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上邪亂 txt-第一百一十章 難過到心碎熱推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瑾儿,放下,你在胡闹什么!”
谁都没有料到岑乐瑾的脑袋瓜子会这么快就戳破了部分被掩于黄沙之下的秘密。
而令南歌更为压抑的是,她居然,拿自己的性命逼他,道出真相。
“说,不说?”
她绝望地看向南歌,没有朝符半笙瞧过一眼,哪怕是余光都没有扫过。
言情小說 上邪亂-第一百一十章 難過到心碎閲讀
“瑾儿,你别冲动……”
南歌觉得马上就要失去她了,完全不舍得对她严厉斥责,用着最怂的口气,说着最无力的话。
“南歌,你告诉我,昆仑派是不是有秘术可以救活亡灵,但却会夺走最美好的记忆?”
如果瞒不下去了,南歌更愿意是由自己告诉她一切,而不是其他人。
“有这么个传说,我没见过。”南歌不否认昆仑派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对从未亲眼见证的事情也没有妄下定论。
“你骗我,对不对。”岑乐瑾的眼眶湿润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在不停打转,似乎被一个直击心灵深处的事实砰撞到溃不成军。
他怎么可以骗我……
连哥哥也骗我……
岑乐瑾又一回想起南歌轻车熟路地进谷,原来从前练武的时候就经常走的道,就算闭着眼睛也不可能走错路的。
所以,在那个法阵里,他竟是故意设下陷阱引起入局。
呵呵,岑乐瑾一想到此,浑身上下就如同被剥了好几层肌肤一样灼烧撕裂的痛。
“我没有……”南歌的辩解尽显苍白,貌似她认定了什么,不论他再怎么解释都是枉然。
“瑾儿,还是先回去吧。”
符半笙突然走到她跟前准备夺下凶器,不想岑乐瑾竟然硬生生把匕首戳进了肩胛骨那里,她甚至放言道:你们再走近一步,我便往心脏那里捅一刀子。
“你放下刀,我都告诉你,好不好?”南歌卑微地乞求岑乐瑾不要伤害自己,她身上每一处疼痛,都会让他心如刀绞乱如麻。
“赵玄胤,很多事情,她不应该知道的。”
尽管不知道南歌会告诉岑乐瑾什么事,但隐约猜得到极有可能是关不凤鸣渊和绵山谷背后的人。
譬如:沈清荷、如霜长公主、荣王、武烈、覃芊、岑北渊……甚至,是昆仑的了寂掌门。
“符半笙,还轮不到你替我做主!”
岑乐瑾恼了,以前邱一色习惯性为她打点好一切,可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又多个哥哥恨不得把以后的每一步都安排好,皆时又能怎样?
她现在,本就不信什么因果报应。
娘亲那么温婉动人,为什么殉情无果还要被关在昆仑派长达十五年之久。
娘亲离她明明不算远,可要不是替南歌找药,这辈子或许都见不到她。
可又或许,这辈子娘亲都不会受伤害。
岑乐瑾不由得感叹,是不是我的执念,害死了唯一的亲人。
覃芊惨死在女儿的面前,只换得那一抹如血的红色。
“岑乐瑾,你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你,毕竟你我不是同一个父亲所生。”符半笙也是被她气昏了头,居然毫无顾忌地道明自己的身世。
非……同母异父的哥哥?
岑乐瑾下意识想到了一个人叫武烈,昔年就是他和覃芊传的沸沸扬扬,可岑北渊仍是顶着满城风雨娶了她。
“我的父亲……是?”岑乐瑾颤颤巍巍的声音暴露了心中的不安和忐忑,她真的好怕,好怕他说出“武烈”;她的担心和仓皇,在南歌面前展露无疑。
“是岑北渊。”说话的是南歌,百分百的肯定,岑乐瑾尊重的大石算是落地了。
“可以,放下了么?”南歌始终温柔地和岑乐瑾沟通,他不忍,也不愿再对她用强了。
而去,刀刃是那样的锋利,一个不留神便会鲜血淋漓。
岑乐瑾恍然大悟:若自己的生父是岑北渊,那么毫无疑问,符半笙的生父必然是武烈。
可南歌此刻的眼中哪里还有别人的存在。
什么杀父仇人,什么仇人之子,南歌都可以不管。
他只要,她平安喜乐。
“为什么,你是他的……儿子。”
岑乐瑾不论如何都不愿意面对最依赖的娘亲,竟是真的和武烈有一段不堪情史,而且,还有孩子。
而他们的孩子,竟然喊了她快一年的妹妹。
呵呵呵,何其讽刺……
“瑾儿,跟我回去,好不好?”见岑乐瑾长久陷入沉默,南歌也只好放手一搏,强行夺过那把匕首,起码不要伤了自己。
“小心!”
说时迟 那时快,匕首即将切开她喉咙的前一秒,南歌抢了过去,一个不留神,竟是直直横插在他右手肘中下处。
鲜红的血迹汩汩渗透他的袖口,岑乐瑾不由失声叫道,怎么会这样?
她不是故意的,刚刚一个回身甩开怎么也没想到会伤了南歌。
岑乐瑾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看他再受伤了,她九莲妖有多难捱,蚀骨散就有多煎熬。
“你怎么样,我们回去吧。”
南歌忍着痛借内力撑在原地,瞥见她眼中的担忧和内疚,只得硬着头皮挤出一丝笑意,“瑾儿,有没有,受伤?”
他不是不在意自己,只是更在乎她罢了。
岑乐瑾拼命摇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流淌着的血液,心碎了一地却不能发泄出来。
“帮我。”
岑乐瑾啜泣地恳求符半笙帮自己架着他回去,毕竟以一个女子的力气,是几乎不可能将南歌扛回望蓉园的。
“可 现在望蓉园,已经不能住了。”
符半笙和肖尧就是在望蓉园亲眼看见武烈的人手是如何一步一步霸占着本属于朔王的宅邸。
“那怎么办?”
关键时刻,岑乐瑾倒忘了自己也是个医者,熟读各类医典和药典的江湖大夫,消毒缝伤口这种事情,还是小菜一碟的。
“在这里治吧。”伤者不宜移动的道理,符半笙可没忘。
“没药,疼都能把他疼死。”岑乐瑾满眼的于心不忍,要说研制麻沸散,也得要原料。
但,这里是个实打实的酒楼,除了厨房会有有效的中草药,别的地方连条缝儿可都没。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上邪亂 愛下-第一百零五章 我的就是你的 你的還是你的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齐骥的脸色愈发难看,断然没想到区区一个不受待见的闲散王爷竟有胆量来干涉他“搬黄金”的自由。
令齐骥更感意外的便是:云京城都在传闻朔王娶了个不着调的夫人,倒不是什么见识浅薄的怯懦之人,恰恰相反,她眼界开阔颇具胆识。
其实细细一打量,林家小姐不过是仗着出身不错。
论样貌,两人各有千秋;
论才学,这位女子不见得一定会输给林娢音;
论宠爱嘛,明显这女子更胜一筹。
任凭“林娢音与赵玄胤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在云京传的是沸沸扬扬有理有据的,却没有一人亲眼看见朔王和林娢音手牵手走在大街上,肆无忌惮地撒糖吸睛。
“你就是抢了林姑娘主母位置的那个女人?”
“嘴巴放干净点!”
没等岑乐瑾开口,南歌倒是先维护了起来。
什么叫“那个女人”,南歌从来都没打算让林娢音当主母。
人氣都市小说 上邪亂 ptt-第一百零五章 我的就是你的 你的還是你的讀書
岑乐瑾发自内心感到了幸福,这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力证她的重要性。
不是说说而已,不是为了面子,是一种从心底最深处涌发的爱意。
“呦呵!”齐骥不屑地讥讽南歌,“姑娘你可知眼前的这位王爷到底有什么来头?又可知他在云京的那些花红柳绿的朵朵桃花?”
看出伉俪情深是一回事,要不要挑拨离间又是另一回事了。
就好比,你不喜欢一个人和要不要杀他是一个性质。
岑乐瑾稍有迟疑,朵朵桃花……除了林娢音和柳青青,难道他还有其他女人?
南歌往右一瞥,低声说道,瑾儿,我发誓没有别人,这辈子没有,下辈子没有,下辈子也没有,下下下辈子也都不会有。
“呵呵,看来你们夫妇二人不是那么亲密。朔王,要我说,还不如继续跟林娢音来往,起码林御史你的准岳丈会给你不少方便。”
南歌冷冷道,不需要。
“什么方便?说清楚一点。”
岑乐瑾不想什么都被瞒在鼓里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翻开一些旧事,为什么要错过呢。
“瑾儿,我们不是该拿回属于你我的黄金?”南歌向来主次分明,哪里肯让岑乐瑾这么快就着了别人的道。
可有些东西,女人就是很在意。
路边的野花野草、墙壁上的山水画,以及一个香囊,都足以让深爱的一方不能自矣。
但是这次,赵玄胤没能拦下岑乐瑾。
齐骥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投到二十余箱黄金那里。
要钱?这么多钱?
岑乐瑾无异于拿身上的一块肉换一些轻如草芥的信息。
“诶,都是为夫的错,咱回去吧。”
南歌依着褚仲尼和赵玄祯两位老师传授的经验,凡事先认错,有理也别争,说最软的情话,暖最爱的人。
不成想,正是他略带忧伤的口气成功刺激到了岑乐瑾。
“我要听真话,然后这些金子你就可以全都带走了。”岑乐瑾一声令下,看管金银山的暗卫和金银山的主人南歌皆是不约而同惊掉了下巴。
“不可以!”
南歌和暗卫脱口而出,这些黄金可是凤鸣渊的军晌啊!也是维系朔王府开支的私人钱庄,岂可由他个齐家人一下子拉走这么多。
“你看,不是我不想说,主人家还没点头不是吗?”
齐骥逮着条缝就插针,恨不得岑乐瑾一发话南歌立马怂得跟瘪三一样。
“这金子谁的?”
“当然是朔王的!”
“当然是你的!”
南歌狠狠地瞪了管事的一眼,遂又柔声道,其实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瑾儿你说对不对?
储仲尼和赵玄祯又一箴言便是:她说西你绝不能往东,她朝北你绝不能向南。所谓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妇唱夫随。
南歌问,不是“夫唱妇随”?
二人答曰:非也。是你心悦于她,须得先折腰,方可换得细水长流,才可爱如东海情比南山。
南歌皱眉,你们这么没文化,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岑乐瑾憋住笑意,倒是以前没觉得南歌这么会哄女孩子开心,今儿个算是大开眼界。
齐骥更是赞同,只听说冷面朔王不染红尘不善言谈不喜多话,有生之年竟然还能有幸见着各种吹捧女子的活的赵玄胤。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上邪亂笔趣-第一百零五章 我的就是你的 你的還是你的相伴
“我再问一遍,金子是谁的?”岑乐瑾又高声问了一次。
管事的经一次“眼神杀”后,毕恭毕敬地抱拳称道:自然,都是夫人您的。
南歌脸上露出了姨母般的和蔼可亲,缓缓牵起她的手,温柔地看她,心情非常愉快。
岑乐瑾也是回以灿烂的微笑,得意地告诉齐骥,说吧,我可以做主的。
这女人……
齐骥只觉得后脊梁骨卷来丝丝凉意,不知这莫名的威慑力从何而来。
“朔王,您看我这是……”
夫人自称自己能做主又如何,在齐骥印象中,没有过人能做的了他的主,连以前的长公主和覃芸都不例外,凭什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可以了。
“她问什么,你就说什么。问题答完了,她满意了,你们就可以走了。”熟知官场风气的南歌自是一眼看穿齐骥的犹豫不决,于是放了话再次确定岑乐瑾的可靠性。
其实南歌早就做好了万全之策:一进入金银山的范围里,南歌一个眼神就传递下去,把守的暗卫们纷纷藏好了地方,等齐骥几人出山前杀个措手不及。
“王爷,居然这般宠妻?”
齐骥一直认为男人之间的纷争女人不该趟这趟浑水,甚至是女人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去干涉。
朔王倒好,不但先搅浑,而且还让个婆娘出面。
南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笑,你没娶妻,不懂。
说得齐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太不是不想娶媳妇儿,还不是因为有心人特意将他有家族遗传病的消息泄漏出去。
短短半日,来齐骥家退亲的媒婆和女方家差点挤破了门槛。
还好,最紧急的赶在三日后的婚约双方友好提前结束。
为此,齐骥被齐连嫌弃了整整五年。
直到四年前才委以重任,派他到濮阳城看着那间酒肆。
直到去年下旬,齐骥又接了密函来这宝黛坊开始新的盈当。
这不才五个月不到,齐骥“不幸”遇到了朔王和他的女人。
要说幸运倒也没错,这么多金子够他挥霍一辈子了。
要说不幸倒也不假,摊上这么个王爷想平平安安都难。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上邪亂-第一百零二章 討好她閲讀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彼时年幼的南歌,心中没有别的念头,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在他决定养精蓄锐推翻武烈的时候起,可以说彻底划上了句号。
而后某年某日,他发现覃芸并非是简单藉由说是因为家姊背叛荣王才来这,其实她更有一重身份那便是武烈的细作。
心甘情愿、不求回报的那种,南歌不懂什么究竟经历了什么覃芸居然宁肯背弃家门也要站边武烈。
毕竟,覃门双姝,一个温婉端庄,一个潇洒恣意。
两姐妹虽然年纪相差五岁,可感情是极好的,一度成为整个天朝兄弟姐妹羡慕的对象。
南歌发现覃芸是武烈的人后并未立即着人下手,只是不动声色地一点一点剥夺她手里的实权,又去物色端木良渐渐接过管事权。
本来距逐覃芸出去还有大半年,岑乐瑾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本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到底是谁,覃芸直接提供了方向,顺藤摸瓜下去,诸多往事浮于水面日益清晰。
岑乐瑾,三个字赫然印在他心上。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上邪亂-第一百零二章 討好她鑒賞
他起初不知要如何留下她,用了最愚蠢的方法……
好在,她如他所期望的那般勇敢,没有轻易倒下。
“瑾儿,你还在,真好。”
南歌牵着她的手走过每一块青石板,突然在一处巷口停了下来。
“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希望我在?”
南歌由衷佩服自家媳妇的理解能力,实在是望尘莫及,亦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喜欢她哪一点。
“要是那天知道我会对你难以自拔,怎么也把九莲妖用在覃芸身上。”
南歌带着几分愧疚和歉意,仍是说得不以为然。
“哼,我还以为王爷会说自个儿用呢,”
南歌看了眼岑乐瑾,眼中的山河胜过他见过的一切风景。
一生一世一双人,徘徊在悠长悠长的小巷,南歌忽而又浮起和岑乐瑾归隐田园的画面。
“瑾儿,我在你心中就这么……”南歌一时间竟找不到一个很恰当的词语形容自己,说下作或无耻?
不行,身为皇室子弟他绝对不可这般自降身价。
“这么不要脸?”
南歌不说,有人替他接话。
而且,接的极为娴熟。
南歌沉声道,我是你相公,你注意点。
岑乐瑾路过一个摆摊,卖着的鼻烟壶甚是别致,顺手玩起来了,全然没有理会他说了什么。
南歌只觉得手里突然空了,定睛一看,竟是她主动撒开的,本准备高声喝道,却看到她专注于一简单的摊位。
他嘴角勾起一个很好看的弧度,遂加快脚步跟上去,阔绰地往那摊主面前丢了个金元宝,抓紧一只玉手,笑眯眯道,老板,全买了,够不够?
本来陈设简陋的摊铺上突然多了个金光闪闪的玩意儿,岑乐瑾和老板一致锁定目标,却听得他的声音。
岑乐瑾这时想到储仲尼昔日还说朔王府没钱,比不过齐国公府,怎么这会儿他这么大方了。
不过既然他愿意砸钱,她何不遂了心意。
老板一看到沉甸甸的金子,眼睛扑闪扑闪的,前头叫着“够够够,多谢老板!”,后脚就连忙装兜里,另又出几个布袋一一拾掇进去递给南歌。
南歌接过沉甸甸的鼻烟壶们,捧着笑脸拉着她愉快地并肩同行。
“你眼睛不看路看我做什么?”岑乐瑾走着走着瞄他一眼,他的目光直勾勾落在她脸上。
他上扬的嘴角唇齿微颌,轻声贴耳道,你在我眼中,谁也抢不走。
岑乐瑾听罢脸上又是一红,不知不觉南歌此刻已经成功化身为饱读情诗的撩妻高手,再三感叹是自己技不如人。
哪里有人想到冷面王爷会撒娇卖萌?
哪里有人想到克妻王爷会关怀备至?
哪里有人想到废黜王爷会云淡风轻?
不但是岑乐瑾想不到,连赵玄胤自个儿也都不敢相信那些浪荡之词出于他口。
脸红的姑娘羞答答地忽然停留在一处楼宇前,那是濮阳城最出名的胭脂水粉商铺,叫作宝黛坊。
不仅濮阳城的姑娘为之向往,更是云京的富家千金也为之心动。
原因仅有一个,便是顾客不论有钱没钱,只要愿意,可以通过任何一种方式拿走喜欢的东西。
比如:可以分期付清货款;表演一个才艺令大家满意;又或是打短工以结清……
等等等等,而这一点,整个天朝也就濮阳城的宝黛坊允许。
传说宝黛坊的幕后主人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只可惜没有一个人知道是谁。
岑乐瑾看着牌匾发呆,据她的了解,理应是个价值不菲的铺子 ,没想到来来往往的姑娘们穿着都极为朴素。
“喜欢就进去啊!”南歌不解她在担心什么。
“这儿价格会不会很离谱?”
担心什么,岑乐瑾还不是担心他没钱,万一自己今天一不留神,给他花的一文不剩,回去不还是她吃亏。
南歌眉头微蹙,沉声道,敢情你是觉得我穷?
岑乐瑾吐了吐舌头,本来没觉得你穷,但是有人说你不及齐国公府,刚刚你又砸出去一个金元宝,我现在想想你该不会把以后给我的零花钱都砸完吧。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上邪亂-第一百零二章 討好她分享
南歌翻了个白眼,夫妻既是同林鸟,基本的信任还是得有的。
再说,他当然晓得宝黛坊的主人是谁。
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燕王赵玄祯。
赵玄祯是谁,是他赵玄胤的哥哥。
普天之下,十个弟弟九个坑,赵玄胤也不例外。
岑乐瑾却不在意,后半句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南歌霸道地拽着她跨过门槛,一拳敲在柜台上,不卑不亢地道,掌柜的,把你们这儿最好看的粉黛钗环都摆上!
掌柜有幸见过赵玄胤的尊容,立马吩咐小二的赶紧把东西都端上来,更是拍马屁道,您随便看,随便看,有什么缺的尽管跟我说。
岑乐瑾却听得真切,他没给一点尊重,轻声道“你去忙吧,我不过是来取点东西。”
掌柜的眉头紧锁,忽而想到这位王爷喜怒无常、经常出尔反尔,自己又并没有接到主人的信,想来必是他借着身份要来讨债了。
可生意人哪里会这么好讲话,岑乐瑾听得掌柜皮笑肉不笑绷着个脸道,上头讲了,您不能看见什么就拿走什么。
毕竟若干年前,这个小子搬走了坊内的至宝:一尊全金的弥勒佛像,引的掌柜了足足被罚了十年的俸禄,直到去年才继续赚钱。

笔下生花的小說 上邪亂-第九十五章 她的敏感看書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我不会伤她,你知道的。”
肖尧对南歌防范意识早有准备,只是未料到会忌惮这么深。
“那是在你去鸢尾楼之前。”
南歌冷冷道,昆仑派于江湖的集合地他如何能不知。
光是储仲尼这个大嘴巴,想不知道都难。
“鸢尾楼,你怎么知道?”肖尧眉头紧锁,他还不知那里是昆仑入世的地方。
当然他根本不知道了寂伸出的援手实则是把魔掌近一步伸向岑乐瑾。
“我再说一遍,离她远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南歌冷若冰霜的表情是肖尧没见过的深不可测,内心竟有些许彷徨迷茫。
肖尧远远看向房中,似乎还有个男子在里头。
难道眼前的又是褚仲尼假扮?
“你不是赵玄胤。”肖尧试探性不理会,径自朝厢房那边走去。
“那你可以试试。”
南歌话音未落,一把星月剑直逼肖尧后脊梁。
这一剑要是刺下去,必然武功尽失,经脉尽断,是个不折不扣的废人。
“你再往前一步,命可就没了。”
南歌寒彻似骨的声音浇醒了怀揣侥幸的肖尧。
肖尧不禁感慨:你对她究竟是爱还是恨?
若是爱,至于这么扭曲畸形不让她接触任何关系密切的男子吗?
若是恨,至于这么保护起来不让她亲近外面的自然风貌和空气吗?
肖尧不明,南歌不说。
驚 世 毒 妃 輕狂 大 小姐
他们各自带着对同一人的期盼伫立于池塘旁,听取一片蛙声和蝉鸣。
“小瑾,现在可以说了吧。”
符半笙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榻上的女子。
“不想说。”岑乐瑾还是红着脸躲避问询,要如何与哥哥诉说圆房一事,太过直白说不出口,太过含蓄又听不明白。
“你不说我就出去揍他一顿。”
知妹莫若兄。
符半笙打看到二人独处的第一眼就料定岑乐瑾那是相当在乎这个男人。
彼时他二人虽没戳破那层窗户纸,但符半笙的直觉不会有错。
正如他第一次就觉得岑乐瑾和自己关系匪浅,虽不是同一个父亲,好歹是同一个母亲。
这一点上看,符半笙已很是知足。
“别!”岑乐瑾失声叫道,“他还有伤呢,你不可以……”
“我不可以什么?”符半笙故意沉声问她。
岑乐瑾其实比较担心符半笙下手没个轻重,万一要是她有了他的孩子,那岂不是这辈子都甩不掉那个拖油瓶了。
“不可以……”岑乐瑾嘴巴动来动去,始终很难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打断符半笙。
“嗯?”符半笙又轻轻咳了一嗓子。
“我不想守寡。”
岑乐瑾憋着老长时间也只吐露这五个字,言简意赅,泛红的双颊,符半笙浅浅一笑。
“就这?”
这口气和南歌几乎一样,岑乐瑾眨巴着眼睛望向符半笙,不禁心中感叹他们不是兄弟真可惜了。
“嗯,不然哥哥以为呢?”岑乐瑾倒吸一口凉气,不自觉抹去额头的汗珠。
“我以为,你是要给他生孩子,才……”符半笙说了开头没了结尾,岑乐瑾毫不留情喝止“谁要给他生孩子了!”
外头如同门僮一样的两男子,一个脸上写满了震惊和恼怒,一个脸上写满了欣喜和骄傲。
“看来,你没追到她。”肖尧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不少犹豫,毕竟一个女子这般娇羞的语气也是很正常的。
三寸人间
女子为母则刚,至于绵延子嗣什么的,那都是闺房私语,哪里会让不相干的人听去。
“我和她圆房了。”某人平平淡淡一句话,完全击溃了肖尧心中最后一道防线。
“你骗人!”
肖尧知道九莲妖未痊愈是不可以—可南歌竟然用强。
“不然九莲妖怎么会毒发?”南歌满不在乎地样子看着的确欠揍。
要不是肖尧早知道和朔王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这会儿说什么也拼尽全力打上一架。
“你!”肖尧气的鼻子都冒青烟了。
绵山谷最最受宠的小丫头就这么被牛粪糟蹋了。
肖尧除了惋惜痛心更是怒其不争。
“家门不幸!”肖尧低声狠狠道。
“大舅哥,你好生照看她,我先有要事去处理一下。”
只听南歌对着里头喊了句“大舅哥”,肖尧的面色愈发惨淡煞白。
“是谁?”
肖尧麻木地问他。
“符半笙,你见过的。”南歌没有给肖尧反悔的余地,不动声色一点穴,再轻轻一提衣领,叫来阮巡,人就给捆走了。
“他让我陪你。”符半笙对这个妹夫越来越满意了。
“听到了。”岑乐瑾淡定答道。
原来南歌就说有事要出去,是她拦住他才没去。
现在正好符半笙来了,南歌更有理由甩开自己吧。
岑乐瑾缓缓低下头,神色有些忧伤。
“你难过什么?”
“啊,没什么。”岑乐瑾似乎还不能确定南歌完完整整只属于她一人,林娢音的存在一直是两颗心连在一起的绊脚石。
“他喜不喜欢你,你心里很清楚。”符半笙一眼就猜中她的忐忑不安。
“嗯,他喜欢的…吧。”岑乐瑾没底气地回他。
“喜欢…吧?”
符半笙怀疑地看着岑乐瑾好几眼,她的父亲或是母亲皆是自信的人,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对自己没一点信心的女儿。
“嗯……”岑乐瑾声音都快赶得上小鱼吐泡泡了。
“小瑾,你能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
符半笙不忍见她这么颓废,只好给她打气加油。
“嗯…”岑乐瑾顿了顿,缓缓说道,“我对他,没什么信心。”
“为什么?”符半笙不解地问道。
“他对林娢音,真的没感情吗?我很难相信,家世好、长相好、身材好,南歌会一点都不心动。”
岑乐瑾极其认真地思考林娢音和南歌的种种羁绊。
“小瑾,有些话我想告诉你,可你听了不许生气。”
符半笙决定把自己调查的真实朔王全都告诉岑乐瑾。
一辈子最重要的是幸福。
“你说,我不生气。”岑乐瑾坚定地点头。
“他从没主动带过任何女子进朔王府或是望蓉园,也从没主动留宿任何一间花楼雅间,更是从没准过任何人躺在他的床上。”
这么说,她是唯一的例外?岑乐瑾现在心头的大石总算落地了。

uqgof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上邪亂笔趣-第九十四章 我所求只有她一人-6g827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望蓉园某处的阮巡,却是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揉了揉鼻子,眼珠子一溜便知是性情大变的主子又说了什么。
符半笙隔着老远,敏锐的洞察力嗅到岑乐瑾的异常。
如果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赵玄胤还传个狗屁的密令,更不会让他潜入皇宫和武烈打交道。
“你俩这么看我作甚?”
南歌一番指桑骂槐过后,不敢直视千里迢迢赶来的二人,尤其是大口喘着粗气的燕王。
“玄胤,你这是惹了什么样的祖宗?”
其一,赵玄祯重见天日的第一个人,便是符半笙,一个江湖人竟能自由出入皇宫;
其二,赵玄祯从云京奔赴濮阳城,沿途驿站补给充足,所遇官吏皆是笑脸相迎恭敬有礼;
其三,赵玄祯还思忖着究竟是什么缘故令他快马日夜兼程,到了望蓉园才又是一脸惊讶。
“没什么,我是她哥哥。”符半笙云淡风轻地答道。
哥哥?
燕王赵玄祯此刻更想吐血昏厥:武烈口味可真重,连这么小的男孩子也不放过。
“燕王不必惊慌,我不过与当今圣上做了场交易。”
符半笙看透人心的本事真是与生俱来的,只一个余光便知晓他如心中的山河。
“呃……”赵玄祯哑口无言。
“别愣着,快过来看看她。”
南歌装傻充愣仍不忘正事儿,欢愉之后,忧心未解,挥手示意燕王赶紧来把脉。
“是—九莲妖?”
符半笙忽然想到陌上花开毒依旧潜伏在岑乐瑾体内,莫不是和九莲妖起了什么电光火石的反应。
“恩……”赵玄祯一搭上她的手腕,眉毛时而挑起又时而平静,来来回回,终是开口缓缓道:“夜里凉,小心身体。
说罢,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南歌肩膀,赵玄祯便加快脚步冲了出去。
你是风光霁月
害!
南歌恍然大悟,可符半笙是愈发糊涂了。
究竟怎么了?
怎么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赵玄胤明明好端端在面前站着,赵玄祯竟对躺着的人这样寡淡。
殊不知,头埋在被子里的岑乐瑾,此刻脸颊已经可以匹及夕阳的余晖,半江瑟瑟半江红。
“到底!怎么回事!”符半笙见势就要上前掀开被子质问当事人。
木葉 之
南歌一手拉住他的衣袖,高傲地炫耀着:她现在与我算是真正的夫妻了。
符半笙眉头一横,这小子,居然敢趁人之危。
看他不好好教训一下!
符半笙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随意亵渎英雄的女儿,何况是本就薄情的天朝朔王。
“朔王殿下可真是高看了舍妹。”符半笙冷笑道。
“她同我说了好多,我觉着彼此很契合。”南歌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
原来,武烈表面上派人对符半笙和赵玄祯的客客气气,背地里同样安排了一队人马悄悄跟踪,一有风吹草动便传报回京。
这样,武烈便比任何人都要更早知道朔王的下一步行动。
“可你复仇,想过她的处境吗?”
符半笙不禁感慨,岑北渊多少也成了荣王一案的帮凶之一,其间是非对错,他当真可以放下?
“我要个道歉罢了,其他的不需要了。”
南歌释然笑道,看着床榻上缩成一团的人儿,心中不免轻松好几分。
“仅仅如此?”
符半笙并不相信南歌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将近二十年的大计。
赵玄胤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复仇夺位,却到这会儿潇洒说一句不需要了。
“仅仅如此。”南歌肯定道。
“你不该如此。”
红着脸的岑乐瑾钻出个脑袋驳斥他,她希望喜欢的人不要因为什么顾忌放下原来追逐的东西,恨也好爱也罢,她都希望他不忘初心。
“该不该如此我说了算。”南歌没理睬她。
毕竟岑乐瑾根本就不知道昔日的那桩逆案,又岂只是朔王府一门的家事。外有岑北渊一族,秋水庄也曾参与其中,甚至还有已经不在世间的梵音教。
这其中的桩桩件件,牵连甚广。
“夫妻本是同林鸟,你不能什么都自己拿主意!”
她憋红的脸蛋坚持不许他改变心意。
“后半句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瑾儿你可别用错了古诗。”南歌故意嘲讽道,只要能不要她卷入进来,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
“赵玄胤!”
符半笙完全无法忍受他这么调戏小媳妇,小媳妇还是他亲妹妹。
尴尬,溢出房间的尴尬。
“南歌,你这样不大好。”岑乐瑾低下头地拽了拽衣角,娇滴滴地说道。
“那,刚才的好么?”南歌坏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简直可以挂起灯笼了。
猝不及防的画面感再度浮现于岑乐瑾心头,她瞬间觉得从太阳穴到脚底板无一例外地红胜火。
“不好,你能不能出去一下下?”
岑乐瑾羞着脸对南歌恳求,她与符半笙有些话要说。
“不能。”男人傲娇地一屁股坐在踏边不肯挪步。
“南歌!”岑乐瑾无奈地表示撒娇。
“亲我。”男人毫不顾忌地凑上嘴唇。
她软软的、薄薄的、湿润的唇,有种甜蜜的味道。
“滚。”符半笙准备先行动手,讲道理不通直接武力比较好,反正和赵玄胤还未一较高下呢。
“别,他伤还没好。”岑乐瑾念着南歌旧伤未愈,前些时候还在咳血,遂举手拦下符半笙。
“啵”她亲的声音极低,但用的心极诚。
“真香!”男人很高兴她主动亲自己,很开心这个吻那样得腻歪,嘴都快笑开了哼着小曲儿离了房间。
“她亲我了,本王可算赚大发了!”
“什么赚大发了?”蓦然回首,南歌瞧见一个熟悉的面孔站在池塘边上。
“你没死?”
南歌内心划过一丝不安,不是说肖尧惨遭不测么,怎么一个大活人、如假包换的那种隔了这么久又回来了!
“你很盼着我殒命?”
南歌隐约觉得是师尊了寂出手相救,但交换便是……
他不愿继续猜想了。
“没有。”
“小瑾还好吗?”
“嗯,她挺好。”南歌有些心虚,岑乐瑾要是挺好他干嘛不叛乱掀风雨。
“我想—”
“离她远一点。”南歌不容商量的口吻冷冷道。
網 遊 之 天下 第 一
凡是经昆仑掌门了寂之手的生命,再临江湖必有一场躲不过的劫难。
才不会是春和景明,从来就只有腥风血雨。

x3djm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上邪亂-第八十八章 林深時見鹿讀書-we47u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南歌,你脸皮居然比城墙还厚?”
“别说话,吻我。”
吻他……岑乐瑾又是一阵脸红。
暗恋是一朵野莲花,可明恋是什么呢?
她心里想,默默将一个人人放心底没什么不好,如今被当事人拆穿倒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我是个……矜持的姑娘。”
憋红了脸,岑乐瑾也只想到这唯一的说辞。
“那,我就大人有大量,暂且缓缓再说。”
岑乐瑾脸上的红一直蔓延到了锁骨上方,他这是撩拨,且不负后果的挑衅。
她不能容忍。
南歌正沉思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攻下她的防备,未曾想到一个突如其来的炙烈软糯直直贴到了唇角。
有点甜,他一细看,恰是这个红脸的丫头。
密恋中校
只轻轻一个吻,南歌回味无穷。
“你和林娢音天天卿卿我我,怎么这会儿倒不好意思了?”岑乐瑾嘴角离开他脸颊时候,不经意扫过南歌,眼睛紧闭,红晕泛起,好一个羞涩的少年郎。
“我和她,更是清白。”
掷地有声的两个字,岑乐瑾听来兵荒马乱。
大唐2008
“这么说,你真的没有和她……那个?”
她半信半疑地又问了一遍。
“你就这么希望你男人和别的女人发生点什么?”
南歌不耐烦地答道,眉头皱的都快成一条线了。
“当然不希望!”
岑乐瑾迫不及待地否认道,获悉他心中那个人不是别人心里别提多欢喜了。
“那—夫人不抓紧点?”
南歌戏谑道,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下颌,一双墨眸仅仅装得下这唯一的女子,凑近鼻尖努力想记住她的气味。
夢境世界大具現
天狼血刃 壹劍九重
地獄之井
“我……有点累。”岑乐瑾不好意思地低头道,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十指交错。
这画面,她很久很久以前就幻想过。
如今,她真的拥有了。
习惯性,她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发丝掠过耳畔,柔软清冷,又颇具暖意。
兴许是情之所起,一往情深。
有南歌在身边,岑乐瑾就像打了鸡血般踌躇满志。
“这么快就累了?”
忽然南歌一个扑倒,岑乐瑾直接平躺在身下,恍惚一瞬间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个夜晚,凉风习习,心意互通而不自知。
“嗯……”岑乐瑾把头扭过去,小脸埋得更深了。
噗,南歌见着满脸走红的岑乐瑾,更加坚定对她的珍惜。
紅衣傾天不負瑾蓮
血神劫
还好还好,他万分庆幸出现及时,不然真让那群污垢得逞。
“你笑什么?”
扭过身的人传来娇嫩的声音,难道和男人一夜笙歌就得被笑话嘛。
她觉得这一定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主动了。
“你先睡,我去处理些事情。”南歌起身给她盖好被子,不料衣角被她抓住不放。
“别走,”憋着一口气的岑乐瑾还是没忍住,几乎是渴求的眼神巴巴儿望着背影,“我想你,多陪陪我。”
南歌回过头,一汪秋水的凝眸,只得无奈叹了口气,对外头吩咐道:
去把箱底的新衣服拿来,大红色的那套。
大红色……难道是嫁衣?
岑乐瑾的心脏又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原来褚仲尼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做好了嫁衣。
“听见了,就不好奇吗?”南歌颇感意外,岑乐瑾简直就是个好奇宝宝,现在居然变了个人似的。
段譽傲遊倚天
“猜到了有什么好处吗?”
岑乐瑾嘴角疯狂上扬,一脸的得意忘形。
只听见他轻轻俯耳,细如蚊哼的声音,“那就再让夫人快活快活。”
“不要!”
阮巡端着衣服闯进来的时候面色凝重,抱着极强的求生欲闭着眼睛重复道:主子您继续,您继续,您继续……
“继续个—”南歌不自觉看了岑乐瑾一眼,红艳艳的小脸蛋愈发迷人。
她微张的嘴唇发出极低的声音:臭流氓。
“不走出去,是想横着出去?”
阮巡从没被南歌这么排山倒海般呵斥过,仅仅是因为凌乱的床榻抢夺了他全部注意力。
“属下,告退。”
阮巡连滚带爬狂奔出去,唯恐朔王一个反悔小命不保。
自家爷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古怪难以琢磨。
就好比他曾笃定南歌心悦于岑乐瑾,可当林娢音出现,南歌的字典里压根儿就没有“避嫌”两个字。
朔王心,海底针。
不单单是阮巡,连枕边人岑乐瑾也感同身受。
“瑾儿,我们出去走走可好?”
岑乐瑾换上准备好的衣裳,妖冶如画,明媚动人,偏偏他眼中没有一点儿惊喜。
“你就不夸夸我好看吗?”
小女人十分不满丈夫的不屑一顾,好歹是千丝万缕黄金绦绣成的嫁衣,怎能平静如水一样。
“嗯嗯,说明我眼光还不错。”南歌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觉得这颜色很是衬她,连连点头称赞。
只是点头当然是不够的。
岑乐瑾觉着他在敷衍,兴致一下子就没了,“你说的是衣服还是人!”
“当然是—衣服了。”不正经的南歌仍旧一口认定衣服比人好看,无怪岑乐瑾快准狠地重捶于胸口。
他内伤仍在缓慢调养中,哪里禁得起她这一拳。
南歌眉头微蹙,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久难自抑,脸色亦是瞬间变得煞白。
他不愿让岑乐瑾看到狼狈的模样,遂低着头黑着脸闷声道:夫人,就这么想当小寡妇?
“切,别威胁我,想来你运动量跟我一拳头比起来,那是妥妥的大巫。”
他稍稍抬头,瞥见岑乐瑾漾荡的笑意,心中的一块巨石总算落了地。
南歌只觉喉头一阵猩甜,嘴角缓缓涌出一丝殷红,顺着嘴角蜿蜒而下,滴在地上,扎起一片尘土。
血的味道……
岑乐瑾再熟悉不过了,不是自己,那便是南歌!
她猛然朝他瞧去,血迹挂在嘴边,左手死死抠着床沿,指甲印也都赫然清晰可见。
“南歌!”岑乐瑾惊呼他的名字,生怕一不留神人就晕了过去。
“我可不舍得让你做小寡妇。”
南歌气血虚亏仍要相当长的时间调理,据赵玄祯上次预估,起码得个八九年才能彻底清除体内两大余毒。
“你敢死,我就改嫁!”
岑乐瑾瞧他那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就来气,不是说喜欢她么,爱她么,就这么不着调糟践自己身子了。
“也不是不行。”男人若有所思,“那也得先把你占了。”
岑乐瑾惶恐不安,虚弱、吐血又是装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