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第九百九十五章展示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而在另一边,潘崇彻打着打着,发觉了不对劲。
按照道理来说,他这边的西门,宋军应该是三万人左右,他手中三万御营,对其而战,应该是针尖对麦芒,旗鼓相当才对。
可,如今来看,竟然是全局占据优势,虽然称不上碾压,但也相差不多。
“古怪,这很古怪。”
潘崇彻仔细地观察着,手中的单筒望远镜,不自觉地放入了眼前。
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际,更遑论这股宋军,据守军寨,与他相互拼杀,拉锯,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这样一来,更是难以分清对面的人数了。
况且,宋军并没有统一的绒度,骑兵喜欢用绯红色,而步兵,却又是黑色,苦涩,黄色,杂交而用之,不过对战却不麻烦,毕竟唐军戎袍统一,黑夹红,其他都是队友。
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这军寨,已经被夺取了小半,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出意料的话,定然会拿下。
“不对劲,不对劲!”潘崇彻嘀咕道:“宋军不可能那么弱,况且,那么弱,岂不是证明自己并不是很强?”
“不对,这不是宋军真正的实力,要么他在引诱,埋伏,但这是决战,这样做的就是白痴,唯一的可能,就是如今的西门,并没有这么多兵马。”
“该死,中计了——”潘崇彻惊诧不已。
他这边兵马少,那么很多人就调到了另一面,极大可能在东门,皇帝的位置。
而他在西门,就算是去援助,也得跑个几里地,还得绕过南门战场。
“皇帝曾言,火炮战无不胜,想来不是假话。”潘崇彻思量着,觉得东门并无危险,但他又摸不准,一旦有个万一,那就是一场大溃败了。
找个北人来统治南方,这是个糟糕的想法。
南人落后太久,是时候统治北人了。
“调遣万人出来,去往东门。”
潘崇彻下定了决心,哪怕他这边败了,也不能让皇帝有所闪失。
南门的张维卿,则颇有些无奈。
关中轻骑,以及温末骑兵,只适合当斥候,面对全副武装的宋骑,只是跑得快,根本就打不过。
而步兵上,则是半斤八两,四万五的步兵,与三万的宋兵打,没有优势,反而略微带点劣势,这还是王彦超、杨廷璋等人,不断地指挥结果。
“憋屈啊!”张维卿颇为无奈。
关中的横扫,碰到如今的场景,根本就是冰火两重天。
宋军阵容齐整,士气高昂,面对多数的唐军,勇往而上,甚至发自内心的看不起。
“陛下那边,应该快要揭晓了吧!”
张维卿望着远方,那里的厮杀声不绝于耳,奔腾的马蹄轰轰作响,可见其激烈,惨烈。
至于支援,他并没有多余的实力,只能全力以赴得应对如今的战事罢了。
回到东门。
骑兵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寻找到阵型的缝隙,然后不断地扩充战果,撕开解缝,从而不断地穿插,撕裂。
没有了战阵,面对骑兵,步兵就是个靶子,被践踏成泥。
呼延赞一直认为,骑兵永远高与步兵,也是战争中的主力部队,步兵只是配合清扫战场,在后头吃灰罢了。
火炮,如今的一场骑对骑的厮杀,宋军以不到三千人的代价,让唐军死伤过半,可谓是极为惨重的。
换句话来说,宋军已经开始掌握战场的节奏,然后寻找唐军阵型的缝隙,不惜一切代价地撕开,破防,攻伐那张飘扬的大纛。
如果能俘虏唐帝,那就是天大的功勋,梦寐以求。
“等等,那是什么?”呼延赞望见那一口口大管子,诧异不已:“唐人在搞些什么名堂,就不能真刀真枪的打一仗吗?”
被这般东西瞄准,呼延赞感觉很不好受,仿佛被野兽盯到,让他内心燃起危机感,他立马操纵着马匹,远离其方向。
数十门火炮,对准着徘徊,且着甲的宋骑,火炮手们正清理着炮口,擦拭着边沿,等候着命令。
随即,数个背着旗子的传令兵,纵马而来,气喘吁吁地说道:“陛下有旨,对准敌方骑兵,准备开炮。”
很快,炮兵指挥就凝神屏气发号施令:“瞄准——”
许多火炮早就瞄准,又做适量的微调,当然,主要是确保安全,不要误伤友军,至于准头,也只是凭感觉,算个大概。
一会儿后,指挥又喊到:“装填火药,铁丸——”
哗啦啦,炮兵们互相帮忙,火炮管口,塞进了大量的火药,一旁有人,早就用称,称量好,不能误差太多。
“点火——”见到大家准备好后,炮兵指挥大声喊道,捂住了耳朵。
炮兵们也纷纷捂住耳朵,开始点燃引信,火石摩擦的声音不断地响起,点燃的时间,自然不同。
“轰——”
忽然,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响起了一道雷鸣声,呼延赞望着天空,觉得莫名其妙。
而转眼间,一颗红通通铁球,从天空中划过,跳跃到了骑兵之中,眨眼间,就砸死了两匹马,三名骑兵。
随即,这颗铁蛋,竟然蹦跳着,犁开了一条道路,一路上,战马,骑兵,碰之则死,触之则伤,躲无可躲,阻之难阻。
甚至,马匹被这轰鸣声,以及巨大的威力,吓得四腿发软,站立不得。
而更多的骑兵,则慌作一团,逃窜,躲避,畏惧,踩踏的人群,拥挤的人群,更是死伤许多人。
呼延赞也被这样的声势,吓得浑身发抖,脸色苍白,见到这般厉害后,不断地喊道:“快躲开——”
可惜,天空中又有十几道抛物线随之而来,破空声不绝于耳,肉眼可见的红色,让人胆颤心惊。
断手的,断头的,拦腰斩断的,烧伤痛苦的,哀嚎声不断地响起。
蹦跳的铁蛋,在骑兵中肆意的横行,完全没有规律可言,肉糊的香味不断地弥漫,但骑兵们的恐慌,则越来越严重。
骑兵们不顾一起地逃脱着,撤退着,就想远离这般的人间惨地,再也管不了什么军纪指挥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李嘉望着这一切,心中快意:“宋军,崩溃了。”