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三百九十五 亂了,散了展示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姐,你是没看见啊,当时那场面,真的是太震惊了!我的三观都压被毁掉了!他们从坟头那儿回来后,俩舅舅还没坐稳,他们两家的孩子就吵起来了。你猜因为什么?”
“猜不出来,”我淡淡的说。
其实,不用猜,用脚趾头想,我也能想得到,无非就是为了姥姥的那几间土房子、那一点点的自留地、那屈指可数的千把块钱的遗产。
人性,是最不能正眼直视的。
“大舅说姥姥走的突然,临走也没交代清楚什么东西分给谁。他说按照农村的老规矩,嫁出去的闺女是没资格来分娘家的东西的。你猜,他那话一出,几个姨妈什么反应?”
“不知道。”
“我也真是奇怪了,姨妈们真听话啊,真的什么都不要的。就连妈,咱妈,你可知道,平时那么抠搜的一个女人,那时候一句话都没说,竟然默认了!”温暖像是喝水,我听到她咕嘟咕嘟地咽水的声音。“这几个女人,就算了。不争不抢的我感觉,她们心里多少还是有意见的,只是都不愿意说。可能是还想续这份亲情。其实你知道吗姐,我觉得咱姥姥这一走啊,他们这个家,基本是散了。”
“或许吧,我不关心他们的事。”
人氣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九十五 亂了,散了分享
“你不关心我也得跟你说说啊,你就当听个笑话看热闹吧!”
“小暖,你今天没课吗?”
“别打岔!”小暖大声说,“大舅说姥姥的那几间宅基地归他们家,自留地和姥姥柜子里的那些没花掉的千把块钱归二舅家,还有就是姥姥办丧事亲戚邻居随的礼钱,平分。你猜他说完后,大家怎么着了?当时二舅妈就拍桌子了!亲姐啊,你可以脑补下那场面,你懂得!”
小暖继续说着。
“我不同意!分东西没有你这样分的!你算是哪门子公平,根本不公平!凭啥给我家这么点东西啊?啊!我不同意!”二舅妈叫嚷着,顺手扯下了腰间的白绫。
“婶儿啊,差不多行了,都是一家人,不要这样子,这要是传出去,叫人家知道了,多丢人啊!再说了,奶奶这刚入土,她老人家要知道她一走,咱们就闹起来了,她这走的的也不安生啊,您说是不?”表嫂试图劝慰二舅妈。
“拉倒吧!你们这一家子真是会算计啊!别在这儿爹便宜还卖乖!你公公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你们最清楚!”
“二婶儿,你要这样说,那可就没意思了啊!”
“干脆这样,你们呢,也别吵了。我出个主意,你看看,要不所有东西平分,要不抓阄。老大,你这样分呢,确实不太合适,”三姨夫建议道。
“我老王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了?”大舅猛地一拍桌子。“就这么分,你爱要不要!”
“我让你就这么分!我让你就这么分!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一辈子欺负你的弟弟妹妹,一辈子都在打压我家,我让你这么分!你个王八蛋!”二舅妈一把抓住大舅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一口。
“哎呦!”大舅疼的连声叫。
“你怎能咬人呢!”表嫂见自己公公吃亏了,上去揪住二舅妈的头发。
两家人的孩子们见自己家人吃了亏,都忙上前,顿时,一群人,扭打成一团,分不出上下。
“哎呀,大姐、二姐!咱们快上前拉开他们吧,这样子下去,要出人命的!”三姨妈着急。
“回家!”三姨父吼三姨妈。“自家兄弟什么德行,心里没数吗?忘了人家刚才怎么说我的了?走!”
“别这样,就这样走了,不太好吧?这样,他们两家人爱闹成什么样随他们去,咱们啊,去咱娘那儿屋里看看,看看还有什么能带走的没,走,去看看,”四姨一向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分姥姥家产上,她没能得好,自然心里不甘。
“别去了姐,你这样要是被他们知道了,到时候不得跟你闹啊,别去了,咱们走吧,走吧,”小姨最胆小,她不惹事,但也不是怕事的。“反正大家心里都清楚,大哥这样分是不对的,咱娘的这点东西,还不够他们这两家子掰扯呢,咱们就别跟着掺和了。”
“小妹说的对,以后啊,这个家恐怕是不好进了。咱爸走的早,咱娘为这个家,辛苦了一辈子,这下好了,她一走,家没了。她要是知道她一辈子辛苦维系的家,她刚走就变成了这样子,你说咱娘心里得多难受……”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討論-三百九十五 亂了,散了鑒賞
“好了大姐,别哭了,看你,这些天,眼泪还没流完啊?”我妈劝道。“以后你们随要是还愿意跟他们两家子往来的,你们随便。我家这边呢,打今儿起,跟这边断往来。”
姐妹们一听我妈这样说,都不说话了。
“姐姐姐!姐?还在吗?人还在吗?你还在听我说吗?”小暖在电话那头吵吵嚷嚷。
“我听着呢!”我倒了一杯水。“说完了?”
“没有,还多着呢!”
“还有什么啊,都这样了,难道还能有比这听了更悲催的事儿?”
“当然!”小暖清了清嗓子,“咱那个表嫂把二舅妈的脸挠流血了,你踩后边怎么着了?”
“猜不出。”
“小表弟见自己妈妈受委屈了,打了表嫂一巴掌,表哥见自己媳妇挨打了,他跟表弟俩人打起来了。”
“后来呢?”
“我说了你可别害怕,”小暖卖关子。
“说。”
“二舅,就是那个一辈子被哥哥打压着,一辈子被自己媳妇儿管得死死的那个窝囊二舅,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去厨房拿了菜刀,直接砍了表哥好几刀。当时,大家都吓傻了。后来还是小姨妈反应快,赶紧报警、打急救电话。”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他一个大男人,看着自己老婆、儿子被人欺负成这样,他能不反抗?”
“那也不能动刀啊,现在好了,除了那个受伤的表哥,其他人,都在派出所呢!”
“没人替他们去善后啊?”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九十五 亂了,散了鑒賞
“谁去啊,这个时候,才没人出头露面呢。本来咱爸是乡去帮着处理这事呢,咱妈不让,说他们那一家子都不是啥好东西,不管他们死活。”
“妈真是够狠的。”
“那个受伤的表哥可能没几天活了,就算是救活,也得是瘫子,不知道到时候表嫂会不会照顾他一辈子。”
“怎么回事?”
“二舅朝他头伤砍了一刀。”
“啊?”我听了小暖的话,吓得手一抖,玻璃茶杯掉在地上,碎了。
“姐?你怎么了?”
“没事,杯子没端好,掉地上了。”
“哦。我还以为你是被我的话吓到了呢!对了姐,以后,你也别管那些人的事了,乱糟糟的,可烦人了。”
“嗯,我知道。姥姥已经走了,我跟他们也没什么感情的。我知道怎么做。”
“姐,你好好休息休息吧,别再想姥姥了,好吗?”
“好……”
“姐,那我先挂电话了,你要是有事,一定记得给我联系啊。”
“嗯。”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 ptt-三百八十五 出院相伴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来,一二!一二!”姜航喊着口号,他和欧阳、许飞一起将萧邦小心翼翼地抬到床上。“这家伙,还真够沉的啊!”姜航脸憋得红红的。
“来,喝点水,谢谢你们,”客厅里,我倒了好几杯白开水。“今天其实不用你们特地跑一趟的,”说着,我看向希亚,“你也是的,早知道就不跟你说那么多了,心里真是一点事都藏不住。”
“有现成的免费劳力不用,你钱多啊去请人?”
“哥们儿,你小子有福气啊!”欧阳将毯子往上拉了拉,他看着萧邦说。“好好睡吧。”
“温贝,护工每天来这儿几个小时?”
“奥,跟再医院的时候一样,八个小时。”我回道。
“明天我要出趟远门,萧邦,就麻烦你了,”姜航说。
“又去哪儿?”希亚追问。“这个月你怎么总是出差?姜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可告诉你啊,坦白从宽!”
“你看看她,你看看她!你们呢俩能成为朋友,我真是不解!”姜航说完,拿起衣服就走了。
“温贝,我们也先过去了,有事电话联系,”许飞和欧阳出来。
“好,你们去忙吧。”
家里,就剩下我和希亚,“你们两口子,闹矛盾了?”我看着希亚。
“我才不把宝贵的时间浪费着吵架上呢!就他?不配!”希亚高傲的说。
“姜航是村子里出来的,混到今天不容易的,你要懂点他的心思,给他些面子。别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这样,谁能受得了?”
“你呀!咱们不一直都处的好好的吗?”
“我跟你不是夫妻,我要是娶了你这样的,用不了两年,咱俩都得掰!”
“我总觉得他有事情瞒着我,直觉告诉我,他有事没跟我说!你说,会不会是他在外面又有别的女人了?”
“想多了,不会的,姜航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有你舅舅在呢,他还不敢。就算他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儿。”我看着希亚说。“你等我一下。”
“干嘛?”
“我到衣柜里,拿出了一顶帽子,”这个,是我妈织的,送给小云贺。
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八十五 出院相伴
“哪个妈?”
“还能有哪个妈啊?亲妈。”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八十五 出院鑒賞
“你妈可以啊,手真巧。”
“那是,据说我妈妈年轻时候可是个心灵手巧的女人呢,只不过后来家里发生变故,造化捉弄人,她妈那美女性格也变得古怪起来。”
“你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之前他,”希亚看了一眼萧邦,“他之前跟姜航聊天,提及过你小时候的事情。哎呀,没想到,你这么善良的人,老天对你竟然这么不公。”
“还好吧,以前不理解的,慢慢的都开始理解了,我爸妈也不容易的,公婆也不容易的,大家都不容易。”我苦笑。
“跟你比,他们好多了好吗?”希亚不屑,“你看看你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啊?还有啊,宝宝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把人家请走?”
“哎呀,我自己能做的我都顺手做了,真的不需要再请个人过来。还有啊,之前那个护工阿姨,真的不错的,她答应顺手帮我做些家务的,我也同意她提出的每月多加两百块钱。这样一算,每月能下一笔开支呢。”
“你还真是够会算的啊,佩服!”
“现在这个情况,你说怎么办啊?对了,他公司那边,你先帮着撑着啊,你可不能坐视不管。”
“放心,有你这个榜样在,我尽量顶到他睡醒,行吧?”
我笑了笑,希亚也笑了笑。“对了,你还得再呆一会儿才能走,我得去接孩子们了。等我回来,你再走啊!”说着,我忙换上鞋子,出门。
“小宝,妈妈需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路上,三个孩子手牵手走在人行道上。
“说吧,老妈,什么事?”
“秋源、秋彦,你们俩也要按照我说的做。”
“嗯。”
“小宝的爸爸,从今天起,跟咱们一起住,他呢,最近很爱睡觉,到底什么时候醒过来,我也不确定。咱们啊,以后只要在家里的时候,尽量安静些,好吗?”
“好。妈妈,那我爸爸现在是睡着呢还是醒着呢?”
“他已经睡着了,”我笑着答。
“他会永远睡着吗?打雷也不能醒?”秋源问。
“烟花的声音,他也听不到?”
“是不是地球爆炸了,他都不会醒来?”三个孩子好奇的问。
“差不多吧,不过有可能他睡饱了,突然就醒过来了。”
“可是爸爸之前也睡觉的呀!他怎么那么困呢?”小宝边走边问。
“好了,马上到家了,记住我说的话,尽量安静,好吗?”
“好!”孩子门异口同声地回答。
“哎呀!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得赶紧走了!公司有突发状况,我得过去一趟。”希亚听我们回来地声响,忙开了门。
“小声点,”我对几个小家伙打手势。他们都蹑手蹑脚地进门,“我可以去看看爸爸吗?”小宝好奇地问。
“可以。”
“咱们也去看看吧?”
“好。”
我轻轻地推开门,“哇,我爸爸还真是睡着了呢!你们看!咦?他怎么剃光头了?”
“因为一直躺着睡觉的话,发型会被压乱的,光头才帅,不是吗?”
“哼!和尚才剃光头,我吧不会是要出家当和尚吧?像唐生那样的?”
“当然不是,哎呀,好了好了,看也看了,你们几个,快回自己房间,该干嘛的就干嘛,等饭做好了,我会喊你们的。千万记住,不可以大声喧哗,知道吗?”
“嗯。”
网购的新电饭煲到了,这个锅以后就是萧邦专用的了。不知道我是否能够有毅力,照顾他醒来?也不知道他是否有强烈的醒过来的欲望?生活,为何总是这般坎坎坷坷?
“啊!”我轻叫一声,手指被菜刀划了一个口子,血顺着伤口流出来。看样子,自己做事情还是一心一意的比较好,不能胡思乱想。我忙按压伤口,止血。
“阿姨,你怎么了?”
“妈妈!你流血了!”
“没事没事,我不小心划破了,”我按着伤口。
“我去取医药箱,”小宝跑到他们房间,从储物柜里把家里的医药箱哪到客厅,他打开医药箱,拿出双氧水、碘伏、棉签和创可贴。“妈妈,你真是太不小心了,还好我在家,不然,谁给你抹药?”小宝像个小大人模样,一边训着我,一边给我清理伤口。秋源和秋彦也在一边帮忙开碘伏,递棉签,撕创可贴。
我这不争气地眼泪,竟然滴答滴答的掉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训你了,别哭了妈妈,下次你一定要小心,好吗?”小宝见我哭,竟然安慰我。
我明明是因为感动而哭啊,真是一群傻孩子!

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九 神秘電話看書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我通过讲故事的形式,给秋彦说了成人间的无能为力。他像是懂了,又像是故意安慰我,“温贝阿姨,以后我不会想念他们了,你放心吧,我会乖乖听你的话,我也会好好学习的。晚安,阿姨。”
“晚安,秋彦。”他侧过身子。我看着他小小的背影,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究竟怎样做,次啊能让他的心扉敞开呢?究竟怎样做,才能让他有安全感呢?
待他睡熟,我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卧室,轻轻关上门,开了客厅的灯,“明明是放在这儿的啊!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手机找不到,我有些着急。手机上的闹铃,是叫醒我与他们三的。
每天,我都紧绷着神经,闹铃一响,我就要马上起床,给三个孩子做早餐,叫醒他们每一个人,他们洗漱好又吃过后,我会按照时间,将他们一一送到学校。
他们到学校了,我会马不停蹄的往家赶,收拾剩菜残羹,做家务,整理他们的房间。等一切都弄好,我会给自己沏一壶茶,让自己稍微放松下。午饭,我会好好吃,这样,下午才能有力气与他们斗智斗勇。
突然消失的手机,让我莫名的焦躁不安。餐桌上没有,茶几上也没有,“奇怪,还能长腿跑了不成?”
“我在你家小区大门口,”突然手机有个信息。真是太好了,我循着声音,找到了手机,如获至宝似的开心。老颜,他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上来吧,孩子们都睡着了,不方便出去,我担心孩子们醒来看不到我,会恐慌。”
不一会儿,有敲门声。“老颜,是你吗?”
“是我。“
“这么晚了,有事?”我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
“一下子变成了三个小子的妈妈,不累?”他笑着问。
“怎么会。有时候还是很累的。”
“比如?”
“比如当判官断官司的时候。你知道吗?我每天要处理很多次他们之间的各种纠纷。”
“那你岂不是心里很烦?”
“气头上的时候,心情么多少有点低落。不过,大部分时候,我还是很开心的。就算是他们整天的吵吵嚷嚷的,我还是感觉他们很可爱。你不知道,每天被三个臭小子无数次的表白、无数次的亲来亲去,有多幸福。”
“哈哈!”老颜听我说完,大笑。“看样子,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以为,你会搞不定。”
“放心吧,我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怎么说,欧阳和他第一任妻子,当年对我和萧,和他有恩。现在他有难处,我不能看着俩孩子朝不保夕。我得管他们。”
“现在的人可不见得就会像你我似的懂得感恩,有可能你现在照顾他们,在他们看来是应该的,到时候,你会不会失落?”
“应该不会吧。我也没想要他们长大后如何如何报答我之类的。”
老颜一直盯着我看。瞬间,感觉空气中有些不安分因子存在。“我再给你倒杯水。”我忙起身。
“不用了,我就是担心你应付不了这仨小子,今天一看,我放心了。”他起身。“日后有困难,记得找我。”
“嗯。谢谢。”
“我先走了。”
“好。”
老颜又深情的看了我一眼。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九 神秘電話
关上门,我看了看手机,十点钟,天哪!已经十点钟,我得赶紧睡了。不然明早爬不起来啊。
已进入梦乡的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喂,找谁啊?”看一眼,是个陌生号打进来的。
“小贝。”
“薛瑜,”我一惊,猛地坐起。“最近还好吗?”我坐到沙发上。“你多久没联系我了,真是的,再不联系我,我都以为你从此人间消失了呢!”
“那个,我还好。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希亚的钱,我已经全部转到她卡上了,还有我姐姐和你们几个的,应该都到账了。明天,麻烦你告诉他们一声。”
“没事的,你房子卖掉了?”
“是的。是这样子的,我把三个孩子托付给了我前夫。后天一早,我就要走了,去加拿大。”
“为什么啊?”
“一时半会儿跟你解释不清,总之,你不用担心我。对了,秋源和秋彦现在还好吗?”
“秋源没什么,秋彦这孩子吧,打小就心思重,你们家这一连串的事情,恐怕给他心里带来不少创伤。前几天他还说想奶奶、想爸爸,想你。”
“替我和欧阳好好照顾他们,你的这份恩情,我以后一定好好报答。”
“见外了。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你去那里做什么?”
“小生意。成了,后半辈子衣食无忧。败了,从此就当世界上没我这个人。”
“那个,他,欧阳知道吗?”
“你别告诉他。”
“我以后怎么联系你?”
“不用联系我,我会主动联系你。”
“既然你不方便说,我也不问了。祝你一路顺风,等你平安归来。”
“谢谢。”
挂了电话,睡意全无。薛瑜腰去做什么呢?不会是做犯法的事情吧?
清晨,闹钟响起,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伸个懒腰,起床。
每天的早餐,看似简单,实则很麻烦。三个孩子,纪要吃得饱,还得吃得好。在营养搭配上,我特意买了一本营养学的书,没事的时候,就去看。
牛奶、鸡蛋、紫薯、西兰花、苹果。我将所有食材,削皮的削皮,蒸煮的蒸煮。最后摆盘。
孩子们的闹钟响了,我关掉闹钟,将卧室的窗帘拉开,“起床啦!都快起床啊!今早有好吃的呢!”
非常不錯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七十九 神秘電話熱推
“什么好吃的,阿姨?”秋源揉揉眼睛,又趴到床上。“小宝,你起了吗?”
“哎呀呀,再睡一会儿嘛!”小宝翻了个身,此时,他们的状态是脑子已经清醒,就是身体还不能够完全受控。“压住我的腿了!”
“好了,都快起床啊。”
“早上好,阿姨。”秋彦已经进洗手间洗漱了。
“早啊,大儿子!”
“妈妈!”小宝突然大叫,“我才是你的大儿子!”
“你是我的三儿子,你们俩啊,要像哥哥学习,你看哥哥,多棒,妈妈一喊,他就起了。”
“那是因为哥哥年龄大啊!我们俩还是小孩呢!是不是?”
“对,没错。”
“不小了啊,你们可比那些坐在婴儿车里的小宝宝大多了呢!”
三个孩子,各自洗漱好,他们坐好了,我才将每个人的那份早餐端上桌。“谢谢阿姨。”
“不用客气。”
“谢谢妈妈小宝贝儿!
“不用客气!”
“你咋叫你妈妈小宝贝儿啊?她是你妈妈,不是小宝贝儿!”
“她就是小宝贝儿!”

火熱連載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三鑒賞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最近是不是都没回来?”
“嗯。”
“我说我怎么睡觉没有听到过你的动静。干嘛去了?”
“工作应酬。”
“昨天跟谁喝的?又喝那么多。”我抱怨。“想把你弄到沙发上,又弄不动,一晚都没睡好,就怕你踢被子受凉了。”
“你真关心我?”萧邦看了我一眼,冷笑。“之前不是一直盼着我去死呢吗?”
“你!”我生气,“是的,巴不得你早点去死呢!整天不着家,孩子也不管,我一个人弄小孩,收拾家里,我多累啊!”
“谁叫你收拾了,你可以放着别管啊!”
“萧邦!你个王八蛋!”我生气,将筷子往他身上扔,他来不及躲闪,筷子上的油渍沾到了他的衣服上。“你!泼妇!简直是个泼妇!”说着,他往房间走,去换衣服。
我依旧不依不饶,追着他到卧室,“收拾你的东西,给我滚蛋!死外边永远别进家门!”我心情不好,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火,我只知道,我根本控制不住突然蹭上来的火气。或许是每个月的固定的那几天要来了的缘故,我给自己找借口。
“你别太过分了啊!这可是你逼我的!”
“滚蛋!我发疯似的怒吼。”
男人,为何不懂得让一下女人,哄一下女人呢?为什么非要跟女人争个高低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大部分的女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哄哄就好了。明明说一句甜甜的话就可以解决的,为何非要争吵呢?
萧邦很听话,他当真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摔门而出。这一走,又是近二十天。
那些他不出现在我面前的日子里,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他的不出现而有所好转,反而,更加的烦闷。他是故意的,我一直在心里这么想,他就是故意气我的。
“这是你家的车吗?”许久未联系的牛红,曾经的同事,睡前突然发了几张我家车的图片。它出现在不该它出现的地方,洗浴中心、娱乐会所。
“不是,”我简单的回复。
“奥,那算了,我当时以为是你家车呢!我看见一个男的搂着一个女的进去了。我以为是你呢,所有就给你发了信息。你干嘛呢?”
“准备睡了。”
“好吧,你睡吧,真是幸福的小女人,我还在这儿陪客户呢!哎,一群色狼,真他娘的肮脏!”
“你注意安全,改天约。”
那是我家的车,那个男人应该是萧邦,那个应该是萧邦的男人搂在怀里的肯定不是我,她是谁,我不知道。我想马上过去弄清楚,我多想立马证实牛红说的不是真的,抑或是真的,那个男人也不是萧邦。
我将大门反锁,我甚至忘记了换掉拖鞋。打了车,急忙往那儿去。是了,我家的车。颜色、车牌,一模一样。“说不定是萧邦将车借给了别人,”我心里的声音,连自己都欺骗不了。我远远的躲在一旁,眼睛一直盯着那儿的大门口。半夜十一点多,十二点多,凌晨一点多,进进出出,男男女女,他们那么亲昵,是夫妻吗?
终于,我又一次看见我不该看见的画面。这世界,撒谎了。
我看着他和她相拥着,说笑着,一起上了车,又不知驶往哪里去。寒风,刺骨,冷。
像没了魂儿的行尸走肉,跌跌撞撞,我回到家,开了门,钥匙放在桌上。“妈妈!你去哪里了?”小宝已经醒了,他从我的卧室走出来。“妈妈,我这一次没有哭,我很勇敢对不对?”他看着我,他应该是是感觉到了我的心情并不好,“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小宝,今天咱们不做早餐了,咱们去楼下买一些吃好吗?”
“可是你不是说楼下的早餐不卫生吗?”
“我刚看到楼下有个卖包子的,你不是最想吃包子吗?今天妈妈就给你买。”
“哇!太好了,妈妈,你真好!”
一年来,我第一次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换上我一直舍不得穿的大衣,高跟鞋。“妈妈,你今天真漂亮,就像很久之前那个样子,你简直太美了!”
“以后,妈妈都会这样美的,”我蹲下身,笑着对小宝说。
送了小宝,我打了车,“师傅,往前开。”
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三讀書
“去哪儿?”
“您一直往前开吧,到地方了我会喊停的,谢谢。”
司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她一定看得出我的心情是不美好的。她很识趣的关了广播,一路上,她专心开车,并不与我讲一句话。我眼神空洞,望着前方,我在想,萧邦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
“你和你老公关系好吗?”我突然张口问。
“至今单身十三年。”司机淡淡的答。
“离婚后的日子,好过吗?”
“一开始难,慢慢就好了。”
“多少钱,大姐?”
“一百五十四。”
“谢谢,再见。”
“再见。”
生活,欠我一个解释。我不曾做过任何愧对于生活的事情,可它偏偏总令我的日子不美好。我来到常去的那家咖啡管,“来了,姐,老样子?”
“好。”
“姐,你今天打扮得真好看,是要出门办事?”
“小叶,我以前是不是穿的太随意了?”
“呃,也不是,就是你突然一化妆吧,让我眼前一亮,我有些惊呢!”
“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坐一会儿就走。”
“好,那你有事叫我啊。”
还是那个僻静得角落,还是那杯苦咖啡。今天再喝,竟不觉得它苦得难以下咽。
我翻看着萧邦的社交圈,原来,他一直都是老样子,他并未忠诚于我一人。他是怎么做到的?我好奇。最近的动态里,有两个女性与他互动频繁。是了,那天晚上的那位,不就是这个他社交圈里炫耀的吗?知己?呵!知己!
原来,他在家寡言的模样,不是他本性。他只是不愿与我多说而已。
我哪里做的不对?没上班?不打扮?还是与社会脱轨了?其实,我离开职场也不过两年而已啊。现实至于这样令人窒息吗?
删,删掉他的手机号,拉黑与他有关的所有社交账号。我双手颤抖,我多想大哭一场,可是我不能,我不能被熟悉我的那个小叶看到,我怕她到处乱讲。
你不必担心一个夜不归宿的男人,他不是不归宿,只是,他不再回有你的地方。你以为你赢了,其实,你输的一塌糊涂。他心里,才是真的早就对你厌了、倦了。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二十四讀書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周末约上许飞,咱们一起去看看欧阳妈妈和俩孩子吧?很久没见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老家生活得怎么样。”睡觉前,我对萧邦说,他正盯着手机。
“行,你约他还是我约他?”
“你打电话吧。”
“那你保证见了面,不要再给他脸色了。你看,菲儿的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许飞也一直没再娶妻生子,说明他是真的在改了。”
“哼!我可不信。要是朱珠没死呢?他们是不是这会儿正缠绵在一起?”我扭身。每次听到萧邦提续费开脱,我都很生气。
“对了,赵颖那儿,你这周去看了没?”
“没去。我没时间。”我又转过身,萧邦正看手机,见我转身过来,他赶紧将手机关掉。“你在跟谁聊天?给我看看!”我生气。
“没谁,睡吧!”他将手机放枕头底下,用被子蒙头。
“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大声说。
“哎呀,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的多疑呢?给你看,给你看!”他不耐烦的将手机扔给我。我拿起手机,输了密码。短信、邮件、信息、社交软件,我一一查看,却并未发现有什么端倪。我将手机还给他,但心里却很不踏实。
“我并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我只是觉得我们既然是夫妻,有些事还是不雅隐瞒对方比较好。坦诚一点,不行吗?”
“等你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你还是找个班上吧,整天盯着,我很不自在的!”他并没有将身子转过来。
“不上,我现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每天接送小宝、做做家务,悠哉游哉的,这样挺好。我要是再去上班的话,时间太赶了,我还真不喜欢那样过。”
“可是,你在家,就要老老实实的,能不能不要总是疑神疑鬼的?你这样,我很不自在啊!”他转过身,对我说。
“你不自在,是你自找的。谁让你之前背叛我?”我生气。
“你看,你又提旧事!”他很生气,又转过身。
“不想让我提,就不要做。做过就是做过,再不提起,也掩盖不了做过的事实!”
“别再说了,行吗?怎么越说越来劲啊?”
“我凭什么不说啊?你有本事做,凭什么不要我说?我心里不舒服,它就是那根时不时戳我一下的刺!拔都拔不掉!”
“那你要我怎样?!”萧邦一把掀开杯子,起身,大吼。“要不我以死谢罪?”
“死啊,谁稀罕你活着似的!”
“温贝,我最近工作上的事很多,也很烦。我不想跟你吵架,这样,这几天我跟小宝睡,你自己在这睡,行吧?”说着,萧邦起身,朝小宝卧室走去。
“滚吧!烦人!”
绵绵细雨,我最讨厌这样的天。萧邦驾着车,许飞坐在副驾驶。我和小宝坐在后排。去欧阳老家的路上,我们几乎没说一句话。我不知道前面两个男人心里次事在想什么。总之我抱着睡着了的小宝,心里想的是王菲儿和苟艺慧,还有那个该死的朱珠。
我越想心里越烦,心里越烦,越控制不住想要怼许飞和萧邦。“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是啊,我们都不是好东西,好像女人都是好东西似的!”萧邦得瑟。
“你妈逼的!你有病啊!你脑子叫驴踢了吗?谁让你接我话了?”我猛地揪了一下萧邦的耳朵。
“你干嘛?想死吗?我在开车啊!高速上!温贝,你是不是神经病啊,大爷的!刚差点开到另一个车道!要是刚好有车,咱们早都一起死了!”萧邦大吼。
我有些后怕,没了骂人的气势。我可不想就这样死了。
“温贝,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还在因为那件事,怨我,恨我。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你放心,等回来的时候,我就不坐你们车了。”许飞扭头,他低声说。
“哼!爱坐不坐!”
“我再次警告你温贝,平常你爱耍脾气就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是,以后我在开车的时候,请你管好你自己!你要是想早点死,那你就作吧!”萧邦再次生气道。
我没再说话。许飞和萧邦也都没在吱声。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二十四讀書
人氣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二十四推薦
夜半风雨声
惊醒梦中人
谁在立秋之后
时常来叩门
若终其一生
仍为情所困
宁愿开始
就只一个人
清晨一盏灯
照亮了前尘
谁在大雪之前
以手来赶针
若心有余温
从不感觉冷
虽然最终
都还一个人
前路漫漫雨纷纷
谁在痴痴等
任其心头千般恨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三百二十四熱推
不做负心人
若爱得越真
就陷得越深
断了缘分
就只剩离分
清晨一盏灯
照亮了前尘
谁在大雪之前
以手来赶针
若心有余温
从不感觉冷
虽然最终
都还一个人
前路漫漫雨纷纷
谁在痴痴等
任其心头千般恨
不做负心人
若爱得越真
就陷得越深
断了缘分
就只剩离分
回程无期夜无声
回头也无人
只闻身后一阵阵
莫名的心疼
若是有来生
你是否虔诚
苦守一生
只为她转身
若是有来生
你是否虔诚
苦守一生
只为她转身
只是今生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二十四熱推
劝你别再等
“哎呀,能不能不要听这么伤感的曲子,换一个!”我不耐烦的说。
萧邦关了音乐。没多久,我们就到了欧阳的老家。“乖乖啊,你们怎么来了?快进来,进来!”欧阳妈妈开了门,见是我们几个,她脸上一下子冒出惊喜之情。“哎呀呀,这小家伙,长高了不少。”
“叫奶奶,小宝。”我对小宝说。
“奶奶好,哥哥呢?”
“你好,小宝。哥哥在里屋呢。秋彦、秋源,你们看谁来找你们玩了?”欧阳的妈妈扯着大嗓门。
上次一别,算算已经是很久之前了。今天再见面,三个小家伙有些生疏感。不过他们笑着,好在玩了一会儿后,三个人又像从前般熟识起来。你追我赶,这个家里,一下子有了人气。
“阿姨,身体还好?”萧邦问。
“好,都好。快坐。”欧阳的妈妈将倒的茶水端到我们面前。
“谢谢阿姨,别忙活了,你也坐,咱们说说话。”许飞说。
“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做饭。”
“不用不用,阿姨,我们就是来看看您和孩子,坐一会儿就走。别忙活了。”我们忙起身,拉住了欧阳的妈妈。

精彩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txt-三百零九看書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温姐,我建议您一步到位,直接换一百六十平的横厅大四房,您看啊,它是所有房间都朝南的。最关键的是,这个区域的花园洋房,新楼盘,我们是最后一家了。未来三五年内,基本不会再有新盘开售。您看,您和萧哥,要不要再考虑下?”售楼处,以为很阳光的难生,在给我们作着详细的分析。
“我之前也有所了解,您这边主要是考虑以后一大家人居住的,咱们这个一百六十平的大四房,再适合您不过了。”
“这样吧,小伙子,你给我算下首付款、税费、月供,我好好看下。”萧邦心动,业务员介绍的这个户型,确实很令人心动。我们,本打算是买一百二十平的那个三居室的。
“好的,您二位稍等。”
“你真的要买这么大的啊?”见业务员离开,我凑过去,小声问萧邦,“咱们预算差的多呢!根本凑不出来这么多首付啊!”
“看看,看看你再说,蹦一蹦够得着的,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努力一把的,毕竟这套房子,咱们是打算一直住下去的。”萧邦面不改色,胸有成竹。“放心,钱的事,你不要愁,有我呢。”
“你有私房钱?”
“倒是有那么一丢丢,”萧邦一脸坏笑。
“你敢藏私房钱?!”我有些惊讶,“你不是你每月的挣的都交给我了吗?”
“嗨,男人的话,听听就算了,还当真的,也只有你这个傻瓜。”他搂了我一下,“不要乱问,你听着就行。”见业务员朝我们走来,他对我说。
“刚我去财务问过了,哥,姐。首付款三百二十万,到时候交房的话税费有几万块钱。月供两万二左右,具体要看到时候银行的最新贷款利率。”
“好,我想想啊,”萧邦拿着业务员算出来的清单,思虑几分钟。“我们就定这个户型吧。”他说。我吃惊的睁大眼睛,看着他。他只握了下我的手腕,“你在这等我,我先去交钱。”萧邦起身,随业务员一同前往财务处。
三百多万,可是我们的房子也才卖了二百多万啊!还有近一百万的缺口,难道,他有一百万的私房钱?
我坐立不安。刚才给我们做介绍的业务员,端着茶食向我走过来,“温姐,你之前应该早告诉我你们的预算的。”
“我,我们本来是冲着那个三居室来的,一直没有买四房的计划。”
“嗨,姐啊,你太低调了。放心吧,房子,无论你什么时候买,都不会亏的。以后房价涨了,面积越大,赚的越多。就算它不涨价,那自住,也是舒服的。”
“小于,你来苏市多久了?”我笑着听他讲完,问道。
“三年。”
“在苏市安家了?”
“嗯。去年买了套小两房,目前每天努力工作,争取多挣钱,等我女友朋友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到时候,给她争取换一套大的。”
“你真是个上进的好青年。”
“谢谢姐。您先坐,我去萧哥那边看看。”
“好,去吧。”
我一个人坐着,等着萧邦,中途,我只去签了字,其他一概不清楚。三个小时,一晃过去了。回家的路上,我终于还是没忍住,直截了当的对萧邦道,“你对我不忠诚。”
“哪有,我并没有多少私房钱。”
“到底藏了多少?”
“五六万吧。”
“这么点啊?那你还牛气哄哄的定那么大面积的房子?”我大声说。
“哎呀,你不要一遇到事,就炸,好吗?安静,听我跟你说。”车停了,红灯应该很长。“你看啊,咱们西汉在账户上有两百四十万,爸妈那儿呢,现在有个七八十万的存款,他们说了,咱们要是换房子,钱紧张,他们出一部分。我这儿呢,这些日子,确实是悄悄地留了些私房钱,但是我保证,我真的是一分都还没花。”
“你妈同意出钱?”
“妈妈她虽然嘴巴凶,平时爱挑事,但是,她对咱们的心,还是好的,她愿意的,放心吧。”
“可是还要贷款三百多万啊,每个月房贷都要那么多,我到时候,恐怕天天晚上做噩梦。”
“放心,我今年手上这几个项目,顺利的话,今年底贷款能清掉。”
我吃惊的望着萧邦,什么时候,他开始努力挣钱了?
“你工作上的事情,好久都没跟我说过了,我们认识十二年了,我感觉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也不懂你…”
“我工作上的事,怎么说呢,有时候是想跟你说说的,但是看你每天忙着照顾小宝,恐怕我愿意说,你也不太想听。还有啊,你最近,多休息休息。等身体好些了,要是还想出去上班的话,就在家门口找份轻松的工作。以后家里挣钱养家的担子,我来扛。你不用操心。”
“说得轻巧,那我作为你的媳妇儿,天天在夹闲着,什么都不干啊?我心里都会看上这样的自己。你你知道,我是不会一直闲在家里的。”
接小宝的路上,我和萧邦聊许多。我感觉,上一次两人这样敞开心扉的聊,应该是很多年之前了吧。“以前觉得三十岁很遥远,没想到,现在竟然三十多了。时间过得真快。这些年白活了,一无所获,除了丢了很多宝贵的时间,我感觉我一点长进都没有。”
“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不是收获了我、喜提一枚可爱的儿子,买了两台车,还有啊,咱们马上要住上大房子了,这些,不都是近几年的收货吗?”
“我说的是我个人,我感觉我个人并没有成长多少。”
“你要真么成长?你已经很不错了。记得刚认识你那会儿,你都不会烧菜的,现在,你烧的家常菜好吃极了。”
“是吗?”
“当然,媳妇儿,”萧邦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你是个闲不住的人,我也知道你一直想出去上班。但是,你先的身体条件不允许你再像从前那般拼命。还有,咱们这个家,以后靠我,你放心,我绝对担得起来的。你就踏踏实实的在家好好修养。别胡思乱想了,行吗?”
安心?像我这样的人,能安安心心在家闲着吗?上一次,都没安心闲着,他不还是在外乱来了。假若我要是一直这么闲下去,我会不会第二次被他要了半条命?到那时候,我再哭,我再闹,会怎样?
“好啊,那我就踏踏实实做个不闻窗外事的女人吧,”我看了萧邦一眼,微笑。“小宝快要放学了,咱们直接去学校吧。”
“好。”

oe4v2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愛下-二百六十分享-udolf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许飞、菲儿和他们的儿子,还有许飞的父母,他们一行五人,前后脚进来。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好久不见。”朱珠从洗手间出来,见到许飞,她平静的说。那一刻,空气像是静止了一般,许飞一家人都呆住了,“叔叔阿姨,好久不见。”
“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孩子?”许飞的妈妈热情的拉住朱珠的手,她们坐在沙发上,唠家常。
无道天途
“她是谁啊?我婆婆怎么那么稀罕她呢?”王菲儿走到厨房,见有菜已经炒熟装盘,她顺手拿起往嘴里放。
“一位老朋友。”
军门宠婚
“你的?还是你们的?”
“大家的,大家的,”我紧张到不行。
“哦,我还以为是死胖子的前女友呢!”
这一刻,我心疼王菲儿。她为许飞家生儿育女,她一直没得到的公婆的好脸色,而朱珠却一直都有。许飞的父母真的是太势力眼了,王菲儿不就是没文凭吗?也不至于这个场合,当着自己儿媳的面儿,对自己儿子的前女友这么热情吧?
“艺慧,你这样做不太好吧?”见菲儿离开厨房去客厅,我有些不爽,对苟艺慧的这个做法很有意见。
“大家早晚都要见的。再说了,我家比你家大,容得的下这么多人,在我家最合适。”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我放下盛菜的盘子,“你跟菲儿是有什么过节吗?你干嘛要这样耍她?”
“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啊,我哪里耍她了?她不是 火眼金睛本事大吗?自家院子都药起大火了,怎么还不见她有动静呢?”苟艺慧继续翻炒锅里的菜,“小贝,我可告诉你啊,当年你家买房我借给你那么多钱,你可是前我恩情的。什么事啊,你都得站在我这边。就当还我的当年对你的恩了。”
“艺慧!”我大声,“你真的变了。”
客厅里的那些人,丝毫没有察觉处我和苟艺慧之间已经崩塌的友谊。就像之前朱珠和王菲儿说的那样,苟艺慧真的是个善于伪装的人。
“来来来,大家都快坐吧,都别站着了,快坐。朱珠,快坐,阿姨叔叔,你们也坐,萧邦、许飞,菲儿,快坐快坐!”苟艺慧招呼大家一一落座。她的安排真是很有趣,朱珠坐在续费父母中间,许飞紧挨着他的妈妈,王菲儿与许飞中间隔着个他们的孩子。“小贝啊,小贝,你也别忙活了,剩下一个汤,就让它在锅里小伙慢慢炖吧,快来了,咱们开动了。”
腹黑總裁,我要離婚 清風依舊
“新的一年,很感谢大家能齐聚到我家,什么煽情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样啊,我先干为敬,大家都随意。”苟艺慧端起眼前的白酒杯,一饮而尽。“朱珠,欢迎回来。”
“谢谢。”
五大惡魔的惡作劇 葉詩憶
“朱珠?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啊?好像在哪儿听到过这个名字,在哪儿呢?”菲儿使劲儿地想着。“小贝,她是怎么认识我公公婆婆的?你看那俩老东西,这不知道的啊,还以为她是他家的儿媳妇呢!”
“许飞,敬你!”朱珠起身,端着白酒敬许飞。许飞脸红的像秋日里大丰收的红苹果。“叔叔阿姨,我也敬你们老两口一杯,祝您们健康长寿,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
“好好好!哎呀呀,真是懂礼数,是个好孩子啊!快坐下,快坐下。”许飞的父亲忙招呼着朱珠。
“不要脸,显摆什么啊!”菲儿小声说。
烈焰依旧燃烧2
两界修 夜谈八荒
“菲…菲儿,敬你!”终于轮到菲儿,一圈下来,最后一个人,朱珠敬的是菲儿。“好好照顾许飞哦。”
王菲儿尴尬一笑。
“既然大家都是老相识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那什么,菲儿,”苟艺慧看向菲儿,“我们于朱珠都是老相识了。这一桌子人里,也就你与她不熟悉。我给你介绍下啊。朱珠,徽州人,许飞的前女友。”苟艺慧邪魅一笑。
屋子里突然冰冷到极点,大家都安静,没人敢吱声。苟艺慧一定是想看王菲儿的笑话,闹啊,吵啊,打起来啊。王菲儿,怎么可能因为苟艺慧这句话,失了分寸呢?
“哈哈!我儿子当年啊,可是做了许多好事呢!朱珠,你还不知道吧,当年你们分手后他有多伤心。哎,可惜阿姨没福气,娶不到你这样的儿媳妇进家门来。”
“妈,别瞎说,都过去的事了。”
“我哪有瞎说啊,当年啊,有许多事,朱珠是不知道的。”
“不会吧,是什么事啊?”朱珠好奇的问。
“许飞这小子啊,每次回到家就跟我提你,为了尽早娶到你,他差点将工作辞了。”
“呃?”
“哎呀,可惜后来啊,你们没走到一起。可要了他半条命啊,整日的茶饭不思…”
腹黑王爷妖娆妃
“够了!”王菲儿猛拍桌子,“到人家家里做客,还有没有点规矩啊?大过年的,不能说点吉利的话吗?”
苟艺慧见王菲儿发火,忙上前制止,“好了好了,大家快尝尝这个汤,很美味的。来,菲儿,把你碗给我。”
“苟艺慧,你什么意思?你故意的是吗?你是这样做有意思吗?你不就是想让我在大家面前出丑吗?行啊,你的目的达到了,我很生气,但是,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咱们之间友谊的小船,翻了!”说着,王菲儿起身,抱起她的儿子,换鞋,就要往外走。
“菲儿,别在这丢人现眼,快回去坐,等会让再走。”许飞上前劝王菲儿。
“我丢人现眼?”王菲儿冷笑一声,“是啊,我给你丢人现眼了,我不配坐在这,我走,总行了吧?”说着,她又朝苟艺慧看了看,“哎呀,有些人啊,自己一身骚,还说别人不干净。自家火已经都扑不灭了,还看别人家的热闹。真不知道她得多大心啊,这老公外面私生子眼瞅着都要蹦跶出来了,还有心思在这儿坑害别人。哼!有那心思啊,还是好好管好自家的事儿吧!”
“王菲儿!你太过分了啊!”许飞见苟艺慧被王菲儿的话气的手发抖。他忙呵斥菲儿。
“我过分?”王菲儿大怒,“你在家不护着我就算了,在外也不打算给我留半分情面是吗?你自己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清楚,今天,到底是谁先没事找事的?!”

rqodq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二百五十九讀書-rsk5d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家里很冷,尤其是晚上,更冷。当初刚拿到房子时候,经济紧张,就没有安装地暖之类的取暖设备。空调吧,一直吹,又干。在我们家,冬天真的很难熬。
回到家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小宝早就睡着了。“嘘!动静小点儿,睡前哭呢,嚷嚷着找妈妈,”我想凑上前,亲一亲小宝,被萧邦拒绝了,“好不容易睡着了的,别再给弄醒了。你快去洗澡…”
“想跟你商量件事儿,”思虑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
“什么啊?”
“我想去上班。”
“你说什么?上班?”萧邦提高了音量。“你去上班,小宝怎么办?”他有些着急,男人果真都是善变的,有了孩子,心里的第一位永远事牵挂着孩子。
官途沈浮 萬路之遙
“你听我把话说完呢,”我不慌不忙的说,“朱珠公司有个职位,挺适合我,我想去那儿上班。”
“朱珠?”萧邦吃惊。“你不是最讨厌她吗?最近跟她走的很近啊。”
“以前是讨厌她,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吗?她变化挺大的,也不像从前那般,我觉得她现在特别有气场。今天她跟我说她们公司缺个人事主管,如果我愿意的话,她能帮我争取到这个职位。你说,我要不要去?”
“她与咱们都一样,都是打工的。她能怎么帮你争取啊?那么大一家地产公司,老总又不是她爹,还能听她的不成…”萧邦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难道她…她当了三儿?”
我恍然大悟,难怪最近她花钱大手大脚,是这样了,没错。“不会吧?他可是很老的老头了,朱珠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朱珠那样的,爱慕虚荣永远改不了。怪不得最近每次约你,都换包包开豪车的。我就说嘛,一个一线业务员,提成再高,也不至于半年内又开豪车又出入各种高档会所的,自己的钱挣得不易,怎么舍得挥霍呢!感情都是挥霍的人家的啊!”
喋血大帝
“那你说我还药去她们那儿上班吗?”
“别去了,不干不净的,你与她又是朋友,到时候东窗事发,再影响到你。”萧邦顿了顿,“你要真想上班,等明年小宝上幼儿园了,你到时候就在家附近找一份轻松简单的工作,累不着的,也能打发时间。你看怎么样?”萧邦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其实还是迷恋职场的,尽管我已经在家带娃一年多了,可我的心,偶尔还会晃荡。
“好吧,那明天我联系她。”
“早点睡吧,明天我还要早起上班,你跟小宝在家,就不要外出了,外面太冷。”
“嗯。”
清晨,雾蒙蒙的,空气中也湿哒哒的。
“早上好,宝贝!”正在刷手机的我,突然一扭头,看见小宝睁着眼睛,他的目光也盯着我的手机,我是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妈妈,继续。”他是让我继续看手机。
脸盲狱主修真记 thaty
仙噬 颓废的烟121
“不能哦,看久了眼睛疼。”我放下手机,侧身,“要不要起床穿衣服啊?爸爸说今天不让咱们出去,外面空气不太好。”
“不起,再睡会儿,一起睡。”
“那好吧,妈妈和小宝再睡会儿,睡大觉!”
手机铃声响起,是苟艺慧。奇怪哦,一大早,她是有什么事吗?上次她联系我已是半年前的样子。“怎么了,艺慧?”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不再称呼她慧姐,而是叫她名字。
“回苏市了吗?”
重生之掌家棄婦
“回来了,前天晚上到的,这两天在家休息,累啊。”
“哦,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打电话看看你们回来没有。晚上到我家吃饭,叫上萧邦,一起来。”
“晚上啊?”
阴阳开泰
“嗯,怎么,没空?”
“有,那我得等萧邦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挂了电话,我接着给萧邦发了一条信息,“晚上去欧阳家吃饭,早点回。”
“好。”萧邦每次回复信息都是简单的一两个字。
“你们画室什么时候开班?”沙发上,萧邦和欧阳正坐在那儿聊天。
“元宵节后。”欧阳一直拿着手机回复着信息,手机那头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去!那你们还有一个礼拜的假期啊?我说欧阳,没什么事的话,可以趁着这个假期,带家人出去玩玩,散散心,不要总是抱着个手机,那手机上能有什么!”萧邦干咳了几声,他是在提醒欧阳吗?很快欧阳放下手机,专心于萧邦聊天,顺带着还时不时的逗着小宝、秋源和秋彦。
“等一会儿有个老友过来,”厨房里,苟艺慧、我和苟艺慧的婆婆三个女人在忙着菜、切菜、装盘。
“谁?”
“你见了就知道了。”苟艺慧话音刚落,门铃响了,“来了,我去开门。”
“新年好啊!”朱珠欢乐的声音传到我耳里。“还是人多热闹呀,我得借着你们这人气好好过个年!”
“桌上有零食,随便吃,你先坐着,饭菜一会儿就好。”
“确定不用我帮忙?”朱珠站在厨房门口,“新年好,温贝。”
王的傾世萌寵:紈絝小太妃 夜清歌
“节日好。”
“要是能站得开仨人,你肯定得过来帮忙,关键是这厨房太小啊。”
“也是,你们啊得去感受感受那大开间的花园洋房呢!那厨房,那客厅,敞亮!”朱珠故意大嗓门,这话一说出口,欧阳听到立马涨红了脸。“是吧,欧阳?”
“啊?我哪知道?!”
朱珠往沙发出走去。
“你怎么把她叫过来了?”我看了一眼客厅方向,“等下菲儿和许飞来了,多尴尬?”
“嗨,菲儿只知道许飞心里有别人,她又不知道是朱珠。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不就好了吗?”
“那也不能这样啊,你这不是乱来吗!”我生气道,“这要是叫菲儿知道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单瞒她一人。以后咱们还怎么相处?”
“那就不处。你以为,我今天不叫她来,以后她和许飞就永远见不上面儿?”苟艺慧将切好的芹菜往锅里一丢,芹菜就着热油,法出刺啦刺啦的声响。我们的聊天,就此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