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814章 真是……太有意思了!展示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浦生彩香看高山乙女神色认真,皱了皱眉,“应该是真的,我答应过他,不随便往外说,但我觉得以后寒蝶会要买武器,说不定可以买很多,他也能赚钱,应该不会怪我,而且我只能跟您说……”
高山乙女压下心里的激动,“彩香,不用以后,我们现在就能买,我手里有钱,然后我们再卖出去,这样寒蝶会能发展得更快。”
“可是……”浦生彩香再次皱眉,声音压得更低,“那样会很危险的吧?要是被警察知道了……”
“彩香,极道组织怎么可能不做那些危险的事?”高山乙女直视着浦生彩香的双眼,认真道,“卖出去的事让别人去做,我们只负责买,不过,你得让我跟对方见面谈谈,先确定你是不是被骗了,如果不是的话,我们一定要争取这个机会。”
确认真假,再说服对方给她们供货。
浦生彩香低下头,似乎在犹豫,片刻后,拿过衣服,匆匆往身上套,“那我这带您去找他!”
“哎……”高山乙女见浦生彩香披衣服时碰到背上的刺青、疼得呲牙,无奈道,“也不急这一时啊。”
“不行,想到了就要去做,我不想待在这里猜!”浦生彩香一副没什么心眼又风风火火的样子。
高山乙女仔细一想,先接触确认一下也好,她也不用左猜右想,确认了之后再回来做详细的计划。
浦生彩香联系的是鹰取严男。
当然,是顶着斯利佛瓦那张络腮胡大汉脸的鹰取严男,还改变了口音,偏关西腔调。
早在之前,组织就让迪伦-加西亚跟猿渡一郎打过招呼,让猿渡一郎照顾一下自己的表亲侄子。
猿渡一郎需要仰仗迪伦-加西亚的关系,自然不会推辞,早就联系上顶着假脸的鹰取严男,一群人吃喝一顿,答应每批货都会给鹰取严男供一些,算是带鹰取严男一起赚钱。
在浦生彩香主动联系、说明情况的时候,鹰取严男选了中野区的一家饭店,让浦生彩香和高山乙女过去。
三人在饭店碰面之后,浦生彩香笑嘻嘻就迎上去了,一把挽住鹰取严男的胳膊,“大叔!”
鹰取严男卡着墨镜,努力保持表情不崩,想到自己身上还装着窃听器,不得不陪浦生彩香演下去,看向高山乙女,“请坐吧。”
唉,自从跟了老板,保镖的事是一点没做,杀人放火炸大楼,威胁勒索搞敲诈,现在还得客串演员,真是……
(ー_ー)
太有意思了!
……
中野区。
一辆黑色保时捷停在路边。
车子后座,池非迟右耳戴了耳机,听着那边传来的对话。
“……彩香,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大叔,你还是生气了啊?”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14章 真是……太有意思了!相伴
“……斯利佛瓦先生,这些事我不会说出去的,就算说了,也没人信……”
前座,驾驶座的车门被拉开,琴酒上车后,把一个便当盒丢给池非迟,“情况怎么样了?”
池非迟接住便当盒,取下耳机,把窃听录音用笔记本电脑转成外放,“还在谈。”
没多久,伏特加带着一个箱子回来。
接下来,三人就一边吃鸡肉便当,一边听鹰取严男那边的情况。
那边,鹰取严男一直在否认自己有走私渠道,双方互相试探,谁都没有说得太明白,不时谈谈别的话题,很像一出大型的狗血都市剧。
池非迟吃完便当,那边还没谈完。
伏特加帮忙收了一个空便当盒,拿到路边垃圾桶丢了,转身重新上车,“鸡肉便当啊,我还以为是鱼的……”
“我不吃鱼。”池非迟表示抗议。
他对鱼肉便当本来没什么意见,结果伏特加曾经连续买了好几天的鱼肉便当,里面都是炸鱼、酱鱼,都给他吃出心理阴影来了。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14章 真是……太有意思了!相伴
他可以吃鱼,但坚决不吃鱼肉便当!
琴酒没吭声,沉着脸开车离开原地。
吃个饭还挑三拣四,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开伙了?
伏特加这才想起来,对,今天午饭是大哥买的,那就不能太挑剔,“咳,斯利佛瓦他们还真磨蹭啊,幸亏他有耐心跟高山乙女这么周旋。”
“短时间内谈不妥。”琴酒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池非迟也没着急,继续听那边扯皮。
他要鹰取严男做的事,就是把从猿渡一郎那里得来的走私品转给寒蝶会销售。
这次接触肯定谈不拢,高山乙女还在试探,他也不会让鹰取严男太主动。
大概还要再接触两次,高山乙女就会发现鹰取严男有途径拿到低价的走私品,但没有足够的人手,从而主动去说服鹰取严男展开合作。
在这期间,高山乙女会把寒蝶会正式注册,找可信的人组成一个班底,再发展一下。
鹰取严男在‘考察’之后会同意合作,让高山乙女替他销货,他抽取一部分钱,并且跟猿渡一郎打招呼,把高山乙女说服他的理由告诉猿渡一郎。
这一部分钱也必须抽,不然高山乙女和猿渡一郎都会怀疑鹰取严男的用意。
同时,猿渡一郎大概率会替鹰取严男在寒蝶会里争取一些权力,向迪伦-加西亚表一个‘我很认真照顾您侄子’的态度,而就算猿渡一郎不提,鹰取严男也会暗示要在寒蝶会分一杯羹,表现出一副贪婪嘴脸。
高山乙女想发展寒蝶会,只要不是很过份的要求,肯定会忍着气同意,但因为鹰取严男是男性成年人,因为鹰取严男不像浦生彩香一样跟她亲近,因为鹰取严男的‘贪婪’,高山乙女心里的警戒线会被触动,会把鹰取严男当成假想敌,防着鹰取严男夺权。
在高山乙女提防鹰取严男的时候,浦生彩香不插手寒蝶会的发展,不会在意金钱,做高山乙女光辉下的解语花、开心果,但暗地里,浦生彩香会利用寒蝶会为组织在收集情报,或是派人给组织行动当炮灰。
组织同意这个计划,看中的从来就不是寒蝶会那点金钱或者权力,而是寒蝶会那张铺开的情报网。
高山乙女内心过于渴望权势和地位,或许有手段有能耐,但格局不够,一朝得势,就会迫不及待地宣扬地位、抓紧权力,所以才会成为他选定的目标。
没错,高山乙女就是一个帮忙发展情报网的劳动力,一个替浦生彩香分散警察注意力的靶子,一个能把组织彻底掩盖住的工具人。
優秀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14章 真是……太有意思了!分享
顺利的话,警方只会把浦生彩香当成一个被寒蝶会头目看中并宠爱的半大孩子,也算是未来的继位者,会留意,但不会放在心上,更查不到组织头上,而招摇的高山乙女才会成为警方的头号目标。
但高山乙女内心过于渴望权势这一特点有利有弊,靶子立不好,反而会先损失。
如果没有鹰取严男这个惯着浦生彩香的‘大叔’,作为走私线的关键点,如果没有鹰取严男这个假想敌,高山乙女就算不把浦生彩香一脚踢开,也会紧紧抓住手里的权利,见不得任何威胁到她的人或者事,只会把浦生彩香作为哄自己高兴的小女孩,浦生彩香得不到多少权利,也不会有人听她的。
他安排鹰取严男这个节点,就是为了牵扯高山乙女的精力,让浦生彩香更方便行事。
同时还有一个原因——
如果高山乙女觉得自己辛苦发展却为浦生彩香做嫁衣、心有不甘的话,估计会不顾一切推动寒蝶会的发展,用不光明的手段胁迫女性加入风俗业,那样寒蝶会只会早早被警方或者公安盯上,组织也得不到多少,不如让寒蝶会发展长远所获得的东西多。
再就是,自愿进风俗业的女人他不管,但没必要因为他的计划逼得高山乙女去逼良为娼,没必要缺德的时候,还是别缺德了。
所以,他给了高山乙女一个能推动寒蝶会发展、能尽早享受到权势的走私线。
这就是他制订的初步计划,跟着了解一段时间,要是没出意外,也不需要做多少调整。
猿渡一郎没有损失,只是低利润分了一点走私分销的货物出去,给谁都是给,至少在猿渡一郎看来,能讨好迪伦-加西亚就值得。
高山乙女也不亏,猿渡一郎以最低价把那些东西交给鹰取严男,就算鹰取严男抽了一部分,高山乙女也有的赚,还能成为一个女性社团的大头目,圆一圆自己的梦。
前提是,高山乙女那里别出什么岔子,不然对准她的可就是组织用来灭口的枪口了。
琴酒开着车,腾出手点了支烟,“要是高山乙女失控或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把人先一步解决掉,浦生一个人不一定能盯住高山乙女的动向,最好再安排两个人进寒蝶会盯着,拉克,斯利佛瓦知道你的身份,绝对不让她把警方的注意力引到斯利佛瓦身上去。”
“你安排,”池非迟垂眸调整着电脑里传出的录音,“朗姆那边应该也会安排人进去。”
组织确实重视寒蝶会未来的情报网,但这只是一堆任务中的一个。
多方行动,是为了群策群力、尽快解决,再一起转手下一个任务。
说到底,这只是随手撒网,把浦生彩香安排过去做点事。
就算失败了,只要别让组织惹上麻烦,那就不可惜,琴酒和朗姆安排过去的也不会是核心成员。
“要混进去,那就要找风俗业的女人吧?”伏特加道,“那种女人可不好找。”
琴酒也发现他们这边没有合适的人,找人去演风俗业的女人又不值当,还不如节省一点精力和人力,“那就不用操心了,朗姆会安排的。”
“我接个电话。”
池非迟察觉手机振动,出声提醒了一句,将笔记本电脑里监听的声音关了,才拿出手机接听。
“小兰,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