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qa6精华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 西方蜘蛛-第一千四百十六章 好好調教熱推-3ng9f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进薛岳办公室的时候,孟绍原的腿还是一瘸一拐的。
太狠了。
把自己发明的刑具用到自己身上?
不行,以后自己得少发明一些这种刑具。
天知道将来还会不会再出现一次。
“薛叔叔……”
“你没资格叫!”薛岳怒气不消。
“薛叔叔,你得听我解释啊。”孟绍原也不管,把当时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当然,其中自然不免宽大其词,添油加醋,颠三倒四,胡编乱造。
薛岳是个职业军人,指挥一场战役,谈笑间让强掳灰飞烟灭。
可是面对孟绍原这样的民国头号无赖,第一吹牛大王,他的经验到底还是不足。
被孟绍原这么一通吹嘘,心里的气也算是彻底的散了。
这孩子做事虽然过分,但究竟是事发突然,紧急情况下不靠自己家人还能靠谁?
“这事……算了……”
薛岳板着脸说道:“但你以后做事,能不能提前通知一下?我薛岳个人的名誉算不了什么,可是我到底是第一兵团总司令,是湖南省政府主席,这要弄得人尽皆知,让我以后还怎么带兵打仗?”
“是,是,薛叔叔,我错了。”
“腿没事吧?”
“疼得厉害。”
“你活该。”薛岳骂了一声:“坐下说话吧。说,这次来长沙做什么?”
“特殊任务。”
孟绍原放低了声音:“您这里前几天是不是抓了一个叫董敏俊的日本特务?”
薛岳一怔:“是,做什么?”
“我要想办法把他营救出来。”
营救?
薛岳随即反应过来,这小兔崽子大约又要执行什么计划了。
他也懒得过问,问了自己也不明白:“人,是被我抓了,到哪现在不在我的手里。”
“在哪?”
“去找你们戴局长要人吧!”
……
孟绍原怎么也都没有想到,戴笠居然也来了长沙。
薛岳面前他可以肆无忌惮,但是在戴笠面前他还是不敢造次的。
身子站得笔直,要对像个职业军人就又多像。
“上海混得风生水起的?”
戴笠一开口便是这样的话。
“还行,戴先生。”孟绍原小心翼翼说道:“在您的指挥下,我军统局上海区……”
“够了。”戴笠打断了他的话:“你的那套,用在薛岳身上可以,在我这里就别用了。”
“是的,戴先生。”
上司大叔成婚记 苏想
“做,的确是做的不错。尤其在常熟那次,振奋了国人抗战到底的决心,委座也亲自嘉奖,算是给我争了光。”
“誓死报效党国,誓死抗战到底!”
“说了场面话不要说了。”戴笠平静地说道:“绍原,我和你打听一件事。”
孟绍原立刻警觉起来。
戴笠越是那么客气的和你说话,越有问题:“戴先生不管问什么,绍原一定知无不言。”
“从你嘴里听不到几句真话。”戴笠丝毫不给面子:“但这次,我还是希望听到你说真话的,钱新民怎么回事?”
早晚到这事。
孟绍原早就有心理准备了:“钱新民?不知道啊?”
“他去上海接受嘉奖,然后就失踪了。谁谁给他的嘉奖?他为什么会失踪的?”
孟绍原没有一秒钟的迟疑接口说道;“嘉奖呢,是我给的。南京区隶属于上海区管辖,我是他的上司,这次南京毒酒案,南京区立了大功,钱新民本人也是领导有方,为了提升士气,所以我特别私人掏腰包给了他一大笔奖励。
钱新民当时说很久没到上海了,要好好的转转,我提议给他配备警卫,但他没有答应,他说自己也是老牌特工了,没啥事,我也就没有勉强,谁想到后来就失踪了……”
“哦,这么回事啊。”
戴笠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相信了,在那沉默了一会问道:“孟绍原,你说谎的时候是不是从来不在乎是对谁说的?”
“绍原不敢。”
“你敢,你有什么不敢的?”
戴笠笑了笑,可是笑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孟绍原,只要你认为有必要,即便站在委座面前,你也一样敢说谎,对不对?”
“不敢,不敢!”
孟绍原开始觉得汗水从后背渗出来了。
“你这个人呢,本事是有的。”戴笠缓缓说道:“上海在你的指挥下,风生水起,日本人闻风丧胆。地表最强特工,一点都不夸张。可你呢,胆子太大,只要你觉得应该去做,这世上就没你不敢做的事。前段时候,你提议撤换了钱新民,我没答应。过几天,钱新民就失踪了?
孟绍原,我可以容忍你犯些小错,就算你骗我,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这次过分了。钱新民是谁?军统局南京区区长,一方要员,南京毒酒案的大功臣,你说让他消失就让他消失?你究竟有几个胆子?你究竟有几颗脑袋?”
孟绍原大声说道:“我没做过,我不承认!”
“是啊,你没做过,你天衣无缝。”戴笠居然轻轻一声叹息:“你在上海只手遮天,我要谁消失,保证做到一点痕迹没有。我还真的找不到你的破绽。孟绍原,我奈何不了你,但我到底是管你的,对不对?”
“是的,戴先生。”
“我不是你的戴先生,我是你的戴局长。”戴笠淡淡说道:“孟绍原,你在上海辛苦了,上海区的区长,你别做了,和我回重庆去吧。”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就这一句话,顿时让孟绍原晴空霹雳吗,他一下子就慌了:“戴先生,不,戴局长,眼下上海的局势……”
“上海的局势目前还算稳定。”戴笠根本不听他的辩解:“我军统不是只有你一个孟绍原,我知道,你在上海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了,可你回重庆好好的休息一段时候,你在我身边,我好好的调教调教你,争取在抗战胜利前把你身上的那些坏毛病都给改了。”
我的亲娘祖宗哎。
孟绍原真要哭了,现在把他调离上海,这不是要了自己的命吗?
孟绍原一咬牙:“戴局长,我错了。”
“你错了?你会错?”
“我真的做错了。”
孟绍原心里迅速对形势作出了估算。
这一劫,今天无论如何都跑不掉了。
戴笠心里确信,钱新民是自己让他失踪的,他现在要的就是自己的一句实话。
说出来,无非两种可能。
一种情况就是就地免职,家法从事。
一种是被他狠狠的臭骂一顿,但他还会用自己。
大概,后一种可能性略大一些吧?
(发了两天高烧,今天才好,存稿已经没了,今天还有一章12点左右更新。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