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起點-第四百二十九章 寒潮推薦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雪衣堡。
昔年威震韩国的庞然大物,随着韩国内部的权力更迭,此时萧索异常。那本属于白亦非的蝙蝠状的家徽,在堡垒内部每一个角落被清除。
黑暗的通道之中,明珠夫人捧着盒子,一步一步走来,直到长道尽头,赵爽所在。
石窗外深秋的寒意越发彻骨,至此时,韩国内部的情势已经彻底落下。曾经的夜幕四凶将,血衣侯身死;翡翠虎家财籍没;潮女妖在所有人的心中,已经不存在了;蓑衣客至今下落不明。
“这些年雪衣堡所藏各种巫蛊之术、甲士训练之法、金银财富已经尽为君上所得,这是最后的东西。”
明珠夫人打开了手中的盒子,里面是一个黄铜色的盒子。
“苍龙七宿!”
赵爽回转身来,缓缓一笑。
“这个盒子不在韩王室的手中,想不到却在雪衣堡?”
“韩王一直不知道,这个属于韩王室的秘密其实早已经不是秘密。白亦非让我潜藏在韩王宫中这么多年,除了作为夜幕的潮女妖,更重要的便是为了从韩王室手中得到这个盒子。所以,每次韩王到我寝殿之中,我都已秘术让其进入梦中的世界,便是为了得到了这个盒子以及这个盒子中的秘密。”
“然而,这个盒子十分奇特,白亦非得到这个盒子之后,便是从韩王那里不断得到情报,也一直打不开。后来我才知道,只有韩王室的血脉,才能打开这个盒子。”
赵爽看了一眼盒子,轻轻一笑。
“所以,白亦非想要杀你,不仅是因为王玺的事,更因为这个巨大的秘密。”
明珠夫人低着头,神色暗淡。
“是的!”
赵爽盖上了盖子,手触碰明珠夫人的下巴,微微上抬,看着她漂亮乃至妖异的面庞。
“那么接下来,我该如何处置你?”
明珠夫人的瞳孔微缩,情绪起伏,气息微蹙。
“君上想要如何?”
“你可以死,又或者成为我的手下。”
明珠夫人凄惨一笑,有些无可奈何。
“我有选择么?”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ptt-第四百二十九章 寒潮鑒賞
赵爽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两个小瓶子。
“生未必乐,死未必苦。你精通百越的巫蛊之术,自然应该知道这两个瓶子里的东西是什么?”
明珠夫人手颤颤巍巍的伸出去,打开第一个瓶子的时候脸色苍白,而当知道第二个瓶子里的是什么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仿佛被抽空了力气,瘫软在了地上。
“血……血契咒蛊。”
“活着……你便不是韩国最为的尊贵的明珠夫人,而只是逆流沙中的潮女妖,要在阴暗之地躲避世人的目光,也许大部分的时光都在巴蜀之地,阴冷的寒潭旁生活。”
“你……”
明珠夫人看着赵爽,面色苍白。她没有想到,赵爽要比白亦非更加厉害,更加残忍。
残忍到甚至能以一种大义凛然的模样让人去做这个世界最为残酷的选择。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討論-第四百二十九章 寒潮
“那么现在,你愿意选什么?”
“我要活着!”
这一刻,明珠夫人眼眸坚毅。她毫不犹豫打开了第二个瓶子,用刀划开了白皙的手臂。
当蛊虫遇到血液的时候,一瞬间仿佛蒸发了。
红色的斑点很快出现在明珠夫人白嫩的肌肤上,她痛苦地倒落在地上。
赵爽看着这一切,面色冷漠,手一挥,一道血红色的符闪现在空中,落到明珠夫人胸前。
一瞬间,这些红色的斑点受到符光影响,开始从肌肤上下沉,终究消失不见。
一条条血线从明珠夫人身上出现,交结勾连,组成神秘而又晦涩的图纹。最终,汇集到了明珠夫人的眉心。
嫣红一点,似血一般。
明珠夫人跪在赵爽面前,仰着头,似乎在承受甘霖。
赵爽咬破了手指,鲜血滴落,落在了明珠夫人的眉心。
鲜血渗入眉心,明珠夫人遍布全身的血线消退。本是有气无力的明珠夫人,在肌肤重新变得白皙的那一刻,变得比过往更加妖艳。
她小心翼翼握着赵爽的手,吸吮着她的手指,眼神妩媚。这一刻,曾经的碧海潮女妖仿佛完完全全脱离了人的属性,变成了纯粹的妖灵。
………….
寒潮初起,江上泛着雾气。
卫庄持剑,来到了码头。而系在码头旁的孤舟上,只有一个披着斗笠的人在钓鱼。
“蓑衣客!”
“我躲了这么久,流沙的卫庄大人还是找到了。”
顿了顿,蓑衣客一笑,带着轻微的讥讽之意。
“还是说,大将军!”
“夜幕已死,如今在这韩国,是流沙说了算。”
“姬无夜已死,曾经的夜幕四凶将四损其三,我想要在这里安稳度日,卫庄大人终究不肯放过么?”
卫庄一笑。
“我已经得了姬无夜、翡翠虎的财力,拥有了雪衣堡作为我的封地,整合了白甲军。流沙吸收了夜幕与百鸟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可要掌控韩国,终究还差了些。”
蓑衣客有些惊异,微微转过头。
“我手中的情报网络?”
卫庄的嘴角流露出了微微弧度。
“失去了夜幕的财源,你手中的情报网络怕是已经损失大半。流沙可以继续给你提供财富,让你继续构筑情报网络,甚至能够与罗网相抗衡。”
“惊鲵与玄翦时刻数年再度现身,既能杀了血衣侯,卫庄大人身后的汉阳君要对付罗网,还需要流沙么?”
精品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討論-第四百二十九章 寒潮看書
“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卫庄甚至没有拔出手中鲨齿,只是冷声而道,“现在,你可以做一个选择,死或者成为我的手下。”
“卫庄大人不怕我他日会背叛么?”
“你只要知道,流沙的蓑衣客,背叛那日,我会亲自取下他的头颅。”
卫庄淡淡笑容,却是十分自信。
蓑衣客放下了手中钓竿,转过身来,走向了码头,半跪在了地上。
“见过卫庄大人!”
“很好,自今日起,你全力扩大手中的情报网络。我要知道上至列国朝堂,下至江湖各派间的重要消息。”
“卫庄大人的野心怕不是成为下一个姬无夜。”
“姬无夜只是想在韩国身上敲骨吸髓,而我,会让韩国变得更强大。”
寒风之中,卫庄一笑。蓑衣客看在眼中,他能感受到,流沙之主卫庄要比姬无夜、白亦非更加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