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線上看-399:教她男歡女愛,教她男女之別(二更讀書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穿好了吗?”
她不吭声。
戎黎再等了会儿,才回头看她,就见她抱着膝盖团成一团,昂着首哼哼唧唧,拿后脑勺对他。
戎黎走过去,蹲下托住她的腰,将她抱过来,让她面对着他:“现在还怕吗?”
她坐在汤池里,水只到她胸口的位置。
她蹬了一脚水在他身上:“负心汉!”她吸了吸鼻子,带着点儿哭腔,“我都说舔干净了……”
真是祖宗啊她。
戎黎没辙了:“好好好,都是我不对。”
她哼了声,又蹬了他一脚。
她就披了件他的外衣,哪里遮得住她乱蹬的腿。。
“别乱动。”戎黎手压在她膝盖上,为了把注意力移开,他的目光落在她沾着水的睫毛上,“在我面前也就算了,在别人面前不可以不穿衣服。”
棠光很少幻成人形,还没有经验。
“凡汐面前也不可以吗?”凡汐是她最好的朋友。
戎黎突然凑近,把坠在她眼睫上不肯滑落的那滴水吹掉:“不可以。”
脸上痒痒的,棠光挠就挠:“那我师父呢?”
戎黎是很严肃的表情:“除了我都不可以。”
她不懂:“为什么要除了你?”
戎黎还没有教过她男欢女爱。
“以后再告诉你。”
又是以后。
棠光踢了踢水,表达不满。
戎黎手上稍稍用力一些,不让她乱动:“男女有别,以后和岐桑也要避嫌。”
这三万余年来,她统共就当过几回人,戎黎和岐桑都没教过她为人之道,她还是一张白纸,懵懂天真,对什么都好奇。
“什么是男女有别?”
戎黎想了想该怎么解释,太复杂了她会理解不了。
“你怎么不说话?”
她伸手去扯他的袖子,披在身上的衣服因为她手上的动作而滑落到水里。
冰肌玉骨,桃色绯绯。
戎黎短暂地呆滞了一下,然后右手伸到她背后,搂住她,手背抵住她后面的石壁,凑近了,先吻了吻她的眼皮。
她眨了两下眼,呆呆愣愣地看他,一动不动,任由他做任何事情。
他吻她的唇、锁骨,还有身体。
他抱起她,换了个姿势,后背靠着石壁,让她坐在自己身上,他的外衣浮在水面,悠悠地荡着。
火熱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399:教她男歡女愛,教她男女之別(二更鑒賞
他把吻落在她胸口:“这些事只能跟我做,这就叫男女有别。”
汤池里的温度有点高,把人蒸得滚烫。
棠光骨头发软了,整个窝在他身上,目光有些茫然,似懂非懂。
“不明白也不要紧。”戎黎把衣服捡起来,重新裹好她,“我会慢慢教你。”
她失神地想了一会儿,明白了一些,抱住戎黎的胳膊:“我很爱干净,才不会让别人舔我。”
她只让戎黎舔。
戎黎摸摸她的脑袋:“嗯,很乖。”
“既然我这么爱干净,那别泡了好不好?”她两个脚丫子在水里,完全出于本能,在狗刨,“我不喜欢水。”
戎黎把她不由自主往上窜到身体压下去:“再泡一会儿,那样才好得快。”
棠光把下巴压到他肩上,想咬他,然后突然发现:“神尊,你尾巴又出来了。”
戎黎是白狐,三尾白狐。
他红着耳朵嗯了声,已经习惯了。
棠光对他的尾巴很好奇:“我能摸摸吗?”
狐狸的尾巴不能随便碰。
除了配偶。
戎黎点头:“嗯。”
棠光伸手绕到他后面,先用手背蹭了蹭他尾巴上的毛,然后手指戳戳,最后握住了:“你是什么品种的狐狸?”
摸起来好舒服。
她贪心地想,如果能枕着他的尾巴睡觉就好了。
戎黎喉咙里有点渴,他舔了下唇:“不知道,这世上只有我这一只三尾狐。”
棠光圈着他的尾巴,一直往上。
“可以了。”戎黎呼吸变重,“不可以往上摸。”
“哦。”
棠光一脸遗憾地收回了手。
可能是毓秀山的温汤起了作用,没到半个月棠光就活蹦乱跳了。
天光上只有一个节日,叫封神庆,万年一度。
在封神庆那天,各重天光的神尊神君们都会上九重天光,切磋斗法,吃酒消遣。
戎黎不想让棠光去,她闹腾了许久,他没办法才松了口。上九重天光之前,他叮嘱她不准乱跑,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师兄师姐。
可是师兄师姐都是大忙人,与人斗法去了。
她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伸着脖子张望了几眼,看不到戎黎和岐桑。他们神尊都坐在殿中,她在殿外。
大家都人模人样,就她一只猫,可能都不屑跟她为伍吧,她旁边的位子空着,没人来坐。她也乐得自在,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看人斗法,好不惬意。
“喂。”
好不礼貌。
棠光抬头:“我不叫喂,我叫棠光。”
是照青神尊的七弟子柳虚:“我和我师妹要坐这里,你下去。”
神君之间也有神位级别之分,棠光和柳虚是一个级别,同为四簇蓝焰。
柳虚不喜欢棠光,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就觉得她一只来路不明的野猫不配跟他平起平坐。
棠光蹲坐在椅子上:“我先来的。”
柳虚嗓音不小,一点面子也不给:“你一只猫,有必要占位子?”
猫怎么了?猫吃你家鱼了?
棠光觉得他莫名其妙,而且无理取闹:“我也是蓝焰神君,怎么就不能占位子了?”
柳虚嘲讽:“你趴在桌脚就行了。”
“你一只蜘蛛,”是红晔来了,“你怎么不趴桌脚?”
柳虚的师妹连忙见礼:“红晔神君。”
红晔是九簇蓝焰的神君,就是万相神尊的大弟子,神位仅居于二十八位神尊之下,柳虚不敢顶嘴,心理再不服也得忍着。
红晔走到棠光身边:“这里是我的位子,让开。”
柳虚心有不甘地扫了棠光一眼,让开位置,掉头走了。
棠光心情舒坦了,冲着红晔眉开眼笑:“红晔,你人真好。”
红晔身着一身红衣,仍是少年模样,温润又清雅,他瞧了瞧她面前已经空了的杯子:“少喝些,这茶是用天光露煮的,喝多了会醉。”
戎黎不让喝酒,棠光第一次喝酒就是同红晔一起喝的,她酒量不好,喝多了喜欢上树。
“红晔神君,”伽诺神尊殿中的仙娥过来,“我家神尊有请。”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99:教她男歡女愛,教她男女之別(二更閲讀
红晔起身离席,对棠光说:“我去去便回。”
“嗯。”
棠光抱着杯子继续喝茶、吃糕点。天光上的神大多都辟了谷,糕点做得一言难尽,不过不要紧,她不挑食。
她正吃着——
红晔跟前的仙童过来了:“棠光神君,红晔神君在殿外石阶下等您,他差我来请您过去。”
“等我做什么?”
“神君没有说。”
棠光跳下椅子,去找红晔了。
万相神殿外的石阶有九百九十九阶,棠光法力差,下个台阶都喘。
她没看到红晔,四下找了找。
“红晔。”
“红晔。”
红晔从石狮子后面出来:“棠光。”
棠光走过去:“你叫我来干嘛?”
他蹲下:“我有东西给你。”
他抬起手,一拂袖,掌心多了一袋油纸包的东西。
棠光鼻子动了动,嗅到了:“你上次给我吃过这个。”
是一种果肉,闻起来很臭,但吃起来很香,红晔给她吃过一次,她很是喜欢。
“在大殿吃会有味道。”红晔把装着果肉的袋子给她,“你在这儿吃。”
“好。”
棠光蹲在最下面一层台阶上,抱着果肉在舔。
红晔坐在旁边:“棠光,你脖子上挂的是什么?”
“是珍珠,我拜师时,我师父送的。”
她脖子上用绣了蓝焰的带子串了一颗珍珠。
红晔似乎对她的珠子很感兴趣:“你能取下来给我看看吗?”
戎黎说不可以给别人碰。
可是红晔不是别人啊。
她纠结了很久,“好。”
她把油纸袋放一边,摘下珍珠,放到掌心里递给红晔,可下一秒珠子就化成了血,无声无息地融进了她皮肤里。
果然是三尾狐的心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