜淡淡的说道:“别说轰开城墙,一下子摧毁奥格瑞玛,这样的武器在星际间根本不算什么,就是一发炮弹毁掉艾泽拉斯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我不能卖给你。”
“为什么?担心我出不起价钱?”奥赛德不高兴的问道。
“宇宙间有文明壁垒,并不是有钱就什么都能买到。”克里汀娜解释道:“按照规矩,高等文明不得出售先进武器给低等文明,我们虚灵虽然做的是走私的买卖,但有些规矩是不敢触碰的,否则早就完蛋了。”
奥赛德嘲讽道:“走私奴隶的商人,难道还遵守规矩?”
“奴隶?”
克里汀娜讥讽之色更浓了:“你知道什么算是奴隶么?在星际中,狗头人不被承认是文明生物,和猫狗没什么区别,我都是将他们贴上宠物标签贩卖,很不客气的说,狗头人没有资格做奴隶。”
奥赛德恼怒了,但很快冷静下来:“艾泽拉斯有哪些是被认证的文明生物。”
克里汀娜不紧不慢道:“那要看出身,比如龙族、人类、矮人、侏儒、魔古族等等,与泰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天生就得到认证,土生土长的唯有暗夜精灵族,像是巨魔、牛头人都不被承认是文明生物,说来好笑,被遗忘者与暗影界有联系,他们倒是得到了认可。”
得知巨魔、牛头人都没得到认可,奥赛德心中倒是平衡了好多。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既然你拿不出我想要的,我们就没什么可以谈的。”奥赛德很不客气的说道。
克里汀娜咯咯一笑:“先进的武器拿不到,落后的武器可以交易,艾泽拉斯的热武器虽然处在原始阶段,可以卖给你,只要出得起价钱,你想要多少都行。”
奥赛德很快明白了,克里汀娜想做中间商。
艾泽拉斯的热武器生产,几乎都被地精、侏儒两族垄断了。
但这两族都不敢卖武器给狗头人。
若是通过克里汀娜这个中间商就不一样了,克里汀娜与陈.风暴烈酒势不两立,并不在乎多加上一笔。
略一沉吟,奥赛德点了点头:“可以,价钱怎么算?”
克里汀娜假装为难,狮子大开口:“我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五千狗头人换一把暴击猎枪,附赠五十发子弹。”
“我不会谈生意。”奥赛德很老实的说道:“但我知道你的底线,一百个狗头人换一把暴击猎枪,附赠两百发子弹。”
克里汀娜呆住了,这正是她的心理价位,喃喃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商业谈判,有高手可以察言观色,判断出对方的底价。
豪門 遊戲
但若是想对灵体生物虚灵察言观色,那是不可能的。
“我是杀手,我的直觉非常可靠。”奥赛德冷漠的说道。
克里汀娜犹豫了半晌,从牙缝中挤出声音:
“我答应,但有一个附加条件,我不信什么直觉,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心理价位。”
“既然你不信……”奥赛德考虑了半晌:“刚才我偷看了你的账本。”
克里汀娜颓然坐在椅子上:“算你狠,五千狗头人就是第一笔交易,你要的爆击猎枪和弹药三天后送到。”
奥赛德笑了笑,约定了交接地点。
隐形飞船的门打开,奥赛德径直从高空跳下去。
克里汀娜歪着头,思考了半晌,猛的惊醒:
“不对,他撒谎,狗头人怎么可能懂得虚灵语。”
“是我告诉他的。”
伊利丹出现在克里汀娜身后,光滑的地板上,留下了一行清晰的烙印。
克里汀娜看着心疼,遗憾的说道:
“看来这艘飞船无法阻止你潜入。”
“小姑娘,科技与魔法到达某一程度其实是相通的。”
伊利丹挥了挥手,地上的烙印消失不见:
“你看,我也不是不近人情,若不是知道我在附近,你已经被那头狗头人杀死了。”
克里汀娜咬牙切齿,后怕的说道:
“艾泽拉斯有泰坦护罩保护,飞船上的先进武器带不进来,否则也不会被一头狗头人威胁。伊利丹大人,您出身高贵,为何要替低贱的狗头人说话,这可不是您的行事风格。”
伊利丹大刀金马的坐下:“自从被萨尔击败后,我学会了很多,燃烧军团和圣光军团想要的是艾泽拉斯联盟和部落对峙的局面,只需要一点火星,就能挑起两个阵营的纷争,收获无数优质灵魂,而我要的是三足鼎立的局面。”
“还请指教。”克里汀娜老实的请教。
伊利丹解释道:“三足鼎立,互相防备,互相算计,变数大大增加,局势错综复杂,燃烧军团和圣光军团想要控制局面,就会变得困难,但我不想做第三股势力,否则一定会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
“所以你想扶植狗头人做第三股势力,与联盟和部落对峙。”克里汀娜一下子明白了。
伊利丹点了点头:“没有比光铸狗头人更适合了,只要这位圣光大帝得到足够的装备,奥格瑞玛必破,陈.风暴烈酒将会被取代,艾泽拉斯成就三足鼎立之势。”
“谁会取代陈.风暴烈酒呢?”克里汀娜观察着伊利丹的表情。
伊利丹的脸色很难看。
“难道是萨尔重新崛起?”克里汀娜咯咯一笑:“伊利丹大人,看来你也有不如愿之处。”
伊利丹冷哼一声,平静的说道:
“陈.风暴烈酒学会了萨尔思考,他就是萨尔的影子,若是得了势,比萨尔更加凶残,我不想这样的人担任部落大酋长。”

txmhv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最後的雙足飛龍(一)熱推-gonez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邪能之池的作用只有一个,疗伤。
貼身甜寵 澎澎豐
无论多么重的伤,只要头颅还在,浸泡在邪能之池内就能恢复。
前提是身体不排斥邪能,有一段时间,萨尔将玛诺洛斯之血当水喝,这副身体与邪能亲和性极好。
萨尔猜到了什么,露出惊恐之色,哀求道:
“陈.风暴烈酒,咱们可以谈谈,我承认之前对不起你,我愿意做出补偿,在潘达利亚我有一座宝库,足够买下十个奥格瑞玛。”
陈.风格烈酒狞笑道:“萨尔,我对你的宝库已经厌倦了,来人。”
几名强壮的兽人过来,用绳索捆住萨尔的肩膀,然后将他顺着城墙放下去。
下方是数不清的狗头人,仰着头露出锋利的牙齿,流淌着黄色的口水。
笔尸 浆糊兄
“不,不,饶了我吧!”
萨尔哭喊着求饶。
当他的身体被送到城下,狗头人一拥而上,用力撕扯着萨尔的双腿。
萨尔哀嚎惨叫,声声惨厉,陈.风暴烈酒只感觉一阵阵快意涌上心头。
待萨尔的胸膛之下被吃掉后,由卡德加施法,冻结了咬住萨尔不放的狗头人。
几名兽人用力将萨尔拉上来,扔到邪能之池内恢复。
如此三次,邪能之力消耗得差不多了,萨尔的精神几近崩溃,虚弱的倒在地上。
陈.风暴烈酒蹲在地上,拍着他的脸道:
“萨尔,你哀嚎求饶的样子真是可爱,告诉我,怎么对付这群该死的狗头人。”
踹了首席總裁 禦景夭夭
萨尔虚弱无力,脑子里一片空白,生不出任何狡诈心思,只想尽快摆脱困境。
“快说。”陈.风暴烈酒厉声道:“奥格瑞玛有很多邪能,足够支持你被狗头人吃上一年。”
“奥格瑞玛支撑不了一年,最多三个月,狗头人就能攻克奥格瑞玛。”萨尔有气无力道。
陈.风暴烈酒与卡德加对视,在他们看来,狗头人没有武器,也不会打造攻城器械,除了数量外一无优势。
狗头人无法攻克奥格瑞玛,难道靠爪子强行拆掉城墙?
“你们有没有发现,狗头人比前些天有秩序了?”萨尔虚弱的问道。
卡德加急忙观看围住奥格瑞玛的狗头人,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与第一天乱糟糟一盘散沙相比,狗头人有了明显的不一样,成帮成片的聚在一起。
冥戰
萨尔无力的喘息着:
“艾泽拉斯的生物有一个共同点,必须选择出一名王者,压榨他们,欺负他们,鞭挞他们,让他们挨饿受冻,每日辛苦流汗,凄惨受罪而死,否则就不舒服,狗头人如今处在多王混战的局面,若是某个狗头人大王完成统一,就是奥格瑞玛覆灭之时。”
龍血奇兵
卡德加深以为然,点了点头:“不愧是部落的大酋长,目光远大,你可有法子?”
萨尔睁开眼睛的力量都没有了:“在狗头人中扶植一名王者,用魔法控制他,保证他的忠诚,帮助他统一狗头人,之后这群狗头人就会为大酋长所用,这其中的操作极难,若是有一步错就会万劫不复。”
陈.风暴烈酒服气了,哈哈一笑:“萨尔,果然有你的,我不如你。我控制你,由你来控制这群狗头人,如何?”
萨尔顿了顿,说道:“可以,但必须都听我的。”
“当然,您是这方面的专家。”陈.风暴烈酒痛快的答应了。
“我们能想到的,我们的对手也能想到,所以我们必须选一个外人,不是这群狗头人中的某个王。”
萨尔认真说道:“在艾泽拉斯,最有名的狗头人是大蜡烛伽格,我曾经想要拿他做药引子,结果被他逃掉了,这家伙说起假话来比真话都好听,很适合做狗头人的大王。”
十字路口。
阿瑟罗克站在最高的哨塔上,望着如潮水般涌来的狗头人,沉重感涌上心头。
几天前,有零星的狗头人来到十字路口,多日没有见到荤腥的兽人嗷嗷叫着冲出去。
虽然狗头人的肉又柴又涩,带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但毕竟是肉。
开了荤腥的兽人士兵都很高兴,希望能碰到更多的狗头人。
阿瑟罗克感觉不对劲,向奥格瑞玛发出询问,得到的回应是这是一起小事故,无需担心。
萨尔担任大酋长时,阿瑟罗克就是十字路口的训练师。
数不清的士兵在他的手底下接受训练,走上战场,绝大多数都没有回来。
历经多位酋长,如今担任十字路口的最高军官,阿瑟罗克的经验何等丰富,立刻派出斥候打探。
才知道杜隆塔尔已经布满了狗头人,奥格瑞玛处在团团围困中。
知道了又能怎样,阿瑟罗克无力改变什么。
陈.风暴烈酒给他的命令是死守十字路口,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你太让我失望了,去死吧!”
前任的十字路口最高长官违抗了加尔鲁什的命令,被加尔鲁什亲手砍下了头颅,扔到火炉内烧成灰烬。
这一幕如挥之不去的噩梦般,始终缠绕在阿瑟罗克的心头。
十字路口的长官是一个苦差事。
要应付野猪人,半人马,平原上的野兽,调节与牛头人的矛盾,提防过路的商队和冒险者,还有联盟。
分配下来的士兵不多,难免捉襟见肘,而且没有油水。
奥格瑞玛的权贵子弟看不上这个位置,推来选去,只能由阿瑟罗克这个老兵担任最高长官。
狗头人一眼望不到边,很有秩序,对十字路口围而不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没有多久,一头双足飞龙在十字路口降落,跳下来一名地精。
我是個陰陽符師
阿瑟罗克打量着双足飞龙双脚上的绒毛,判断出飞行距离不远,来自棘齿城。
地精礼貌着打着招呼:“我代表伊利丹大人而来,伊利丹大人交代,可保十字路口安全。”
“那么代价,代价是什么?”阿瑟罗克不卑不亢的问道。
地精微微一笑:
“伊利丹大人知道您对部落的忠诚,绝不会为难你,只需在十字路口建立一个飞行点,在加上一间供旅者休息的帐篷。”
如果能保全十字路口,这个条件不算什么,身边的士兵都望向长官。
身体里有个女鬼差
阿瑟罗克摇摇头:“我不答应,绝对不可能。”
驚世攝政王:邪魅皇兄是紅妝
地精稍稍发呆,诧异的问道:“你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这里有数十万狗头人,若是发起进攻,你拿什么抵抗?”
别惹腹黑总裁 寒夜听风
十字路口的防御与奥格瑞玛没法比,只有一圈木制的栅栏。
士兵不多,一千左右,算上家眷也不足两千。
“你无法动摇我对部落的忠诚。”阿瑟罗克斩钉截铁道。
地精嘲讽的笑道:“你的大酋长并不是兽人,只是一头卑微的熊猫人。”
“住口!”
阿瑟罗克爆喝一声:“十字路口宁可全军覆没,也绝不会答应你的无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