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九十一章 爲它發瘋爲它死推薦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就在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议论这刚才张秀才的事情之时,此时那张娘子在厨房里收拾忙碌一番之后,就也是回到了她和张秀才的房里。
“吱呀”一声,她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就见那张秀才正捧着一本书心不在焉的看着,顿时张娘子心里就有些羞愧难受,毕竟是今日她说了谎言,这才让张秀才如此心神不宁,自我反省了。
而听见开门声,张秀才也是抬头看了过来,见张娘子转身关上房门,他就是放下手中书本,笑着唤道:“娘子!”
张娘子压下心中的羞愧,勉强笑着走了过来,在张秀才对面坐下,然后道:“相公,你这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难道还在担心进儿吗?可进儿已经好好的回来了,看着也不像想左了,相公大可不必太过忧虑了!”
却不想,张秀才听了这话,却是摇了摇头轻叹道:“娘子,你不是读书人,你不明白,乡试科举对于一个读书人来说有多么重要,一个读书人面对乡试科举又有多么大的压力了,且不说已经去世多年了的陈兄吧,就是这些年我耳闻目睹的就有许多例子了!”
“就比如,当年我第一次来金陵城下场参加乡试,考完之后,官府贴出了中举的榜单,当时就有十几二十个落榜的读书人当街痛哭流涕了,眼泪直掉,哭的伤心,不能收声,那一次我也是落榜了,但只是失望而归,情绪十分低落而已,还不曾像他们那样失态的当街痛哭流涕了!”
“然后,再三年后,我第二次来金陵城再次下场考乡试,依旧落榜不中,而那日贴出榜单,不说当场痛哭流涕的有多少了,就是有一个中了的举人当场就像疯了一样,手舞足蹈的,在长街上高兴狂喜的狂奔了起来,跑的鞋子都掉了,发髻打散,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子一样,哪里还有一点读书人的样子了?”
“但就是如此,我等这些落榜的读书人看着那个像疯子一样狂奔的中举的读书人,眼里也都是充满羡慕的,没有一人嘲笑他的失态了,反而自己低着头黯然神伤!”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九十一章 爲它發瘋爲它死閲讀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九十一章 爲它發瘋爲它死
说到这里,张秀才语气顿了顿,随即又是自嘲一般的笑道:“当然,我也是羡慕的,也不瞒娘子,当年这第二次落榜,我着实是难受失望了,回到了住处,夜里也是辗转难眠,长吁短叹的,有时甚至难免也是偷偷的哭了几次,常常问自己,这样苦读十几二十年的书,有何用呢?就连一个举人也考不中了,更别说什么金榜题名,功成名就,飞黄腾达了!”
如果此时是张进听了这话,张进肯定是会瞬间想起语文课本上的《范进中举》这篇课文了,现代的老师学生学这篇课文的时候,几乎一致对中举发疯的范进感到可悲可叹可笑了,认为这是封建社会思想对读书人的毒害了。
可是,要是进入这古代社会,站在这古代读书人的角度来看,就以张秀才来看吧,他就不会认为范进可悲可叹可笑了,甚至于会羡慕范进吧,中举啊,成为举人啊,这是多少读书人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都在为之刻苦努力的目标啊?范进中举了,如何不让人羡慕了?
而此时听着张秀才的话的是张娘子,而不是张进了,张娘子听了这话,只觉得心疼难受了,她笑着安慰张秀才道:“相公也别难过,就是当年没中举又如何?这些年我和相公还不是好好的过日子,相公教书,我在家里织布做饭,有儿有女的,日子过的也安稳!”
张秀才却是摇了摇头,失笑了一声,虽然张娘子如此安慰,但他心中明白,这中举不中举,还是不一样的,要是当年他能够中举,不说能有机会补缺踏入仕途当官吧,但有个举人功名,那身份地位在石门县也是正经的士绅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开个小学馆教书挣束修费过日子了,也不用张娘子这样日日操劳着家务,织布补贴家用了,说不得他们家里也有下人伺候了。
如此想着,张秀才又是轻叹了一声,伸手拉着张娘子的手,又是继续道:“还有这第三次来金陵城考乡试,我依旧落了榜,那一次我真是对乡试科举彻底绝望了,已是决定再不来金陵城参加乡试了!”
“可是啊,在坐船回石门县的路上,我不知怎的,却又是想左了,只觉得这样考了十年,三次都不中,没脸回去见娘子你和岳父岳母大人了,回去也会被人奚落嘲笑,于是看着那哗啦啦流的河水啊,我心里就有种冲动跳下去,一了百了了!”
“啊?!”张娘子吓了一跳,忙抓紧张秀才的手,紧张道,“相公,你可别吓我,相公怎么能有如此可怕糊涂的想法?你要是这样做了,那我和娴姐儿、进儿他们怎么办?相公真是糊涂了!”
张秀才拍了拍她的手,摇头失笑道:“这不是我没那么做吗?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当时在回来的船上啊,这种一了百了的想法念头只是在脑海里闪过而已,还不等我真想清楚去做呢,那船上就有个读书人真的就是跳河了,等捞上来就已是没了气息,船上众人都是叹惋可惜,听他们议论,我才知道这投河自尽的读书人也是当年落榜的了,顿时我就是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啊,清醒了过来,把那一闪而过的想法念头压了下去了!”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兩百九十一章 爲它發瘋爲它死相伴
张娘子嗔怪道:“这才是好的,那种糊涂想法可不能有,这世上读书人没中举的多了去了,难道都不活了不成?相公可不能有这种糊涂想法了!”
张秀才也不分辩,笑了笑就又叹道:“娘子,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和你说啊,这科举对于读书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有人中举了,为它失态发疯,当街狂奔,有人落榜了,为它投河自尽,赔上性命,就是我也曾经闪过那样糊涂的念头,现在到了进儿他们也要下场参加乡试了,我就害怕担心了,要是科举不顺利,他们会不会也因此做出什么糊涂事情来呢?”
张娘子不由默然,听他如此说,也不由的担忧了起来,神情满是忧虑的道:“那相公,我们可要看好他们了,可不能让他们出现什么糊涂的想法,做出什么糊涂的事情来了!”
“是啊,可要看好他们了,不能让他们想左了,做出什么糊涂的事情来!”张秀才轻叹了一声,又接着道,“元旦倒没什么,他对科举并不重视热衷了,再加上他那性子,出现什么糊涂的想法不太可能,可进儿和志远他们就难说了,尤其是志远这孩子,我最为担心他了!”
優秀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九十一章 爲它發瘋爲它死看書
“志远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刻苦好学,又有天赋,可唯独心思太过细腻,敏感多思了些,相比于进儿,他最是容易想左了,这次乡试对他来说可是很重要啊,可是事关他的功名前途还有一辈子的姻缘了,要是他这次考不中,回到石门县,袁老先生那儿肯定是不会把蝶儿丫头嫁给他的,到时候他难免就想左了,唉!一旦钻了死胡同,就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情来了!”
张娘子闻言愣了愣,想到的可不只是方志远了,也是想到了张进,要说这次乡试,可不仅事关方志远的姻缘前程,也事关张进的姻缘前程了,要是这次考不中,张进和王嫣的事情不成,他又会不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情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火熱玄幻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九十一章 爲它發瘋爲它死
想到此,张娘子也不由更是焦虑不安了,问道:“那相公,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如何才能够让他们心态平和下来,不那么偏激想左了,做出什么糊涂事情来呢?”
终于,张娘子也是意识到了这乡试科举对于读书人的重要性和致命性了,心里担心了起来,说是为它发疯为它死,也一点都不夸张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兩百七十九章 入眼看書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都说古代是天高皇帝远,皇权不下乡的社会形态,其实不说京城朝廷了,就是各州各府很多时候对于治下的各大小县城都不如何了解具体情况了,下面是否安居乐业,是否有官吏乡绅为非作歹,却也是模糊大概的。
就比如这王知府吧,身为金陵府的一府知府,他也只是知道金陵府周边地方的一些情况了,至于更偏远的石门县等金陵府治下的小县城,那他就不知道了。
所以,他向张进询问起了石门县的情况,倒也不是显的他这知府当的无能了,反而更显的他这知府大人比较关心下面百姓的民生民事了,毕竟这古代封建社会形态就是这样,想要彻底掌控治下所有地方,还是比较难做到的,不说这古代了,就是现代很多乡镇小地方都有各种瞒上欺下的黑恶情况,这好似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而张进则不管是出于公心,还是出于私心,感念赵知县这一两年的栽培,他在王知府面前却是说了一通石门县赵知县的好话了。
别看只是顺带着说了几句好话而已,这几句好话对于赵知县来说可真是难得的,要知道这当官的想要上进升官,可不只是在任上勤恳努力做事就行,做出来成绩就行,最重要的是你做出了一点成绩来了,还要顶头上司看见了,欣赏你才行啊,如此才能得到提拔,上进升官了。
不然的话,你在下面做事情再勤恳努力,再做出成绩来,可上官视而不见,或者是根本没注意到你这么号人物,得不到顶头上官的青睐欣赏,又哪里能够升官上进呢?
就比如赵知县吧,他在石门县这些年虽然庸庸碌碌的,说不上什么特别精明强干吧,但其实做的还不错了,又不贪污,不鱼肉百姓,不说勤恳努力,为百姓请命做主吧,但一个无为而治却是少不了的,至少在他的治理下,石门县大体上百姓过的还算安居乐业了,虽然还是少不了出现一些卖儿卖女、地主乡绅横行霸道的情况,但大体上社会环境还是安定的,没有出现什么怨声载道、民生凋零的情况,这可以算是赵知县的功劳吧!
可是,就是因为赵知县上面无人,顶头上官对于他这些年的成绩也是视而不见,所以就蹉跎至今,赵知县也没有得到任何提拔了,这就是上头无人的下场了,上进升官什么的,不管你在下面做的再好,也没你的份!
如此看来,张进这几句在王知府面前说的好话,就对赵知县尤为重要了,至少让赵知县入了王知府的眼了,要是王知府再去仔细查看查看石门县的情况,觉得这赵知县可用,那么甚至于可以改变赵知县的仕途了,让赵知县能够得到提拔重用!
这就是上面有人有靠山的好处了,上面有人有靠山,那就能够递的上话,只要能力不是太差,总能够在合适的时机里得到提拔的,相对于上面无人无靠山,两者比较起来,那可真是天壤之别啊!
此时,王知府听了张进的话,就是面露沉吟之色,半晌才又问道:“张进,听你这话,你和石门县的知县应该是比较熟悉吧?不然你怎么替他说这些好话了?还挺了解他的!”
张进笑答道:“也不瞒知府大人您,学生和石门县的赵知县还真是熟悉的,说起来他还可以说是学生的半个先生呢!”
“哦?你不是说你是你父亲开蒙教导的吗?怎么这石门县的知县又成了你先生了,这是什么缘故?”王知府闻言,蹙了蹙眉头,疑惑不解道。
张进笑着解释道:“大人,事情是这样的,从前年开始,我们石门县的赵知县就想着要栽培本地科举人才了,于是他……”
张进仔细地把赵知县这一两年亲自抓教育,开办课堂培养人才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最后他又道:“这一两年我也受了赵知县的栽培教导了,在他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所以说赵知县也算是学生的半个先生了,虽没有先生之名,却有先生之实了!”
“哦!原来如此!”王知府抬手抚了抚须,微蹙眉头若有所思,不曾说话。
那一旁的韩云听了,却是大为感兴趣,热切地询问道:“哦?那张兄,这你们石门县的赵知县把你们读书人聚集起来栽培,他又是如何栽培的呢?是像私塾学堂那般,他自己当先生教导你们吗?”
张进摇头失笑道:“可不是如此了!韩兄,赵知县并不是这样做的,他只是像一个引路人一般,引导着我们这些读书人自己去思考去学习去讨论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七十九章 入眼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七十九章 入眼
“就比如,赵知县是不会按着四书五经来给我们这些读书人授课了,他有时只是询问我们这些人最近读书可有什么心得体会,大家说出来交流讨论一番,有不同看法的可以一起争辩了!”
“然后,有时他又会出点考题文章,考考我们这些读书人了,这考题文章有的是当堂就要做的,有的却是当做布置的课业回去再做了,等下一次聚会再交上来他批改一番!”
“哦,还有,这文章他也是要我们一起交流,互相看看了,各自提出不足和优点来,再一起讨论讨论该如何改进什么的,这对于我们这些读书人来说,是很有帮助的!”
“而且,赵知县也会说说他当年参加科举的事情,给我们传授一些科举的经验了,反正对我们来说,在赵知县那里,确实是受益匪浅了,学到了许多东西,称他一句先生也不为过了!”
这一番话,韩云听的津津有味,不由啧了啧嘴点头笑道:“看来这位石门县的赵知县还真是个开明的人,按张兄你这么说,他在石门县也不贪污,不鱼肉百姓,这两年还在调动人手修建水渠,方便于灌溉田地,石门县的百姓也大体上安居乐业,那这赵知县还真是个有点才干的好官了,比那些贪官污吏可强的多了!”
张进点头笑着附和着赞同道:“那是自然的!赵知县在石门县任上七八年了,这石门县一直都很安定平稳,并未有什么太凄惨不公之事发生,所以赵知县在石门县名声还是不错的,士绅百姓也都比较爱戴了!”
韩云闻言,不由又是失笑道:“可这样有才干又不贪污开明的官员,怎么只在这石门县偏远的小县里当个知县了,他不应该早日得到提拔重用吗?”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txt-第兩百七十九章 入眼閲讀
“这”张进迟疑一瞬,看了一眼那若有所思的王知府,有些不好答了,就是笑笑没说话。
那王知府听了韩云这话,倒是自言自语地点头应道:“嗯!要是这石门县的赵知县真如张进你口中所说,有才干又不贪污,不鱼肉百姓,那确实是该提拔重用才是,不该埋没了!”
显然,听了张进这么一番话,这赵知县是入了王知府的眼了,就算不会因为只听张进几句好话,就立刻对赵知县提拔重用了,但他心里已是有了赵知县这么一号人物,有了个好印象,那接下来再注意注意,考察考察,要是赵知县真的做出了一点成绩来,落在了王知府的眼里,那么得到提拔重用就不是太难的事情了!
如此说来,要想得到提拔重用,这一定要能给上面递的上话啊,就比如此时,张进几句好话,就给了赵知县一个入眼考察的机会,这可真是难得的机会了,一般人争取都争取不来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六十章 告知和提醒推薦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锦雅阁,包间里。
张进、方志远、梁谦他们从里屋出来,坐在那里喝着茶,张进还无所谓,能保持平静无波了,这听墙角还隔着木板呢,只那声音有什么好听的,上辈子片子都看了不少了,经验也有,他内心自是能够波澜不惊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可是,对于方志远和梁谦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冲击了,他们可没有张进那么“见多识广”,这听了个墙角,那女子呻~吟媚声,就让他们心慌意乱起来,面色羞红,好一会儿都难以平静,以至于只能够端起茶杯喝茶来装作若无其事了。
这时,那卫书摇头失笑着也从里屋出来,坐在张进身边,他就是压低声音凑过来好笑道:“张兄,我却是没想到朱兄居然有这样的喜好啊,居然喜欢听人家的墙角!”
张进无言以对,只能够勉强为朱元旦解释道:“卫兄,胖子他也只是好奇而已,可并不是有这样不堪的嗜好了,你可不要误会!”
他话音刚落,正好,那朱元旦也是从里屋涨红着脸出来了,顿时张进不由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朱元旦,朱元旦低着头也不敢说话,好像到这时,他才算反应过来,这听墙角实在是有些有辱斯文,甚至可以说有点下流不堪了,并不是什么值得和朋友分享的事情了。
朱元旦坐在了张进另一边,闷声解释道:“师兄,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像去年我们在那湖上坐船游玩的时候,看见那船上有个公子哥儿和一个妓子春光旖旎的,就忍不住让师兄你们也见识见识了,也没想太多了!”
闻言,张进不由抽了抽脸皮,他这时候也想起来了,去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他们最后几天和张秀才、张娘子他们去坐船游湖,好像确实看见那春光旖旎的一幕,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儿,居然白日里坐船和一个女子在船上荒唐起来,而且还正好被朱元旦看见了,又引的张进、卫书等人也看见了,那才是真的有点现场观摩的意思。
想来今天,朱元旦也不过是和去年差不多的心理了,听见了那旖旎的墙角声,就不由想和张进他们分享分享,一起激动激动了,要说他有什么下流不堪的心思啊,可能还真没有了!
但是,张进还是忍不住瞪了一眼朱元旦啊,然后笑着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卫兄,我们还是来说说这金陵书院的招生考试吧!这卫兄,昨日离开的匆忙,我们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昨日我们进去书院里报名的时候,却是遇见了那之前在外面排队遇见的韩云和那个老者还有王知府了!”
这事情,因为梁谦之前的叮嘱,张进他们都没告诉过张秀才和梁仁了,但张进想着,还是该把事情告诉卫书的,主要是那林院长了,是该和卫书说一句,免的卫书之后在书院里见到了林院长太过惊愕而失态了,或者再毫无顾忌地说什么。
再说,他们和卫书是朋友了,卫书这么热忱真挚待他们,他们自然也应该坦诚相待才是,尤其是这事情还涉及到那金陵书院的林院长,更该说一说,提醒一下了。
卫书闻言,沉吟一瞬就点头应道:“嗯!韩云和王知府出现在书院里,倒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一个是知府大人,一个是文信侯家的子弟嘛,只是那莫名老者怎么也在书院里?他又是谁啊?和书院有什么关系吗?”
张进笑道:“这正是我要和卫兄你说的呢!卫兄,你可能再也想不到了,那个老者居然就是金陵书院的林院长了!”
顿时,卫书十分吃惊,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张进道:“金陵书院的林院长?可就是那韩云要递帖子拜访的那个林院长?”
张进点了点头应道:“我想应该就是了!昨日在书院里,那韩云就是跟在那林院长和王知府身后了,看着两位是把他当做后生晚辈一般对待,那韩云递帖子拜访的应该就是这位林院长!”
卫书更是震惊了,看了看张进,又确认般的看了看那方志远、朱元旦、梁谦他们,见他们都是点头,卫书不由无言,面露苦笑,神情有些慌张。
他摊手后悔道:“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前日里在书院大门前还因为韩云递帖子拜访这林院长,大放厥词的说这书院考试不公呢,而且应该正好被那林院长听去了吧,如此一来,那林院长又会如何想我们?张兄,那林院长不会因此记恨我们几个,让我们没法参加考试吧?或者就是参加考试了,也不会让我们考进书院求学读书吧?就算考进了书院,他会不会又用各种借口来为难我们吧?”
这卫书想的还真挺多,还层层递进的,听的张进、方志远他们面面相觑,随即又都不由失笑摇头。
那张进好笑道:“卫兄,你想多了,我看那林院长可不是什么小气人,昨天在书院里报名的时候,他见了我们也是认出了我们,而且还走到我们面前和我们说了几句话,勉励了我们几句呢,并不曾有什么为难了!”
然后,张进把昨日书院里报名的事情详细的说了说,重点是说了说那林院长的态度了,以安抚慌张担忧的卫书,卫书听了之后,也确实是大松了一口气。
卫书笑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张兄,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林院长能当金陵书院的院长,自然是大度包容之人,不会因为我们私下里议论几句闲话,就记恨我们了!”
张进点了点头笑道:“是如此了!我今日和卫兄说这事情,也是让卫兄心里有个准备,可别等以后在书院里见到了那林院长,太过吃惊错愕了,又失态了!”
“还有,当然我也是提醒卫兄,以后这种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胡乱议论的好,毕竟人多嘴杂的,不知道就被哪个听去了,这林院长这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教训了,你说呢,卫兄?”
卫书失笑着点头应道:“也是!张兄说的是!经了这事情,我们是该小心谨慎点,不该胡乱议论了!”
他们正如此说话闲聊时,忽的那房门又被敲响了,随即又有几个小厮端着酒菜进来了,摆好了酒菜又是退了下去。

kl94k好看的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四十四章 慶祝推薦-3ao96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边回城的王嫣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韩云而感到心焦如焚,烦恼不已呢,而另一边张进中午在金陵书院报完名以后,一行人回到西城永家巷租住的地方,随意吃了顿午饭,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排队排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没睡,张进他们确实是又困又乏了,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都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傍晚五六点这才醒了过来。
此时,天色已经将将昏暗下来,张进他们起身在小院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蹬蹬酸麻的小腿,可也精神奕奕的,一扫之前回来的疲态,果然还是年轻好啊,熬一天一夜,睡一觉也就恢复了过来,可像张秀才和梁仁这样的中年男人,却只觉得怎么睡也没法补足精神了,身体状态却是大不如张进他们这些年轻人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極品曖昧 子夜天明
傍晚,小院里正读书的张秀才看着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那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样子,心里不由轻叹了一声,既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又感慨岁月不饶人,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这熬一天一夜,就浑身都不怎么舒服了,懒懒的,没劲。
正如此感慨之时,忽的那小院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梁谦的声音:“张叔父,张婶子,进哥儿,志远,元旦,都在吗?是我!”
张秀才听见了,就是看向张进笑道:“进儿,是梁谦过来了,去开门!”
张进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语,就去开了院门,把梁谦请了进来。
张秀才看着进来的梁谦,笑问道:“眼看着这都要入夜了,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梁谦笑着答道:“张叔父,是我爹我娘让我来喊张叔父、婶子还有进哥儿你们过去吃饭呢,我娘已经做好了两桌饭菜,我爹说是要给我们今天顺利报名庆祝庆祝了,聚在一起吃个晚饭!哎,婶子呢?怎么不见她人?”
张秀才好笑道:“你婶子正在厨房做饭呢!梁兄也真是的,这顺利报名,有什么好庆祝的?要是一个月后,你们都能够考进书院求学读书,那才算是可以庆祝庆祝了!”
梁谦笑道:“其实,我爹也只是想找个借口由头而已,能够把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请过去热闹热闹的吃个饭了!如果没个由头,就请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过去,恐怕你们也不会过去的,怕太麻烦我爹我娘他们了!”
张秀才、张进他们听了,都不由失笑一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梁谦这话,毕竟他们来这金陵城,就已是给梁仁、梁娘子平添了许多麻烦了,可不能够再给人家添麻烦了,这衣食住行,平时自己能做的就尽量自己做了,尽量不麻烦人家了。
如果没点由头,梁仁、梁娘子总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吃饭,虽然人家夫妻二人热情似火的招待,但张秀才他们也会过意不去了,要是三番两次的这样,自是会拒绝不愿意再过去的,想来梁仁、梁娘子他们也是明白张秀才他们的想法了,所以尽量不曾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了,只是经常串串门,走动走动了,这也算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比较常见的人情世故了。
不过此时,既然梁仁找了这么个由头,让梁谦过来请他们过去聚一聚热闹的吃一顿饭,张秀才还真没拒绝,正好他也有点事情想要询问一番梁仁了。
于是,张秀才笑了笑,就是对着厨房高声道:“娘子!别忙了!梁兄和嫂子让梁谦过来,请我们过去吃饭呢,说是庆祝他们今日顺利报名了,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就等着我们过去呢!”
商業首席失憶妻
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张娘子听了这话,就是从里面出来,笑道:“啊?这,相公,我们这又去麻烦梁大哥和大嫂他们,是不是不好?太添麻烦了!”
不良寵婚 洛心辰
这时,那梁谦笑道:“婶子,去吧!都去吧!我娘和嫂子她们已经都把两桌饭菜做好了,就等着我请婶子你们过去呢!”
“这,这”张娘子看向张秀才,神情有些迟疑犹豫,不知该答应还是婉拒了。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茗香宝儿
张秀才就是起身笑道:“去吧!娘子,我们都去吧!这也是梁兄和嫂子的好意了,不去可就对不住人家这片心意了,毕竟饭菜都做好了!”
张娘子闻言,不由失笑道:“既然相公这么说,那也好!我也偷一下懒,不用做晚饭了,就是麻烦嫂子了,我们又去吃现成的了!”
然后,张秀才把手中的书放回了房间,出了小院锁了院门,就和张进、张娘子他们一行人跟着梁谦去了梁家了。
到了梁家,果然这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两张小桌子厅堂里摆的满满的,小桌上杯盘碗筷的都是摆放好了,梁仁笑着把张进、张秀才他们迎了进去,请他们各自安坐了下来,顿时这本就不大的厅堂,更是塞满了人了。
我只想享受人生 外匯似海
张秀才哈哈笑道:“梁兄,你这请人吃饭的由头找的可不怎么好啊,进儿、梁谦他们今日不过才报名而已,你就找由头来庆祝了,这有什么好庆祝的?等他们考进了书院,或许才能说来好好庆祝庆祝了!”
“哎?考进书院,那却是难了,我也不肖想梁谦这次能够考进书院去读书了,有机会去报名尝试一番也就罢了,再肖想太多,最后结果难免让人失望!”梁仁摆了摆手笑道,显然对于梁谦能否考进金陵书院读书,他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了。
网王同人–诱你一世 影爵空
然后,他又是转而笑道:“再说,我要不找这么个由头,只让梁谦干巴巴的去请文宽你们过来吃饭,文宽你们哪里会来了?说到底,不管如何,还是要找个由头了,这找了个由头,文宽、进哥儿你们这不就都来了?”
紫蔷薇的魔咒再现
他这话一出,张秀才、张进他们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之间,这梁家厅堂里,席上就是热闹了起来。
随后,围在一起,喝酒吃菜说话,各自也是聊的十分高兴了,就像是他们今天不只是报名成功了而已,而是已经考进书院,即将入学读书一样了,就像是他们真的在高高兴兴地庆祝了,好不热闹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