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g5h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txt-第1234章 今晚不一樣(四千字修改中…)看書-x2o65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一样一样,四千字还在修改,各位明儿看,现在发的是之前几张的内容,所以各位等我修改好,刷新一下就成。)
(上一章还差点,昨天…唉…凌晨肯定能搞定)
(这种情况到一月份肯定能结束,希望各位原谅我…真的抱歉)
其实光佑原本是想说:
“看完电影之后就可以顺势提出时间太晚,要不然去住酒店。”
但他及时刹住了车。
一是不适合开车,二是两人也不是晚了就回不去。
身为一家大公司的社长,芙莎绘肯定会有助理。
除非芙莎绘是自愿留下来,否则这个压根没用。
一套最简单的约会流程说完,阿笠博士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就想到一个他不会搭配怎么办。
结果光佑就直接提出解决方案。
这个解决方案不仅解决了他不会搭配的问题,还解决了约会的问题。
“这样真的可以么?”阿笠博士有些没信心。
他的形象他自己是知道的。
虽然他说光佑说的话很扎心,可这些都是真的。
他今年五十二,头发全白,头顶那一块干脆都没有头发、人还胖…
也正是因为清楚自己形象并不是很好,和芙莎绘的差距太大,他才会没信心。
“放心吧。”光佑低头继续洗碗,安抚道,“一定可以的。”
他虽然没什么恋爱经验,但也是个有女朋友的人,这方面他觉得还是能说几句的。
看阿笠博士还有些不自信,光佑就又说:
“博士,自信点,昨天你不是表现的挺好的么?”
“保持这种状态,回头约她出去。”
“可以按照我说的,也可以你自己想。”
“她对你有好感,这是你最大的优势。”
“只要你做你自己,就可以了。”
和阿笠博士说完,光佑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
“毕竟,博士你也没什么别的优势了。”
就站光佑身旁的小哀听见后,忍不住轻笑出声。
“笑什么,这是实话。”
笑着调侃了一下后,光佑就对阿笠博士说:
“博士,虽然吧,你形象条件确实不是很好,但你人还是很好的。”
“约会的时候别想太多,别刻意去做某事,做你自己就好了。”
“好好好。”阿笠博士连忙点头,“我知道了。”
“博士,你现在其实就能去发短信,和芙莎绘阿姨约个时间。”光佑提醒道。
“现在?”阿笠博士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只是提前约个时间而已。”光佑解释道,“这样的话,芙莎绘阿姨也好安排她的时间。”
“哦,原来如此。”阿笠博士点点头,应下后就说,“那我去给她发吧。”
“嗯。”光佑应了一声。
在光佑的鼓动下,阿笠博士回房,开始纠结该怎么开口。
是用“在吗?”、“忙不忙?”打招呼,还是直接说正事。
他的纠结光佑并不是很清楚。
此时的光佑正在和小哀聊天。
“小哀,下午我出去一趟。”光佑洗着碗,和小哀提前打声招呼。
“你早上已经说过了。”小哀抬眸看了光佑一眼,回答道。
“再说一遍。”光佑回应。
其实他本想问小哀:
“不问我出去是要做什么吗?”
但想了想,这种显得太过刻意,就差写上“有计划”这几个字了。
隐约能猜到光佑心思的小哀并没有戳穿,也没有问。
她把洗好的碗放到一旁,说道:
“你有事要出去的话,其实没必要和我说那么多遍,一遍就好了。”
“我又不是不相信你。”
“难道你还能出去勾搭别的女生么?”
“这倒是不能。”光佑果断否认。
从现实出发,比小哀漂亮,脾气比小哀好的女生肯定有,而且不少。
如果说光佑想去追,那肯定能追的上。
毕竟无论是形象条件还是经济条件,他称不上顶尖,但绝对不差。
但谁让小哀把他整颗心都牢牢占据了呢?
“那不就好了。”小哀一点都不急,她说,“而且就算你有这个想法,凭你现在这个情况,也没人能看得上你。”
“除非你对步美那种小女孩有想法。”
“怎么可能…”
还没等光佑说出口,小哀就用不屑的目光撇了光佑一眼,说:
“萝莉控。”
“喂!”光佑连忙反驳,“我才不是什么萝莉控呢!”
“呵呵~”小哀不带感情的笑了几声。
“真的不是!”光佑知道小哀是在开玩笑,但还是在为自己正名。
“我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就是以现在的样子见啥吧?”小哀突然转移了话题。
“是啊。”光佑点点头,“表面上来看,我们两个确实是那一天第一次见面。”
“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好像你就喜欢我。”小哀想着当初,说道。
“是啊。”光佑没有说实情,反正说了也不信,他就顺着小哀说了下去,“一见钟情。”
“但当时我就已经是小学女生的样子了吧?”小哀淡淡的说了一句。
意思不言而喻。
听出了弦外之音,光佑想要反驳,但一时间想不出反驳的点。
于是,光佑干脆破罐破摔。
他先用毛巾擦干手,然后走到小哀身后抱住她,对她说:
“不装了,小哀你说的没错。”
“我就是萝莉控,准确的说应该是萝莉哀控。”
“反正你什么样子,我就控什么,不行啊?”
厚脸皮让光佑说这话时脸色都没变一下。
但小哀可没这么厚的脸皮。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她听到这句话时,脸色因为害羞而变得微红。
同时她也因为光佑这种“我承认我是,你能把我怎么办”的厚脸皮态度,轻笑了几声。
“笑笑笑的,笑什么笑?”光佑强忍着笑意,故作不满的说道。
“啊啦,只是第一次看到脸皮这么厚的。”小哀忍不住吐槽。
“多谢夸奖。”光佑一点都没把这个当做吐槽。
“脸皮真是厚。”小哀唇角微微上扬,却还在吐槽。
“还有更厚的。”光佑说完就把头凑过去,亲了下小哀的脸颊。
“行了,快去把你那几块碗洗了。”小哀故作嫌弃的催着光佑松开,“步美她们还在呢。”
“那等她们走了再继续。”光佑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小哀看向光佑,语气中不带着一丝感情。
“我说,等她们走了之后也不继续。”光佑瞬间从心,改口说道。
“快点洗吧,你不是还有事要去做么?”小哀本就是装出来的,没想和光佑计较。
“嗯。”
和小哀开好玩笑,光佑应了一声,就松开小哀,继续收拾厨房。
收拾好厨房,光佑就和小哀又去沙发上坐着聊了一会儿天。
看时间差不多了,光佑就和小哀道了声别,推门离开了。
乘坐地铁来到银座的一家咖啡厅,光佑先在角落找了个空位坐下,点了一杯果汁和草莓蛋糕。
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光佑就一边吃点心,一边用手机上网冲浪,等到时间。
草莓蛋糕吃到一半,咖啡店的门被一个背着包,高中生模样的男生推开。
男生环视店内,看见光佑后,他就径直走到光佑对面的位置坐下。
坐下来之后,男生没搭理光佑,也是先点了杯果汁,然后在服务员有些奇怪的目光中说了一句:
“记他账上。”
服务员目光在两人扫了一眼,有些奇怪这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要让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买单。
但见光佑也没异议,也就说了声“请稍等”,然后便去准备了。
“很准时啊。”光佑抬眸看了他一眼。
男生点点头,说道:
“那肯定的啊!”
“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我黑羽快斗是肯定会准时到的。”
是的,和光佑约好的人就是黑羽快斗。
之前光佑就联系了黑羽快斗,让他帮忙准备一样东西。
直到昨天,黑羽快斗才准备好。
准备的其实是一样小东西…也可以说是大东西,但也并不难准备。
主要是得等,二缺黑羽快斗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本来光佑就是计划在这段时间里能准备好就行,但现在看来,黑羽快斗的办事速度还是很快的。
“都搞定了吧?”光佑吃了口草莓蛋糕,眼底藏着一丝期待,问道。
“当然都搞定了。”黑羽快斗点点头,很是自信,“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怪盗…黑羽快斗!”
“差点自己把身份说出来了。”光佑调侃道。
“口误而已,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黑羽快斗立马转移话题,以此掩饰他刚才的口误。
他问光佑:
“你已经决定这几天了?”
“啊,是啊。”光佑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几天了。”
他有些等不及了。
“要不是晚上我得陪青子去看电影,我都想过去凑凑热闹。”黑羽快斗感觉有些可惜。
“你去干什么?”光佑白了他一眼,很不客气的说,“你还不如好好陪着青子。”
听见光佑的话,黑羽快斗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那我带她一起去。”
“…”
仿佛是妥协了一般,光佑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语气柔和的说道:
“如果你真的要去,我一定会专车接送。”
“这怎么好意思?”黑羽快斗还以为就是表面意思。
他摆摆手,说道:
“没必要那么客气,我和青子坐电车过去就好。”
“你还真当真了啊?”光佑冷笑两声,给黑羽快斗解释了一下,“我用轮椅来接送。”
这下子黑羽快斗明白光佑意思了。
他再次摆摆手,说道:
“算了算了,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还是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话说的有点狠,光佑就连忙表示了下歉意:
“抱歉啊,话说的有点过。”
“没事,我知道你情绪比较激动。”黑羽快斗表示理解。
若是换位思考,他也不一定能保持冷静。
喝了口果汁,光佑稍微平复了下内心,随后他解释道:
“主要是因为这事儿比较特殊,我都不大想让别人知道,更别说让人去观众了。”
“我理解。”黑羽快斗再次表示他并不介意。
他说:
“只能祝你顺利了。”
“肯定能成功,我有信心。”
其实很有信心,不过他还是有些紧张,他说:
外星操作系统 球胖子
“但毕竟是那么大的事情,还是有些紧张。”
“我懂!”黑羽快斗对光佑挑了挑眉。
没再多聊他的事情,光佑身子前倾,问黑羽快斗:
“话说那么多了,东西呢?”
这时,服务员把黑羽快斗刚才点的果汁端了过来。
“您的果汁,请慢用。”
“谢谢。”黑羽快斗道了声谢。
他没等服务员离开,就对光佑说道:
“东西在我包里呢,等会儿给你。”
“行。”光佑点点头。
两人的对话就像是加密了一般。
在服务员的耳朵里,两人的对话听上去有些可疑。
就像是电视里那些黑社会谈某些见不得光的交易时的对话。
不过,服务员也没觉得光佑这么一个孩子,和这个看上去很阳光,帅气的高中生是什么暴力团的成员。
她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两人一眼,礼貌性的和两人说了声后,就转身离开。
看着服务员离开,黑羽快斗开玩笑般的问光佑:
“你说我们会不会被当做暴力团的成员?”
他感受到了来自服务员的奇怪目光。
想想两人的对话确实给一种不法交易的既视感。
他才这么问的。
这个问题不是光佑该担心的,他回答道:
“就我们这样子,就算我们说是,人家估计都不信,还都会觉得我们在开玩笑。”
玩笑开好,该说正事。
对于那样东西,光佑到现在还没看到过,他既好奇也期待。
他便对黑羽快斗说:
“行了,快斗,你把那样东西给我吧。”
“我都还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呢。”
“和你之前说的差不多,应该都符合你的要求。”
话是这么说,但黑羽快斗还是给光佑先打了一剂预防针,他说:
“不过,你都是说的,没有图片,我尽力帮你找符合你要求的,但要是和你预想的有差别,那你可别怪我。”
“放心吧,怪你干什么?”
闻言,光佑先让他安心,然后对他说:
“无论东西怎么样,你能帮我找,我就已经很感谢了。”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这东西,是我这个人。”
“这些就不说了,回头有空,我再请你和青子吃大餐。”
“那就先谢谢你了。”黑羽快斗“嘿嘿”的笑了几声后,就问光佑,“不过,要不然下次你下厨吧?”

0p7o1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起點-第1232章 各位明天看(四千字修改中…)推薦-eiffb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还是一样,多的就不说了,各位先攒着,上一章一点前应该可以搞定,昨天弄到六点,现在时间全乱了…淦…)
(四千字修改中,各位可以在这儿留条评论,让我知道一哈,章节内容可以先养着,过几天到一月份,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明天好像大降温,各位注意身体,别学我熬夜,整个人现在都恍惚的。)
“好。”
应了一声,柯南就坐到书桌前,打开便当盒,吃起了馄饨。
而光佑就站在书架前,翻看着他手上那本有关于设计类的书。
他之所以特意把馄饨打包拎过来,而不是喊柯南过去吃,就是因为想待在工藤家的书房里。
无论是侦探,还是推理作家,各个方面的知识都得要了解一些。
他想要看有关设计类的书,就不用跑老远去米花图书馆,到工藤宅的书房就能找到。
无论是什么类的书,在这里基本都能找到。
肯定没图书馆全,但每个类型的基本都有那么一两本。
他手上这本书不是很厚,图片还比较多,所以看的比较快。
看完手上这本书时,柯南才刚吃完馄饨没几分钟。
“你要看的话继续看,我先走了。”
把书放回书架,拿上空的便当盒,光佑和柯南说了一声,就准备离开。
见光佑转身要离开,柯南有些诧异的问:
“你就是特意过来看书的?”
“是啊,不然呢?”
回答完,光佑目光奇怪的上下打量柯南。
他突然想到什么,就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会是对我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了吧?”
“虽然我对这类人没有偏见,但我要声明,我的取向很正常。”
“我知道我人好,长得帅,厨艺高,可我们两个之间是不可能的,你还是早点放弃吧!”
“…”
“谁会对你有想法啊?”
“我取向也很正常的好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
为自己反驳完,柯南情绪仍然有些波动。
“你表面确实是异性恋,可内心谁知道呢?”光佑又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说出了这句话。
无语的叹了口气,柯南没和光佑争论这个。
他也知道光佑是在开玩笑,所以没必要和光佑争论,就解释了下:
“我刚才是以为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谈呢。”
“所以看你这就要离开,有些奇怪,于是就问了一下。”
“硬要说事的话,也不是没有。”光佑思索了下后,对他说道,“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
明星爹地请认账
“什么事儿?”柯南问。
“回头我可能会来你家书房借书,先和你打声招呼。”光佑回答道。
“就这?”
“嗯,就这。”
给出肯定答复后,光佑朝柯南翻了个白眼。
“你以为能有什么事?”
“我单纯就是想在书里找找灵感,看看能不能学点基础。”
“所以顺带帮你打包带过来而已。”
“好吧。”柯南点头回应后又说,“你要来的话就来,别把书搞坏就行。”
“放心吧,不会弄坏的。”
给柯南为了颗定心丸后,光佑就拿着空的便当盒,离开了工藤宅。
这时候众人也都吃完了馄饨。
正在收拾的小哀见光佑回来,就停下手里的动作,用毛巾擦干手。
她戴上隔热手套,拿出一直放在锅里用热水保温的那碗馄饨,又拿了勺子,一起摆在桌上。
“你喊别人吃,可自己都忘了吃。”
坐在桌前,看着桌上那碗还在冒着热气的馄饨,内心涌过一股暖流。
他笑着对小哀说道:
“没事,我不是很饿。”
“不饿也得吃,自己都不注意。”小哀用教训的口吻对光佑说。
“这不是有你么?”光佑勺起一个馄饨,吹了吹就放到嘴里。
“斯哈~还有点烫。”
“慢点吃。”小哀有些无奈的说道,“没人和你抢。”
“主要我做的好吃,等不及了。”光佑“斯哈斯哈”的咽下嘴里的馄饨,回答道。
“要是你不担心被烫到,就继续这样吧。”小哀看了光佑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她把脱下来是隔热手套放回原位,继续洗碗收拾。
看着她在厨房里忙碌,自己在吃东西,想起两人刚才的对话,光佑有一种婚后生活的既视感。
“小哀,白天我要出去一趟。”光佑吃了几口馄饨,就和小哀说。
“嗯,知道了。”小哀觉得光佑今天出去和瞒着她的那件事有关,但她仍然没有问。
直到现在光佑也还并不知道小哀昨晚注意到了那通电话。
吃完馄饨,帮小哀一起收拾完厨房,光佑就和小哀坐到沙发上休息。
这两天小哀都是放假,所以不用去研究。
她躺在光佑怀里,看今天早晨刚到的新一期时尚杂志,时不时和光佑聊几句。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光佑就没走,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哀。
虽然小哀的长相也不会突然一会儿这副模样,一会儿变成那副模样。
“风景”没发生过变化,可光佑就是看不腻。
而小哀也习惯了光佑这种直勾勾的目光。
两人刚在一起那会儿,被光佑用这种目光注视着,她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不是不喜欢,而是有些不好意思。
现在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她除了开心之外,还想让光佑只能这么看她。
合上杂志,小哀抬起头对上光佑的目光。
她知道答案,却还是故意问光佑:
“你这么一直看着我,就不感觉无聊么?”
“不啊。”光佑笑了一声,反问小哀,“为什么会感觉无聊?”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为什么会感觉不无聊?”小哀再次反问。
“…”
“这么来回丢就没意思了。”光佑笑了笑,没再丢回去,他说,“因为对象是你,所以不无聊。”
抱紧小哀后,光佑又说道:
“有时候我其实是看着你,想象着未来。”
“想象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八十年、九十年后,我们的生活。”
“除此之外,我还在想我名字。”
“名字?”小哀看着光佑,“你的姓名么?”
“嗯。”光佑点点头。
由于他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姓。
知道光佑嘴里的“未来”和她有关,小哀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是关于结婚的事情。
结婚后,她就得改成光佑的姓氏。
可光佑没姓,这就有些尴尬。
所以她以为光佑就是在思索这件事。
等等…
结婚?
结婚!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小哀后知后觉的脸颊一红,露出羞涩的神态。
“你这妮子想什么呢?”
看着羞赧的小哀,光佑有些不解,也有些好奇。
“没什么。”
稍微整理了下情绪,小哀故作不经意提起一般的问道:
“对了,你以后要给自己去个什么名字?”
害羞归害羞,小哀还是想知道以后她可能会改成什么名字。
毕竟关系到她以后的名字。
“我的名字?”光佑摇摇头,“现在我还没想好呢。”
取名这种事情要么是随意取一个,比如张三李四什么的。
要么就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含义。
最典型的就是柯南的名字。
全名江户川柯南,姓氏取自江户川乱步,名字取自柯南·道尔。
取这个名字一是因为当时柯南就在书房里,二是太急了。
他就收到江户川乱步的影响,加上他最喜欢的推理作家的名字组成了这个一个听起来有些怪的名字。
随意取一个不难,姓氏那么多,随便选一个都行。
但名字这玩意儿以后可能得跟一辈子,很多地方都会用到。
他还不想那么草率的定下来。
反正现在还用不到,他准备在这十几年里慢慢考虑,也可以和周围的人讨论一下。
比如以后和小哀讨论一下他应该取什么姓氏。
姓氏这种东西并没有一个局限的范围。
他并不是一定要在目前已经有的这些姓氏里挑选他喜欢的,完全可以凭空创造一个。
只是这个更耗费脑细胞。
不过没事,慢慢考虑,
回答完这个问题,光佑有些奇怪的低头看着小哀。
他问道:
“话说回来,小哀你的脸怎么红了?”
想起刚才在她脑海中不停盘旋的想法,小哀从光佑怀里做起来,尽力冷着脸,重新翻开杂志,说了一句:
“因为刚才被你抱的太紧。”
她才不可能和光佑说,她脸红是因为想到以后两人结婚,还脑补出了许多婚礼的画面。
性格傲娇的她,果断的就把锅甩给了光佑。
这种理由显然不足以让光佑相信。
他没有问小哀,而是自己思索起来。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沉思中无意的,在思索时,光佑还小声的讲出他脑海中的想法和猜测:
“先整理一下思绪。”
“是否无聊的话题可以跳过,应该是从我说的那段话开始。”
“看人、想象未来、想我的名字…”
“之后好像就脸红了。”
这三者和脸红之间没什么联系,光佑还没搞懂,于是就继续往下推:
“未来只是提了一下,名字聊得比较多。”
“也就是说很可能是因为我的名字。”
“可为什么说到我的名字就会脸红呢?”
“我也不可能去取一个少儿不宜的名字啊,这有损我的形象。”
“是因为名字和某件事的联系?”
“哪件事要用到名字?”
“上学、保险…”
“不对不对,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脸红。”
“还有…”
就在这时,小哀用自己的方式打断光佑的思路。
她“啪”的一声合上杂志,脸颊红润,表情却很是冷。
从沙发上站起身,留下一句“我回房间”后,便往楼梯走去。
“这妮子…”
放下刚才那件事情先不去想,光佑连忙起身跟上小哀。
“小哀,你怎么了?”
闻言,小哀目光平静的看了光佑一眼,没说话。
“是我做了什么事情么?”光佑还很疑惑。
他仿佛是真不知道他刚才把心里的话都讲了出来。
“你自己心里清楚。”
说完这句话,小哀就加快脚步,走进房间。
跟在后面的光佑还没来得及进去,小哀就把门给关上了。
“咔哒。”
她顺带还把门锁上了。
这让光佑很是不解:
“这妮子怎么了?”
“刚才我有说什么话么?”
“像是在生我气,可又脸红,像是害羞。”
他搞不明白,只好感叹:
“女人心,海底针。”

他并不知道,在小哀走进房间,把他关在门外之后,就收起了表面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
红着脸躺到床上,小哀把手臂搭在额头上,小声的自语:
“笨蛋!”
“平时挺聪明的,怎么现在就那么笨呢?”
本来她想装镇定,继续看杂志。
可光佑就在那儿猜她为什么脸红。
猜就猜了,为什么还要当她面讲出来?
虽然可能会被光佑猜到原因,但只要光佑不说,她不知道光佑知道,那这件事就没有暴露。
这种行为就是典型的“掩耳盗铃”,自己给自己一点心里安慰。
但这也总比说出来好啊!
“光佑这个大笨蛋!”小哀娇嗔了一句。
害羞的小哀拿起床头的玩偶。
她把这个光佑送给她的玩偶当做光佑,双手不停揉捏着撒气。
其实她并没有不满,更没有生气。
那一点小情绪只是她之前想的那些会被光佑知道并且说出来,她因此很害羞而已。
用玩偶撒了会儿气,小哀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她脸颊上仍然浮着一层红晕,想起刚才那些让她害羞不已的画面,浅淡的笑意在她唇角扩散。
现在想起那些画面,她仍然是有些不好意思。
就像是想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但同时,她也很想看这些画面。
就像是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之后,却控制手指分开,露出一条缝,以此来偷偷的看。
说心里话,她有些期待她和光佑是男女主的婚礼。
试问,有哪个女生不期待自己身穿洁白、圣洁的婚纱,和自己喜欢的人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呢?
她也是个女生,而且是个恋爱中的女生,期待也实属正常。
以前没有这想法一是没遇到合适的人,二是因为她的身份原因,她不觉得会有这么一天。
能正常生活就已经是极好,怎能奢求其他?
现在好了,遇见了光佑,她们两个的感情也逐渐升温。
等到了时候,她们肯定会踏出这一步。
她也有了期待的资格。
就像是把玩偶当成了光佑,小哀“rua”了两下后,就把它放回床头。
而她自己,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要取什么姓。”
“以后有机会找他讨论一下,我可不想以后改成不好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