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3u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墨唐 將臣一怒-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自私貪婪侯君集相伴-ks7oq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墨唐
天牢!
西征诸将一个个垂头丧气,死气沉沉,曾几何时,他们挟灭国之功凯旋而归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是如今却成了阶下囚,别说官位了,就连小命都不保。
只有侯君集还在强撑,他不相信李世民真的会杀刚刚立下灭国之功的大将,正是基于这样的自信,当时高昌大局已定,他才会有胆子私吞高昌财物。
然而已经很多天了,朝廷依旧将他们关在天牢,根本没有放他们出来的意思,这让侯君集多了几分惶恐。
“吱呀”一声。
天牢大门被重重打开,透过一丝光亮进来,众将心中一突,不由心中忐忑的望向天牢入口,只见刑部尚书李道宗亲自来到天牢。
“尚书大人!”
“李将军!”
西征诸将连忙急声道
他们清楚自己入大牢多日,朝中定然争议不断,形势并不明朗,即没有人提审他们,也没有高官出现,李道宗出现在天牢,那就说明朝廷之中对他们劫掠高昌一事已经有了定论,否则刑部尚书李道宗不会亲自前来见他们。
李道宗看了众人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们呀!糊涂!”
众将不由脸色黯然,一脸羞愧。
侯君集眼神一闪,从李道宗的口中听出了一丝风头,立即脸色一变,羞愧道:“罪将侯君集有负天恩,一念之差铸成大错,是罚是杀,任由陛下处罚。”
“臣等请罪!”诸将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老老实实认罪李世民看在之前的情分上才能脱罪,否则只能彻底惹怒李世民。
果不其然,李道宗话语一转道:“好在陛下念旧情,允许尔等将功赎罪,诸位请吧!”李道宗伸手道。
“多谢陛下!”西征诸将不由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多谢陛下恩典!”侯君集朝着皇宫的方向深深一躬,其他众将也纷纷躬身行礼。
李道宗看着众臣的表现,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然而他却没有发现侯君集眼神中闪过的一丝阴鸷。
将功赎罪!
众将之中唯有侯君集付出的代价最为惨痛,这可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灭国之功,他原本想要凭借此功再进一步,成为和李靖并肩的存在,然而现在都成为空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李道宗所说将功赎罪,那他好不容易得来的灭国之功恐怕也要打水漂了,更让他郁闷的是,从此以后,有了这个污点,他的政治前途尽毁,日后想独领一军,重获灭国之功恐怕再无此机会了。
当西征诸将走出天牢,看着明媚的阳光,不由宛如重生一般,心中对李世民更加敬畏。
“老爷,请跨过火盆,去去霉运!”
侯府,侯氏喜极而泣的将一个火盆放在门前,侯君集乃是侯府的顶梁柱,西征归来原本是侯府最荣耀的时刻,可是谁曾想到竟然出这个事情,如今侯君集平安归来,侯氏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有侯君集在,侯府的荣华富贵就能保住。
“夫人放心,陛下最念旧情,为夫不会有事的。”
正邪天下
侯君集并没有拒绝抬脚跨了过去,安慰妻子道。
侯氏抹了抹眼泪道:“夫君莫要持宠而娇,这一次要不是墨侯在朝堂之上仗义直言,否则满朝官员弹劾夫君,陛下就是念旧情也没有办法。”
“墨家子!”侯君集眉头一皱道,他没有想到竟然是墨家子出面。
“墨侯亲自上太极殿请罪,说未能尽袍泽之义,力劝夫君,又提议以此为戒,改革军制,这才让说动陛下让夫君将功赎罪…………。”侯氏简单的将朝堂的经过说了一遍。
侯君集听闻,顿时眉头一皱,不悦道:“好一个墨家子,竟然踩着老夫出头。”
他这一次带头劫掠高昌,直接被群臣弹劾,而墨家子却反其道而行之,明着请罪为西征诸将出头,而实际上却借此上奏改革军制,恐怕从此以后,他侯君集将会成为衬托墨家子的反面例子。
侯氏连忙劝道:“夫君莫要如此说,再怎么说,墨侯也是救了夫君。”
“救我?”侯君集冷笑道,“墨家子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西征诸将皆入狱,唯独他独善其身,定然会被=世人非议,所以他不得不站出来,这下好了,他不但彰显清白,反而借机立功。简直是一箭双雕。”
“可是…………。”侯氏知道自己夫君的性格,想要再劝,却被侯君集打断。
“不用说了,为夫累了,想要静一会!”侯君集一脸疲惫道。
侯氏知道侯君集的性格,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侯氏离开之后,侯君集长叹一声,豁然起身,来到一间密室之中,看到两个精美的金簟,豁然露出恼怒的神色,刷的一声的抽出长刀,对准了两个金簟。
“若不是因为尔等这两个俗物,本将军又岂能陷入如此地步。”侯君集恼羞成怒,想要毁掉这两个罪魁祸首。
一夜新娘:当高官遭遇剩女
然而当他真正挥刀的时候,却怎么也下不去手,毕竟金簟的价值不菲,而且精美异常,若是损坏,那就剩下一些金丝了,那就损失惨重了。
“儒家,墨家没有一个好东西!”侯君集恨声道,事已至此,他就是刀斩金簟也没有丝毫的用处,他已经失去太多了,而面前的金簟恐怕将会是他西征的最贵重的战利品了。
最后,侯君集颓然的叹了口气,走出密室,在其身后,两个精美的金簟依旧留在密室之中。
然而侯君集的却不知道是宝物无罪,真正让他陷入此地步的乃是他自私贪婪的性格。
而在同样一间密室之中,于志宁和马嘉运沉默相对。
“都怪墨家子插手,让儒家功亏一篑,否则拿侯君集杀鸡儆猴,定然让兵家好看。”马嘉运恨声道,他乃是儒家最为激进之人,一直想着打压其他百家,维护儒家的地位。
于志宁摇头笑道:“虽然这一次让兵家逃过一劫,不过也也并非没有收获,墨家子提出的改革军制之法,也算是为兵家拴上的马缰,兵家嚣张的势头再也不复从前。”
虽然过程很曲折,但是最终打击兵家的目的也算是完成了,无论是侯君集下狱还是改革军制,都让侯君集留下了大量的
“接下来就要轮到墨家了。”
二人心有灵犀对视一眼,兵家的势头已经打趴下,接下来就是风头正盛的墨家,而想要打击墨家,其中墨家子就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