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sez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霸天武魂 愛下-第七七九五章 殺天宸風,奪寶物!閲讀-ohxyr

霸天武魂
小說推薦霸天武魂
“天宸风,你真得很强,不过可惜,今天必死无疑!”
凌霄笑了笑,突然间释放了霸天武魂。
那一瞬,天宸风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漆黑的宇宙。
“这,这是什么地方!”
他吓坏了。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武魂。
“这里是你的葬身之地。
霸天,闪电枪!”
融入了霸天武魂的闪电枪,直径足足有上百米,从虚空之中刺出。
英廉校草俱乐部 流伶
吓得天宸风连连后退。
只可惜,闪电枪再打,那也是闪电枪,速度之快,如何是他能够闪避的。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冷情残王嚣张妃 晚枫辰逸
他害怕了。
只可惜凌霄不会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
霸天武魂都用了,天宸风自然不能留下。
缈州芸妃传
轰!
长枪直接将天宸风彻底粉碎,能量涌入凌霄的身体之中,凌霄的修为之前都已经提升到了武道大师二重巅峰。
吞噬了天宸风的能量精华之后,直接突破。
晋升为三重武道大师。
实力再度暴涨。
“这家伙,居然还有储物戒!”
守財小皇妃
凌霄笑了笑,之前他一直将东西储存在山河世界,但这玩意儿,很难解释。
所以储物戒对他来说,是个保护装备。
天宸风的储物戒空间可不小,足足有一件高度三米,十平方的房子那么大。
不过这都无所谓。
反正真正珍贵的东西,凌霄是不会存在里面的,这玩意儿,只是个伪装。
免得有人看出他有山河世界。
交错bl 涟涟子歌
此时天宸风的储物戒里有不少的妖兽晶核,跟凌霄自己的加起来,已经达到了上千积分。
估计拿到第一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他没有再去看储物戒,而是把玩着天宸风身上的两件宝物。
一个闪雷镜、一个巨蟹软甲!
闪雷镜可以释放闪雷,让敌人麻痹三秒,并且造成一定的伤害;
巨蟹软甲就是纯粹的防御了。
基本上比自己修为低的武者的攻击都无法造成什么伤害。
即便是接高手的攻击,也能减少许多伤害。
他直接穿在了身上。
将闪雷镜收了起来。
还是跟以前的策略一样,保命第一位。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保住性命,就不怕不能变强。
等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另外一边张飞灵和花醉雨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
“这是他们身上的妖兽晶核,加起来也有两百积分,你拿着吧ꓹ 争取拿个第一ꓹ 给咱们灵木堂争口气!”
张飞灵笑道。
凌霄没有客气。
也不需要客气。
就像他之前给两人血脉丹一样,他有足够的能力回报对方,因此完全不用介意这些恩惠。
“行了ꓹ 咱们也该离开了!”
干掉天宸风等人ꓹ 时间也已经不早了,三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朝着梦魇山脉之外走去。
籃球之遊戲分
此时的梦魇山脉之外ꓹ 五大堂口的五位青铜长老也已经聚集在了那里。
天宸宗没有黑铁长老,青铜长老就是长老之中最低级的ꓹ 下面则是执事。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许多工作人员。
比如负责清点妖兽晶核的人。
还有负责记录积分的人等等。
相公別使壞 雪花舞
当然ꓹ 也少不了那些来看热闹的人。
不少都是青铜弟子,也有一些早早就退出试炼的黑铁弟子,还有那些没有参加试炼的黑铁弟子。
反正人非常多。
“我们闪雷堂今年兵强马壮,恐怕又要拿第一了ꓹ 真是对不住诸位啊!”
说话之人ꓹ 正是闪雷堂的青铜长老天宸河。
此人生的极为威猛霸气ꓹ 性格也极为霸道。
似乎ꓹ 天宸家族的人都是如此,这大概与他们身为宗主一脉有很大的关系吧。
“那可未必,今年的情况ꓹ 还真得很难说,说不定第一会是我们烈火堂呢!”
烈火堂的青铜长老笑道。
他也有骄傲的资本。
因为往年也就他们烈火堂能够对闪雷堂造成一定的威胁。
“猜总分第一没意思ꓹ 闪雷堂综合实力太强,我倒是更愿意猜猜ꓹ 谁会拿到这一次的青铜试炼第一。”
寒冰堂的青铜长老说道。
总分第一,她没有自信ꓹ 但这个人第一,可就未必了ꓹ 今年他们寒冰堂的慕容雪可是相当的不简单。
“总分我们必然第一,个人第一,也肯定是天宸风无疑,他的实力其你们四堂的人都要强!”
天宸河得意地说道。
碧凤竹一直没吭声。
因为没什么底气啊。
总分第一?
别想了!
个人第一?
十年了,他们从来没拿过个人第一,也是做梦。
妻高一招
因此,她根本不想去讨论,因为实在是没脸啊。
可偏偏天宸河却不肯放过她:“碧凤竹,你们灵木堂这些年进步不小,你怎么不说说啊。”
“我们就算了,只要能多晋级一些弟子就满足了!”
碧凤竹道。
“算你有自知之明!”
天宸河笑道:“灵木堂注定永远是天宸宗垫底的存在,不过如果你们的成绩继续这么差,搞不好明年就不会有灵木堂了。”
“你这话有些过分吧。”
碧凤竹皱眉道。
“过份什么?你们灵木堂除了那个夜灵和林飒之外都是辣鸡,能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吗?”
天宸河的话越说越难听。
“天宸河,你别太过分了,我灵木堂弟子虽然并不优秀,但也不是你口中的辣鸡,他们也在努力修炼,为天宸宗争光添彩。”
碧凤竹冷冷道:“再说了,你们闪雷堂之所以强大,还不是因为宗主,你得意什么?”
“说那么多有什么用,我说你们灵木堂的弟子都是辣鸡,那就是辣鸡!”
天宸河冷笑道。
“要不然,咱们赌一把吧?不说第一了,如果你们灵木堂有哪怕一个人的个人积分能进入前四,就算我输!”
“赌什么?”
碧凤竹问道。
“很简单啊,你要是输了,就陪我睡一晚,我可是听说,你床上的功夫不错啊!”
天宸河大笑道。
这简直太羞辱人了。
听到这话,灵木堂的人脸色都非常难看。
其余三堂的人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天宸河莫不是疯了,这种话都敢说。
冥想的劍
碧凤竹愣在了那里。
实话说,这个赌,她不敢打。
因为她也对灵木堂的人没什么信心。
“这个赌,我跟你打了!”
突然,秦惜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没想到秦惜弱居然带着木珊珊来了。
看到秦惜弱,天宸河直接都流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