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txt-第二百七十一章 一場醉酒引發的慘案推薦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韩申带着墨门少主走出了机关城的三道防线,终于是来到了石城之中。
“少主,再说一次,一定不要惹事!”韩申近乎哀求的说道。
少女厌烦的看着韩申道:“之前还觉得你是墨家这一代最有前途的统领,有机会成为执法统领的人选,现在怎么觉得你这么烦呢?这一路你都说了多少次了。我说了我只是想见见无尘子,找他有点事而已。”
韩申苦着脸,你以为我想么?你才来总院多久,整个墨家总院的统领从上到下,不是被你说是憨憨就是傻子。高渐离在你嘴里成了白痴,盗跖在你嘴中成了混混,大铁锤也成了被人卖还帮数钱的憨憨。你能把无尘子说成什么也可以预见了。
“那是道家人宗掌门不是我们墨家之人,等会儿求您别说话可以么?”韩申祈求的说道。
“你是不是傻,不说话我跟你出来干什么?”少女白了韩申一眼,总觉得自己也看错人了,韩申也不行啊,怎么就成了个话痨。
“对方好几个天人啊!”韩申继续说道,人家身边天人都是按堆来算的啊。
“也就你们一群憨憨,人家一堆天人你也好意思说出来,堂堂墨家在你们这一代,连个天人都没有,真的是丢人,要不是你们靠不住,我会跑出来?”少女看着韩申越想越气,我好好的呆在墨门多好,结果是你们自己不行了跑来墨门门口哭诉着求我墨门出山。
韩申不语,我们也不想啊,谁知道这一届百家吃错了什么,儒家就算了本来就是显学大家,能培养出伏念和颜路也正常,但是鬼知道阴阳家是什么情况,跑出了一个东君和月神,明明他们都那么认真的猎杀阴阳家高层了。
“而且你们是怎么选的人,这一届弟子中,有天人之姿的满打满算居然才一个半,荆轲算一个,你算半个。”少女继续吐槽说道,至于其他人,她是真的一个也看不上,要不是叔父跟他说墨家没落了,让她出来撑个场子,她还不知道百年墨家已经没落到了这种地步。
“我们有这么不堪么?”韩申沉默的问道,这打击有点大啊。
“你说呢?你觉得谁能成得了天人?”少女反问道。
“高渐离应该可以吧?”韩申想了想问道。
“剑胆琴心,是个好苗子,但是剑胆琴心重要的是琴心,你看他来墨家这么久还有碰过琴么?师修临死一弦都没能唤醒他的琴心,你觉得他还能觉醒琴心?”少女无语的说道,师修死时她刚好就在武关,见证了师修死时的孤寂。
韩申沉默了,六指黑侠跟他说过高渐离的情况,跟少女说的一样,他们也在想方设法的帮助高渐离找回琴心,但是高渐离琴心蒙尘,剑胆也差一些。
“盗跖到时还有点可能。”少女想了想说了一个不被人注意的人物。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小跖?”韩申愣住了,但是一想到盗跖吊儿郎当的样子,自己都否认了。
少女摇了摇头,难怪墨家会没落,连看人都不会,无怪会这样了。
“盗跖虽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他又自己的心,有自己的道,比你们任何人都有侠心,如果能得到重点培养,成为天人也是有可能的。”少女说道。
“那在总院少主为什么不明说?”韩申问道,以少女的身份开口,墨家都会去重视的,那样盗跖也能得到更加多的资源培养。
少女看着韩申有些无奈,合该墨家会没落,盗跖走的是盗路,求的就是一颗玩世不恭的心境,要是刻意的去培养,只会让盗跖心有压力,适得其反。
韩申想了想,也知道少女的意思,但是墨家现在毕竟不是他能做主的,只有的荆轲从侠道出来,解决了墨家的问题以后,才能重新开始了,只是这样不知道又要浪费了多少时间了。
“大铁锤呢?”韩申想了想继续问道。
少女看着韩申,有些无语,摇了摇头道:“憨憨一个,墨家也没有昆仑家的横练功法给他,这辈子想进天人是难了,除非你们能拿到横练家的顶级功法给他,就算是这样,他一心想要找到他那个失散的兄弟,你们能找到?”
韩申摇了摇头,能称为顶级功法的都是一家秘传,怎么可能得到,去偷的话,想想道家是怎么对昌平君的就知道了,而且在战场上失散的人找了这么多年都找不到,结果也只有一个了。
“所以,墨家现在能做的就是全力培养荆轲了,走一人当一家的路线。”少女说道。
韩申点了点头,只是想想儒家的伏念和颜路,道家的无尘子和晓梦,荆轲想一人横陈一世的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及微。
石城之中,黑白玄翦和白马终于是又一次惹出事来了。
无尘子黑着脸,看着被一人一马打碎的阴阳家酒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事情是这样了的,他们一行人来到石城以后就找地方住下来,然后等墨家自己找上门来,毕竟他们没有隐藏身份,来到墨家地盘上,墨家不可能不知道,知道了也不可能不派人来。所以他们就留在了酒楼里等墨家来人,同样也是在等不知道什么时候醉醒了赶来的黑白玄翦和白马。
结果就是这一人一马是醒了,然后也赶来了石城,但是白马的酒瘾又犯了,就找到了阴阳家的酒楼,这也没啥,开门做生意,阴阳家也不能说不卖给他们,于是一人一马就在阴阳家的酒楼喝开了。
白马却是喝惯了好酒,嫌弃阴阳家的酒不够味,然后自己闻着味道找到了阴阳家的酒窖,对此阴阳家也一直在克制着任由着一人一马在酒窖里放肆,反正作为百家中的大家,道家还能不给钱?于是一人一马再次喝大了,然后发起酒疯,在酒楼里放肆的奔驰,最终就把阴阳家的酒楼给拆了。
看着已经不知道是装醉还是真的醉死的黑白玄翦和白马,有看向闻讯赶来的星魂和楚南公。
“我们一再忍让,道家这么做过了吧?”楚南公也了解了情况,看着无尘子说道,至于说这是一人一马耍酒疯,你是当我们是傻子,摆明了是上门挑事。
本来还觉得理亏的无尘子看着楚南公,我还没翻旧账,你先跟我翻旧账了,那就不能忍了。
“再过能有你们阴阳家做的过分?公然挑起百家争斗,刺杀一家掌门,南公倒是告诉我是谁过了?”无尘子反问道。
“你能当众杀了我阴阳家五大长老之一的云中君,我们为什么不能刺杀你?”楚南公反问道。
“爪子伸过界了,我道家自然要砍掉。”无尘子淡淡的说道。
“那也是你们道家先抓了我们阴阳家东君。”楚南公继续说道。
“我们是请东君去太乙山做客,她自己不想回来,我们也只能尽地主之谊,不信你们可以去太乙山看看。”无尘子睁着眼说瞎话道。
楚南公看着无尘子,你还能再扯一些么,去太乙山我们谁还能回得来?
“你想怎么样?”楚南公终于还是认怂了,形势比人强,只能忍了,跟道家全面开战,不说打不得的过,就算他们能把无尘子等人都留在这,恐怕也会逼得褐冠子那个老不死的再次打穿碣石宫。
无尘子看着楚南公,他也不想跟阴阳家全面开战,道家现在也没有那么多人。
“交出黄石天书,刺杀我这件事就此作罢。”无尘子说道。
“你!”楚南公看着无尘子,黄石天书就在你身上,你以为我感应不到,我去哪再找第二卷黄石天书给你。
“不给黄石天书也可以,交出你们阴阳家的大五行法门。”无尘子继续说道,谈判不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价吗。
“不可能,想都别想!”楚南公气的吹胡子,大五行修行法门是阴阳家立足的根本,交给你们道家我们还怎么混。
无尘子看着楚南公,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连就地还价都不会,你不给台阶我怎么下去啊,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阴阳家弟子也将无尘子等人围住。
“他们这是要跟阴阳家开战?”韩申和墨门少主也来到了石城,然后就看到了剑拔弩张的无尘子和楚南公。
“应该不会,据我所知,道家现在没人了,在道家弟子回归之前不可能跟阴阳家开战。”少女说道,但是也有些看不懂无尘子和楚南公想要做什么。
无尘子看着楚南公,又看向四周的阴阳家弟子,皱了皱眉,你倒是给我个台阶下啊,真打起来,对谁都不好啊。
楚南公也是看着无尘子,你倒是走啊,你走了我绝不阻拦,就这么僵着,人老了腿也会酸的。
“这两人都不想打,但是谁都不肯让步。”少女说道,跟韩申站在远处的酒楼看着无尘子和楚南公的面目表情分析道。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拱火,绝对能让道家和阴阳家打起来;二是去做和事佬,让给他们双方台阶下。”少女看着韩申说道。
韩申皱了皱眉,去拱火挑起道家和阴阳家的大战,但是后果就是让道家损失惨重,毕竟这里是阴阳家的地盘。调停的话,什么也得不到,墨家跟阴阳家本身就是打得难分难解,阴阳家也不可能因此感谢他们。然而没给韩申考虑的时间,道家和阴阳家却是开打了起来。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着超高的忍耐性,阴阳家弟子的一个紧张,手一抖一道气息没守住,朝无尘子射出了一道剑气。
楚南公呆住了,看向那名弟子,但是顾不上其他,因为无尘子等人却是动手了。
少司命拦下了飞射而来的剑气,反手就是一掌轰出。
焰灵姬等人也是瞬间出手,火焰飞舞跳动袭向阴阳家弟子。
于是一场大战瞬间开启,无尘子和楚南公都是看着对方,这跟他们想的不一样啊,但是现在却是已经骑虎难下了,不打不行了。
Q群:979772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